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叔,不可以 《鬼叔,不可以》第3章 槐香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鬼叔,不也可以小说名字叫作《鬼叔,不也可以》,提供更多鬼叔,不也可以小说以及最新章节,鬼叔,不也可以小说在线阅读。鬼叔不也可以小说鬼叔,不也可以摘选:的话他不愿意和男人合和,那我谭笙昨天就认栽,让这个男鬼占贵。可没想起男子惊愕了一下…...

鬼叔,不可以小说名字叫做《鬼叔,不可以》,这里提供鬼叔,不可以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鬼叔,不可以小说精选:如果他愿意和男人合和,那我谭笙今天就认栽,让这个男鬼占便宜。可没想到男子错愕了一下,阴沉沉的从我身上爬起来,他坐在床边拉过床上的被子盖住我的身体,“找件衣服穿上,快点。”他面朝着墙壁,转过身去。这个男人他的背上肌肤也没有一块完好的,除了尸斑之外还有大大小小的伤疤,有子弹一样的弹孔,还有长长的刀疤。他难道是混黑社会的?居然有这么多伤。随着我视线在他身上转移,再往下看就是……窄腰、**。流线形的轮廓,就像古希腊的雕塑一样的…

如果他愿意和男人合和,那我谭笙今天就认栽,让这个男鬼占便宜。

可没想到男子错愕了一下,阴沉沉的从我身上爬起来,他坐在床边拉过床上的被子盖住我的身体,“找件衣服穿上,快点。”

他面朝着墙壁,转过身去。

这个男人他的背上肌肤也没有一块完好的,除了尸斑之外还有大大小小的伤疤,有子弹一样的弹孔,还有长长的刀疤。

他难道是混黑社会的?居然有这么多伤。

随着我视线在他身上转移,再往下看就是……

窄腰、**。

流线形的轮廓,就像古希腊的雕塑一样的好看,让人禁不住就容易屏住呼吸,凝神陷进去。

我本来是不该看的,可是他这样**,我不想看也看了,干脆就厚着脸皮全都看了。我承认如果他身上没有这么多的尸斑,还有腐烂的地方,会是一个身材好到没朋友的男人。

我脑子里其实是在犹豫的,要不要趁机披上被子逃跑。

一番心里挣扎,我从床头的衣橱里拉出了几件衣服给自己套上,大半夜的裸奔实在不划算。这男人放过我了,我再做蠢事情,就是我自己脑残。

他缓缓的转过头来,目光如灼,脸上连一丝表情都没有,冷冷的态度,“立刻走,明天巳时之后回来,给我带一身衣服。”

巳时之后?

那就是九点之后!

我愣住了,他让我走?

我太意外了,不仅脑子变得有些短路,连身子上的肌肉都变得僵硬了,一时间居然呆在原地没动。真是难以置信,我现在不用逃跑就能离开这间屋子,逃离这个地方。

他就不怕我跑了不回来吗?

我舍弃一个住了两年的安乐窝,可以换来对厉鬼敬而远之,我是绝对愿意的。

“还不快走!难道真的想……真的想被一只鬼玷污吗?”他忽然暴喝了一声,双手抱住自己的头颅,眼睛里面充血了,五官扭曲着,那样子好像痛苦到了极点。

然后,他的拳头一挥,一下就砸在了桌上,桌子的桌面整个碎成了好几片的碎片。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根本让人来不及反应。

但我不是傻子,我听到这声爆喝,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跑了,随即耳边炸响了一声这个男人如同受伤的猛兽一般痛苦的嘶吼。

他怎么了?

这只刚从盒子里放出来的男人,怎么会突然这么痛苦,鬼也会身体不舒服吗?

不知为何,我隐约有些担心他,很想回头看看他的情况。我脑子里面闪过的第一个念头是,也许他让我走,是在保护我!他好像受了什么控制一样,使他不得不强行对我做那样的事情。但是在关键时刻,他却放了我。

他是不是怕自己会伤害我,才会放我走?

跑到了街上,路灯都还亮着,远处的烧烤摊上冒着白烟。

已经是深夜了,但是八仙庵古玩市场附近还是逗留了不少的游客,这里是六朝古都。几乎三百六十五天,都有络绎不绝前来探古的游客。

我在这个城市呆了两年,也不是没地方去。

我在这里认识了很多和古玩有关的朋友,也有导游、游客之类的人,三教九流五湖四海的,什么样的人我都喜欢结交。

但是和我关系最好的是槐香,槐香的家世很神秘,我不知道她家是干什么的,只知道她辨别古玩的触觉很敏锐。

不管我在地摊上淘到什么玩意,只要拿到她的眼前这么一晃,一准就说的八九不离十。严格意义上来讲,因为我有槐香这个朋友,我手头也有几件真东西,大小也算的上是一位藏家。

她家也离我们家最近,我步行就能够过去。

进槐香家,我从来都不用钥匙。虽然我开锁的本事根本就是不入流的三脚猫功夫,可是寻常人家的大门,我还是想开就开的。

把口袋里的单钩往锁眼里捅了捅,不到半秒钟的时间,随着“咔”一声响,门打开了。

可是里面却传来了几声男人的声音,我心下暗叫不好,难道是槐香这几天交了男朋友了,我这一来不是撞破了人家的好事了?

这时候,就听到男人的声音格外清晰的说道:“这个盒子,你就给掌个眼吧。我祖上留下来的盒子,需要两个开锁高手才能打开,你看看,能不能看出来盒子的来历?”

屋子里又传出槐香的声音,声音很冷淡,好像对这个盒子完全没兴趣,“你来找我,其实就是想知道盒子里放着什么。不是吗?那你把盒子拆了,不就知道里面的东西是什么了?为什么还要把这么晦气的东西,带进我的家里!”

“不行,不能拆盒子。强行打开盒子,盒子里有自毁装置,会毁坏盒子内部的东西。”那个男人的声音一下变得严肃了,声音也变得格外的沉闷。

我在门口朝里看去,他们是在卧室里面,男人站在屏风的后面,而槐香应该是躺在屏风后面的美人椅上侧卧着和这个男人对话。

等我走进去的时候,发现那个男人在昏暗的灯光中,不断地用手去摩挲盒子的表面。他好像听到了我慢慢走近的声音,惊觉的站起来,“是谁?快出来!”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