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我画意诗情 第4章 三天内必须结婚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毕竟了!”黎颜气鼓鼓的说:“当初我的好闺蜜白沐兮被她害的……算了算了,不提这个了,哥,爷爷下了最后通牒,三天内你要不然不结婚了,就不给你进家门了!”黎颜嘶了声,深她知道哥哥很孝顺,如果哥哥为了爷爷的要求娶了白珊瑚……。...

“当然了!”黎颜气鼓鼓的说:“当年我的好闺蜜白沐兮被她害的……算了算了,不提这个了,哥,爷爷下了最后通牒,三天内你要是不结婚,就不让你进家门了!”

黎颜嘶了声,深深地为了自己的哥哥感到蛋疼。

她知道哥哥很孝顺,如果哥哥为了爷爷的要求娶了白珊瑚……

此刻,凯亚设计门口,白沐兮握着自己的手机心绪复杂。

她刚从门口回到座位,岑雪儿就凑过来,神秘兮兮道:“兮兮,你什么时候勾搭上刚刚黎慎行的?”

“啊?”原来那人叫黎慎行吗?

白沐兮苦笑,如同长途跋涉的人似得瘫在椅子上,岑雪儿将手机界面递给他,侃侃而谈:“黎慎行,二十岁就在部队上做到了上校,后来因为身体原因才退役去国外读书,听说他在华尔街也是个不可多得的商业奇才!你不知道A市多少女人想要往他床上爬呢。”

白沐兮:“……”

岑雪儿戳了戳白沐兮的肩膀,干咳一声:“那什么,黎总应该不是那方面出了问题吧?我看你脖子上这吻痕,你们昨晚挺激烈……”

“雪儿!”

白沐兮捂着脸哀嚎,她第一次莫名给了个陌生人就算了,这第二次还这么离奇!而且在公司谣言传的太快,她以后怎么在公司混下去?何况,上司还成了黎慎行?

中午,白沐兮却接到了家里的电话,让她立刻回去。

四年了,她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这次爸爸让她回去,白沐兮生怕出了什么事,立刻请了半天假回去,刚推开家里的门,就看见妹妹白珊瑚坐在沙发上哭。

“发生什么事?”

白沐兮走过去,看着桌上昂贵的当季水果和陈设,心里讥讽。当年妈妈去世没多久,白云就娶了白珊瑚的母亲。

当年白家落败,被抓走的人本该是白珊瑚……

白沐兮深吸了一口气,喊了声爸妈,白珊瑚立刻抬眼,楚楚可怜的说:“姐姐,这次的事情只有你能救我了!”

“别,我们不是很熟。”

“白沐兮!怎么跟你妹妹说话的?”白云年逾五十,脸上沟壑丛生,威严的将茶杯摔在地上,喊道:“四年前你不懂事非要跟着那个唐泽跑了,现在好了,人家出轨了!”

“爸!”

没想到白云居然这么快知道了,还搬到台面上来说,白沐兮蹙眉,脸上火辣辣的。像是被人扇了一耳光。

“好了,今天叫你回来也不是数落你的。你姐之前和黎氏集团的少爷订了亲,现在人家从国外回来了,你姐……她已经和别人私定终身了,你代替你姐去。”

“凭什么?”白沐兮惊呼。

白珊瑚见状,立刻拽着她的手楚楚可怜的说:“姐姐,黎氏集团的少爷很厉害的,说不定以后整个黎氏集团都是他的,你嫁过去肯定会衣食无忧!”

“那你怎么不去?”白沐兮扯开她的手,对白云说:“爸,如果你叫我回来只是为了这件事,那么对不起我做不到。我先走了。”

明明是自己从小到大成长的房子,可是妈妈走了之后,这里却一点儿温情都没了,白沐兮咬着红唇,努力将到了眼眶的泪水给压了下去。

睫毛颤动着,她抓起包要走,因为心绪复杂,脚步有些虚浮和凌乱。

“站住!”

身后传来白云愤怒威严的声音。白沐兮攥紧了拳头,指甲已经陷进了手心,这个家从来没有属于过她。

她顿住,仰着头不让眼泪流下来:“爸,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你还想怎么样?”

白云气得要死,这个女儿从小就没有让他省心过!就不能好好嫁个富二代过阔太太的生活吗?之前非得跟唐泽搅合在一起,现在可好了!

白云胸口起伏着,白珊瑚体贴的给他顺气,看到体贴的白珊瑚和不听话的白沐兮,白云脸色一沉。

“珊瑚已经和慕氏集团的公子私定终身了,和黎氏集团的婚约,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否则的话,你外婆的治疗费,你别想要了!”

白沐兮震惊的转过身来,不可置信。妈妈去世之后,外婆就因为精神问题一直住在精神病院了,每个月的住院费高达三万,现在爸爸居然用这个威胁自己……

白沐兮最终妥协,白珊瑚高兴的跳起来:“姐姐,你就多听听爸爸的话嘛。爸爸真是对你好,那个唐泽有什么好,黎氏集团的少爷才值得你嫁过去!”

“那你怎么不嫁过去?”

面对白沐兮犀利的问话,白珊瑚脸色变了变,却还是挂着笑,倒是白云怒道:“怎么跟你妹妹说话呢?道歉!”

“呵呵。”

白沐兮冷笑,推开白珊瑚就往外走。

望着白沐兮嚣张的背影,白珊瑚垂眸,眼中闪过阴狠,现在让你嚣张两天,要不是听说黎慎行不肯来,找了那个花花公子二少爷黎慎空来履行当年的约定。白珊瑚怎么会放弃这块到嘴的肥肉?

……

从家里出来,白沐兮脚步虚浮,走着走着,忽然蹲在路边,嚎啕大哭。

从小到大,她穿的衣服是白珊瑚不要的,吃的东西是白珊瑚不吃的,白珊瑚上学放学有司机接送,可她却需要徒步去精神病院看望外婆。

妈妈死后尸骨未寒,白云就再娶了。

现在,白珊瑚不想嫁,又要推给她!

孱弱的肩膀抖动着,殊不知,此刻泊油路边,黑色的劳斯莱斯上,黎慎行和黎慎空将这一切收入眼底。

和黎慎行冷漠的态度不同,黎慎空面若桃花,眼角含笑:“哥,你不是说让我代替你来相亲吗?怎么忽然反悔了?”

“闭嘴。”

冷冷的声音传来,黎慎空抬头发现黎慎行面色冷凝,他还从没见过哥哥这样认真的样子,顺着看过去,只见那女孩正拍了拍衣服站起来。

“这就是白珊瑚?”

“不是,车开过去。”黎慎行命令道。今天在家里跟爷爷吵了两句,告诉他自己不会来相亲,让黎慎空来。爷爷气的差点抡起拐杖揍他,黎慎行则是直接抓着黎慎空过来了。

想必,白珊瑚也是听到了什么消息……

想到这里,黎慎行瞥了眼身侧的弟弟:“你的名声是有多差?”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