胭脂劫:乱世繁华 胭脂劫乱世繁华第三章愿我如星,军如月在线阅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是夜,楚晓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睡,双手覆上胸口,她感受的到自己心脏剧烈的跳动,脸也烧得滚烫。有些躁动的情绪怎样因为无法压制下来。纵然纯情如她,这二十年从未谈过恋爱,接触过...

是夜,楚晓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睡,双手覆上胸口,她感受的到自己心脏剧烈的跳动,脸也烧得滚烫。有些躁动的情绪怎样因为无法压制下来。纵然纯情如她,这二十年从未谈过恋爱,接触过的与自己年纪相仿的男性只有南宫千羽一人。也心中清楚,此时的自己怕是喜欢上了那月柳山庄的庄主秦言。他的喜怒哀乐在自己的眼中都是如此耀眼,他是阳光的,是温柔的,是体贴绅士而有风度的。她喜欢看他对自己笑,喜欢他看向自己时那温暖的眼神,喜欢他认真抚琴的模样。正午的那一幕依旧停留在她的脑中挥之不去。

“就是这样了,你弹弹看啊。”楚晓抬头说道,可是两人实在太近,她的一个抬头,恰巧秦言又低头去看她。二人鼻尖相抵,四目相对。楚晓顿时僵在原地紧张的不会动弹,秦言却同样没有动作,只是凝眸深深地看着她。暧昧的气息缓缓升起。楚晓终于缓过神来,一下子跳开,声音磕磕巴巴地说道:“快弹你的琴啦,不要看我。”

秦言看着她的侧面,不禁挑起了嘴角,也不再逗她,抬手抚上琴弦弹奏起来。声音婉转缠绵,让人心驰神往。楚晓听得认真,不由得痴了。一曲终了,秦言收回双手赞赏地拍手说道:“果然是好曲子。”

“你要相信我的品位。”楚晓认真地同他说道。

秦言看了她半晌,暗藏玄机的说道:“不错,的确很有品位。”

“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楚晓躺在床上喃喃道。想必才不是简单的夸赞她对音乐上的品位呢!难道?楚晓猛地坐起来。“难道他指的是我喜欢他这件事?他看出来我喜欢他了?不会吧?连我自己都是才确定自己的心意,他怎么可能比我还快一步察觉到的呢?不会吧?”楚晓自言自语着,心中甚是疑惑。思考再三,她决定跑去找他,一定要问清楚才好。披上衣服下床。正夏的夜晚依旧温暖,明月高悬,也不知有多晚了。她依旧不习惯这边记录时刻的方式,总是自己计算出冗长的一篇来估计时辰。现在大概是,晚上十点半?楚晓心中约莫着这个时候估计他早已经睡下,古代人睡觉都是特别早的,着实苦了自己这个夜猫子。

她一边走一边安慰自己说道:“我只是想来问个问题,问完我就走。我绝对不是想见他了,我只是心中太多的疑惑,不弄清楚我会睡不着的。”喃喃了一路,这副样子若是被下人看去也不知要吓死多少人了。

“你在做什么呢?这么晚不睡觉。”身后突然传来一男子的说话声。楚晓被吓得大叫一声跳开。

“有鬼!”

“鬼是你吧?”秦言有些无语,他提着灯笼向楚晓的脸照去,借此来给她光亮。待看清来人后,楚晓长嘘一声。

“你怎么走路没动静,我还以为我半夜撞鬼了。”

“半夜不睡觉乱跑的人是你,披散个头发,袍子也不带,你在做什么?”秦言疑惑地询问,随即脱下自己的斗篷将她严严实实包好。

楚晓搂紧了斗篷,四周仿佛都是他的气息。他沉默了半晌,心中做足了心理斗争,终于鼓起勇气伸手拉着对方的袖子说道:“我有事想问你。”

秦言将楚晓带进自己的书房,屋内点着长明灯,这是楚晓第一次进他的书房,环视一周觉得这人的品位还真是不错,屋内设计的也很有格调。

“随便坐吧!你要问些什么?”秦言坐下喝了口茶问道。

楚晓犹豫着不知道要如何开口,扭捏了一阵热这脸颊低头说道:“我想问你,中午时候你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我想来想去都不明白。”

“哪句话?”像是故意要她难堪一般,秦言明知故问道。

“就是,你说我的品位不错,是什么意思。”楚晓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细弱蚊蝇。

秦言坦然一笑,反问她:“你真的不知道我的意思吗?”

