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君“替”妻 《残君“替”妻》第3章 想要她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司徒寒小说名字叫作《残君“替”妻》,提供更多司徒寒小说以及最新章节,司徒寒小说在线阅读。残君“替”妻小说司徒寒摘选:司徒寒的手,有意识的牵着蓝若水的柔荑。不紧不松,既会弄痛她,也会让她有机会逃出。蓝若水企图从他的大掌里…...

司徒寒小说名字叫做《残君“替”妻》,这里提供司徒寒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残君“替”妻小说精选:为了自己的小命,她还是,先充当一下他的“妻”好了。以后有的是机会逃跑,不急于这一时,只是……要害奶奶担心了!“快走,要不然天黑了,我们只能睡这里了!”拉着她一起并肩行走,司徒寒的手,有意识的牵着蓝若水的柔荑。不紧不松,既不会弄痛她,也不会让她有机会逃脱。蓝若水试图从他的大掌里抽回自己的手,但得到的结果,只是他更加用力的钳制。望着离自己的家越来越远的方向,她在心里默默的对奶奶道别,这一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逃出来了。她不断…

为了自己的小命,她还是,先充当一下他的“妻”好了。

以后有的是机会逃跑,不急于这一时,只是……要害奶奶担心了!

“快走,要不然天黑了,我们只能睡这里了!”

拉着她一起并肩行走,司徒寒的手,有意识的牵着蓝若水的柔荑。不紧不松,既不会弄痛她,也不会让她有机会逃脱。

蓝若水试图从他的大掌里抽回自己的手,但得到的结果,只是他更加用力的钳制。

望着离自己的家越来越远的方向,她在心里默默的对奶奶道别,这一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逃出来了。

她不断的回头,惹来司徒寒的注意。

他不动声色的继续牵着她的小手,往林外走去,心中暗自打算着一些事……

“客官,打尖住店?”

小二殷勤的对一男一女打着招呼,男的剑眉星目,身子挺拔,女的面若桃花,气质优雅,一看就是有钱的主儿。

“一间客房,送些饭菜过来!”

司徒寒直接从怀里掏出银子丢给小二,小二立马眉开眼笑。

“等一下!”

蓝若水急忙喊停。

司徒寒一脸不耐的看着她。

“呃……我,我不要跟你一间房!”

见到他冷漠的表情,蓝若水下意识的缩了缩肩膀,但一想到自己将要和他同一间房,心里就不踏实起来!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难保他不会兽性大发,把自己给……

这怎么可以?她绝对不能和他同房!否则,她要怎么跟焰哥哥交代?

想起焰哥哥和奶奶会担心自己的安全,她的心就会不安起来,她从来没有离家这么远,心中的彷徨不断扩大。一想到会和这个男人呆在一起,她就觉得浑身不自在,好像他做什么,自己都不想靠近他。

“你说、什、么?”一个一个字从司徒寒的嘴里说出,听在蓝若水的耳里,十分冰凉。

心里似乎被触动了什么,狠狠的,令她感觉到一股窒息。

“我……我……”如同泄了气的皮球,她一连说了几个“我”,就是很没骨气的将先前的话再重复一遍。

她很畏惧他,尤其当他用那双仿佛可以穿透一切的眼睛望着自己的时候,她就更加惧怕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想逃开?嗯?”逼近她,司徒寒的眼睛里寒冷至极,飘着极地的雪花。

令人一看他的眼神,就会冬僵在原地,就算是彪形大汉,也会惧怕吧!

“没……我……我……你很无聊耶!总是乱想!”她的眼神不敢与他对视,从他周身散发出来冷峻的气息,令她如同置身在冰冷的寒风之中。那种冷到骨髓中的感觉,从脚底,一路蔓延至她的背脊,直达大脑,刺激着她的神经。

这样的男人,为什么会被自己碰到?

“小二,带路!”

望着愣在一边的店小二,他的语气紧绷,令小二不由的打了一个寒蝉。后背出现了一条条的冷线,但又不得不强挂起笑,那表情看上去,比哭还难看!

蓝若水同情的看着他。

“看什么?走!”

拉起她的手腕,他不满意她看别的男人的眼神,她的眼中只能有他!

“痛!”

突然手腕传来一股疼痛,她已经被司徒寒拉上了二楼。

“客官,请进,小菜马上就上来。”

似乎后面有厉鬼在追,小二跑的飞快!一眨眼,他的人就无影无踪了。暗自感叹着他的速度,蓝若水转过身,看着自在的司徒寒。

他像在自己家一样,为自己倒上一杯茶水,悠哉游哉的喝着。那模样,跟刚才暴怒的他,简直判若两人。

如果说现在这个是自在的悠闲公子哥,那刚才的那个,便是狂怒易暴的暴君!

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她有些不自在的左看看右瞧瞧,就是不敢将视线投射在他的身上。

她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共处一室,是她从来没有想过的。在她身边的异性,也只有焰哥哥而已。

“过来!”

就在她不知所措的时候,令她心惊的声音响起,她抬起头,撞入了他冷冰冰的眼眸。她不由自主的后退几步,后背撞上了门板。

望着她惶恐的模样,司徒寒的眼神更冷了。

“不要让我说第二次。”

他是个没耐心的男人,对哄女人这样的事情,他没有做过,也不屑去做。只要他一勾手指,就会有许多的女人,对他投怀送抱!

即使害怕,她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走过去,一小步,一小步,她走的极慢。希望这短短的距离会走的时间长一点,但当她见到他不耐烦的神情时,便立马走到他的身边。不能惹他不高兴,不然自己又要被那双令人心寒的眼神瞪着了。

那滋味,真的不好受!

就像是被审视着,该如何处理的一条等死的鱼!这种感觉真的让她不好受,她不想做一条死鱼!

“坐下!”

蓝若水往旁边挪了挪,却被他一把拉下,一屁股就坐在他的大腿上。

顷刻间,属于他的气息占据了她的感官神经,他身上的体温顺隔着衣料,不断的传送到她的身上。

她羞红了一张脸,双手不知道放在哪里,只能放在自己的腿上,不安的握成拳。

“水水,告诉我,你记得我是谁吗?”

“你叫司徒寒……”司徒寒的嘴角翘起,但是她后面的话,却让他的脸瞬间冷下来,“你说过你的名字……”

看着他冷却的脸,她将后面要说的话收回嘴里,她有说错什么吗?

看他的样子,像是要把自己给撕碎了似的,她想逃,却被锁在他的怀里,无处可逃。

“除此以外呢?”

他耐心的询问,极力让自己的声调听上去亲切,可是他的这种语调却让蓝若水更加局促不安。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