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婚宠小甜妻 第4章 致命的男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夏以然稍显无措,扯着自己的衣角,眼眸多少有些闪躲。推门进去的男人,高定西服看出来价值不斐,纯黑色手工皮鞋纤尘不染,淡淡站在那里都是光芒万丈。而已也可以确认,这个人推门进来的男人,高定西服看起来价值不菲,纯黑色手工皮鞋纤尘不染,淡淡站在那里都是光芒万丈。。...

夏以然略显无措,扯着自己的衣角,眼眸多少有些闪躲。

推门进来的男人,高定西服看起来价值不菲,纯黑色手工皮鞋纤尘不染,淡淡站在那里都是光芒万丈。

只是可以确定,这个人她并不认识。

“走吧。”男人的声线清浅,眉眼间具是陌生。

夏以然微微一愣,这个男人是来保她出去的?为什么?

探究的视线忍不住又把男人从上到下扫了个遍,俊美到几近妖孽的五官,组合在一起似乎能蛊惑人心,却又不显娘气。

这是一个让女人都自愧不如的男人!

而犹豫的视线在触及男人的袖口彻底惊愕,灿若深海的双眸布满不敢置信。

袖口上面的袖扣,做工精致用料讲究,一看就不是普通人所拥有。最让她不敢置信的是,上面刻印着的龙飞凤舞“GLC”字样。

和之前她在8888房间发现的一模一样。

“你是谁?”

目光锐利的男人,不带丝毫感情,仿佛在估价一般从上到下扫视了她一眼,凛冽薄唇轻启,不带丝毫感情。

“你很喜欢这里?”

虽然是疑问句,却不带丝毫多余的情绪。

夏以然忍不住微微颤抖,这个男人冰冷到可怕。

跟在陌生男人身后,她有些哭笑不得,短短几十个小时里,她的生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亲人和恋人双双背叛,势要让她下十八层地狱,若不是误打误撞进了8888房间,夏以然简直不敢想象那样的后果。

似乎不仅仅只是身败名裂那么简单。

最可笑的是,她现在竟然还放不下陆席哲,觉得一切都是夏悠扬从中作梗。

男人突然停了下来,夏以然猝不及防撞在他的后背,鼻尖一阵酸疼。

堪堪后退一步,揉了揉自己发酸的鼻尖,疼到眼泪都控制不住在眼眶之中打转。

她真的忍不住怀疑,这个男人的后背,是钢铁吗?

顾路岑转身看了看比自己矮了一大截的女人,眼眶泛红鼻尖同样通红一片,可怜巴巴的模样,像极了一只被逼到绝境的兔子。

夏以然尴尬地挑眉,视线却被眼前的限量版金色劳斯莱斯吸引。

陆席哲不止一次念叨过很喜欢的车,却有钱也买不到,说白了还需要滔天的权势。

在她错愕之际,已经下来一个男人,恭恭敬敬给她拉开车门。

“夏小姐,请上车。”绅士礼貌的姿势,嘴角露出八颗牙齿的笑容无比标准。

笑容绅士的男人是顾路岑的特助刘力之,刚刚他还没有主动请缨要去把夏小姐保出来,顾大总裁就亲自前去。

着实让他一惊,瞬间也意识到,事情不简单。

夏以然没有丝毫犹豫,礼貌点头道谢,踏上车。现如今,就算是龙潭虎穴,也好过那冷冰冰的单间。

只是夏以然还是忍不住飞速思考,这个男人到底是谁?!心里面快速闪过一个名字,却还是没有办法确认。

劳斯莱斯里的空气静谧到可怕,夏以然也没有任何要开口的意思。

她当然也揣测到男人的用意,毕竟昨天晚上是她主动并且……

脸色忍不住涨红,甚至耳尖都是可爱的粉红。夏以然当然会记得,虽然当时思绪不清醒,但是昨夜的一切有多么疯狂……

“很热?”

清冽的声线,仍旧没有带丝毫的温度,传入耳廓却倍觉性感低沉。

夏以然抬起头,撞入深邃幽怨的锐利双眸,竟然解读到罕见的戏谑。

那一瞬间,以为自己对昨夜暧昧的回忆被洞穿,夏以然低下头如同拨浪鼓。

“还好,不热。”

刘力之紧握方向盘的手差点儿打滑,好在性能极好的劳斯莱斯仍旧稳定行驶。

他怎么觉得,两个对话语气之间的尴尬,很像是初次约会的情侣。别扭却有些微红粉色泡泡蔓延。

不过,像顾路岑这样的男人,在刘力之看起来是根本不会恋爱的。他只是不明白,顾总裁为何突然让他调查一下这个夏家的二小姐。

一调查才发现无比劲爆,也有可能是顾总裁大发慈悲了。不过最近顾氏进入华城的第一步,似乎就是拿夏家下手。

所以,顾总这是……美男计?

思量间就到了顾路岑的别墅。

他自然不会不识相去当电灯泡,看着两个人下车一前一后默契无比进入别墅,刘力之还是有些疑惑。

美男计什么的,真的有必要吗?

夏以然有些坐立不安,顾路岑就坐在她对面,硕大的别墅没有第三个人。

可似乎是为了比拼谁能加能够沉住气,男人只是那么淡淡地看着她,没有多余的情绪和表情。

沉默是金。

“你放心,我会吃药的。”夏以然低下头,头一次有一种局促地感觉。

以前站在陆席哲身旁的时候,都不会,反而是青春飞扬娇俏可爱。可是现如今真的有一种说不上来的自卑感。

男人仅仅坐在那里就犹如神祇,而她只是误打误撞闯入的凡人。

“有点儿意思。”顾路岑骨节分明的大手,轻轻捏了捏自己的鼻梁。

不过是一个非常随意的动作,在夏以然看起来却像是恣意散发出来荷尔蒙,让她措手不及心跳加速。

难道是女人对于占有自己第一次的男人,总有一种难以抗拒的情绪?

“我找你,并不是为了让你吃药。”顾路岑歪着头,看着努力平静的女人,可其实她微微颤抖的手指,局促却稍显可爱的表情已经出卖了她。

“那是为了什么?”夏以然有些尴尬,她从来都预料到有这么一天。

莫名夺走她第一次的男人,她却找不到责备的立场。因为这都是她主动的,陌生的俊美男人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受害者,所以两个人要在这里协商如何收场。

并没有回答她的话语,顾路岑微微扯了扯自己的领带,简单的一个小动作,却略显放浪形骸的致命诱惑。

“你知不知道,你为什么尿检阳性被判定吸毒?”顾路岑拿出一根烟,略略一闻,却还是没有抽。

眸光锐利却也只是淡淡地看着她。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