“我,我不知道我所想的是不是你所认为的。”楚晓犹豫开口。

“说来听听,也许就是也不一定。”秦言的眼中带着笑意,他的手臂拄在桌子上,手托着腮一脸的闲适。此时的他就像是一名猎人,在一旁作壁上观,等着他的猎物一点点走进他的圈套都不自知。

楚晓深吸一口气,自我安慰道:“没什么了不起,告白失败了大不了就离开,以后相忘于江湖。又不会掉一块肉。自己好歹有点现代青年风骨。”猛地站起身,大步走到他面前,一拍桌子,身子慢慢低下去对上他的眼睛。楚晓觉得此刻的自己帅爆了,极具攻的气息。她看着他的眉目,一字一顿,声音清晰地告诉他:“你是不是料到我会喜欢上你。”

秦言一挑眉,显然他没有料到楚晓会这么直白,还以为她最后抵不过脸皮薄而害羞跑掉,现在看来真是他想多了而已。

楚晓见他不说话,又大声的问了一遍:“你是不是料到我会喜欢上你?”

“你是说你喜欢我吗?哪种喜欢?”

楚晓像看白痴一样看他。如果是普通的欣赏的那种喜欢,她何必大半夜跑来找他?不待她回答,秦言便已经说到:“我已经知道你的心意,至于你的问题,我只能告诉你,是我的预感。当时想着这么说也无妨,如果你对我没有那种感觉,就会单纯的觉得我是在夸赞你的曲子,如果你跑来问我,就代表你是真的倾心于我。这是我与自己的赌。”

“所以你赌赢了吗?所以我的行为只是你来确定自己魅力的手段吗?所以,我现在应该是很可笑。”楚晓有些失落,她明明告诉自己不要太看重这种事情,为爱而伤这种事情未免太过幼稚,可是为什么此时她难过的心情却无法压抑下去。楚晓强打起微笑地告诉他:“所以魅力无限的庄主啊,我要离开了,因为我也不是非你不可。”说着直起身子欲转身离开。行至门口,楚晓只觉得自己被一股大力扯过,还未缓过神来,自己便已经跌入一个怀抱。那怀抱极是温暖,胸膛极是让人安心。

秦言将下巴抵在楚晓的发顶,深深地回答道:“很不巧,都不是,所以我的赌是为了让我自己安心,所以这一切是因为我喜欢你,却不敢确定你对我的心。如今,万幸。”

楚晓有些不敢置信,她将脸埋在秦言的怀抱中许久,秦言终于主动将她的头抬起,柔声问道:“所以,你可以告诉我你的答案了吗?你可愿留在这里,陪着我,一辈子?”

极度的安心,不知道从哪里升腾出来。楚晓伸手想要触碰秦言的脸颊,却又不太敢确定,指间还未碰到他的皮肤又快速的缩回去。秦言不禁好笑,伸手牵过她的,抚上自己的脸庞。无赖似的告诉她:“这里是你的,以后也是,还有我整个人,都是你的。”

楚晓羞红了脸,也不说话,兀自拿粉拳打他。秦言惨叫两声,本想潇洒一点任她发泄,谁知这孩子的力气实在是大,没见她怎么用力自己却是极痛,想来这天下能打败他的人几乎没有存在过,可是如今承受不住一个小丫头的拳头,说出去着实叫人笑话。

“我练过的,所以你不用觉得疼就是丢人。”像是看出了他的心理活动,楚晓慢慢地解释道。秦言不知要如何接话,只得看着她宠溺一笑。楚晓有些局促,把头转过去叫他不要再盯着她看,却被秦言扯到了方才的话题上。

“所以,我想知道你到底愿不愿意同我在一起,愿不愿意爱上我。”楚晓看着他深情的眼睛,一瞬间险些溺死在这温柔中。她低头想了想,如今自己还在祈求什么呢,这一切,不就是她想要的吗?她本就来到了这不知今昔何年的异时空,所以还有什么是可怕的。

长叹一口气,楚晓笑着看他。

“去他的情深不寿。”说罢垫脚勾住秦言的脖子吻了上去。那么一瞬间,楚晓觉得,自己就是天生的总攻,天生的强大气场。

秦言愣了一下,随即笑完了眉眼,反手捧住楚晓的脸,使二人更加贴近。

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