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叔,不可以 《鬼叔,不可以》第6章 把衣服换上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鬼叔,不也可以小说名字叫作《鬼叔,不也可以》,提供更多鬼叔,不也可以鬼叔,不也可以,鬼叔,不也可以鬼叔,不也可以小说。鬼叔不也可以小说鬼叔,不也可以摘选:我低着头的时候,看见了一只白皙的手朝我的手腕伸来,那只手就像一只弹钢琴的手。指关节分…...

鬼叔,不可以小说名字叫做《鬼叔,不可以》,这里提供鬼叔,不可以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鬼叔,不可以小说精选:我低着头的时候,看见一只白皙的手朝我的手腕伸来,那只手就像一只弹钢琴的手。指节分明,却纤细的让人忍不住屏住呼吸,那手的手指就这么紧紧的扣住我的手腕。我侧眸一看,才发现自己站在了卦摊前,一个看起来不过十八九岁的少年,他摁住了我的脉搏清冽的发笑,“小妹妹,学校的方向在那头,你走错方向了。”那个穿着天青色长衫的少年指的方向,是附近的一所初中,有不少穿着校服的往那个方向去了。我骨架小,身高又不高,被误认为初中生也不是头一回…

我低着头的时候,看见一只白皙的手朝我的手腕伸来,那只手就像一只弹钢琴的手。指节分明,却纤细的让人忍不住屏住呼吸,那手的手指就这么紧紧的扣住我的手腕。

我侧眸一看,才发现自己站在了卦摊前,一个看起来不过十八九岁的少年,他摁住了我的脉搏清冽的发笑,“小妹妹,学校的方向在那头,你走错方向了。”

那个穿着天青色长衫的少年指的方向,是附近的一所初中,有不少穿着校服的往那个方向去了。

我骨架小,身高又不高,被误认为初中生也不是头一回了。

我想开口纠正,但是,现在我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和这个少年说话。

槐香从后面搂住了我颤抖的身体,冰凉的小手去摸我的额头,紧张道:“谭笙,谭笙姐,我送你上医院吧!是不是昨天晚上毯子太薄,着凉了,才会感觉冷?”

看来槐香是真的被我吓到了,她平时都喊我阿笙,当做同龄人一样相处。其实我年纪比她大了两三岁,应该算是她的姐姐。

我想也是,大概是昨天晚上受凉了,所以才会突然浑身发冷。

“我……”我的话还没出口,就被那个面容清秀的少年孩打断了,“她又没病,送去医院有什么用?如果一个人阳魄丢了,还是不要来晒大上午的太阳,容易发寒症。”

“你说什么?”我在一瞬间挣开了槐香搂住我的手臂,两只手掌都撑在了大男孩的卦摊上,但是我仔细去看他的双眼,却发现他的瞳孔是没有焦距的。

他的笑容干净,却又仿佛带着一种哀伤。

瞎子。

可是瞎子看不到我的身高,又怎么会把我误认为学生呢?

我额角流着汗,一只手撑着桌子,一只手掌在大男孩儿的眼前轻轻的一晃。

他的眼珠子连动都不动一下,那漂亮的如同玉箸一般的手指抓住了我的手腕,“不用试探了,我是瞎子。小妹妹,你体内没有阳魄,在九点之前找个阴凉的地方歇息吧。如果想找回阳魄,就想想自己是在哪里把阳魄弄丢的。”

电光火石之间,我的脑子里闪过了无数的念头,脸上的表情也僵硬住了。脑子里那只剩下一个声音,在拼命的尖叫着。

是他干的!

一定是昨天晚上那只从盒子里跑出来的厉鬼干的,他早料到我在这个时间,接触到阳光,身上的寒症就会发作。

难怪他能放心,让我离开。

我的阳魄被拿走了,我还能往哪跑?

我要跑了,就得一辈子当活死人。

“槐香,你先回家去,我可能不能陪你逛街了。”我强行把身体里那种难受的感觉给压下去了,随口交待了槐香一句,脚下虚浮却十分坚定的朝着一个方向跑去。

我先跑去了的是附近一家男装店,手里拿着信用卡,把店里所有符合记忆中尺寸的衣服都拿去买单,然后拎着大包小包汗流浃背的跑回家。

大包小包的东西被我扔在家门口,我家的锁我从来不用钥匙开,我从口袋里掏出别子往钥匙孔里塞。

不知道为什么,在慌乱中,那怎么也找不准感觉。

按照我的实力,这种普通居民防盗门上的锁,用不了零点五秒的时间,就能打开。

我的脑子有些混乱和紧张,麻木的手指完全无法通过别子感知锁芯内锁柱之间微妙的变化。我开始紧张的喘着气,心率的起伏越来越大,汗液就好像兜头泼下来的水一样的从身体的各个汗腺当中冒出来,直接把我浸成好像刚从水里打捞出来的一样。

就在我完全已经心乱如麻,虚脱的跪在地上的时候,门突然打开了。

他沉着面孔站在门口,颀长的身躯在明媚的阳光之下投下了一道黑色的阴冷的剪影。我站起身来,从地上随便拿了一套衣服推进他怀里,侧过头去,略微有些虚弱的说着:“把衣服换上。”

这个人却是得寸进尺,将我的头压入他腐烂的胸膛上,一字一顿的命令道:“替我更衣!”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