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二十岁开始重活 第5章 绝对不是吃坏肚子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听见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李崇是在脑子里迅速记忆曾突然发生过的一点点滴滴。或许是所以重活了一辈子的原因,他对经历过的种种记得我十分非常清晰,可他并不记得我在自己三十岁那一年家也许是因为重活了一辈子的原因,他对经历过的种种记得非常清晰,可他并不记得在自己二十岁那年家人有过什么大病啊?。...

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李崇就是在脑子里快速回忆曾经发生过的点点滴滴。

也许是因为重活了一辈子的原因,他对经历过的种种记得非常清晰,可他并不记得在自己二十岁那年家人有过什么大病啊?

但他不敢拖延,立刻赶到了广播室,第一眼就看见自己那个驴脾气的父亲蹲在地上抽烟。

一见李崇,李大成就站了起来,“你妈刚病了,在家躺着呢,我过来就通知你一声,你回不回去看一眼,自己决定吧。”

李崇听到这话之后心中无比愤怒,什么叫通知一声,回不回去自己决定?

这可是他亲妈啊!

“回家。”李崇二话不说,去窗台退了车票,跟着李大成回去了。

“什么病检查了吗?严不严重?”

李大成听见李崇问这话,只顾埋头抽烟,并不回答,因为他也不知道啥病。

就是看见王丽在自家门口疼的都快死过去了,他是真慌了,这才第一时间赶到镇上汽车站去找李崇。

两父子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一进门,邻居们就都凑上前,今天王丽可给大家吓坏了,村子里唯一的赤脚医生老林头也被请到了这里。

“不是什么大病,就是吃坏肚子了,加上最近肝火比较旺,整一块儿了,差点要人命。”老林头说道。

众人闻言,这才舒缓了一口气,原来是吃坏肚子了,幸亏不是什么大问题。

王丽这时候也走了出来,脸色好了很多。

她看见李崇又回来了,一脸诧异,而后脸上带着深深的自责和懊悔,“儿啊,你怎么回来了?又不是什么大病,你今儿个没去成,明儿一定得去,不能耽误了。”

“你说你吃坏肚子这屁大个事儿还让我特地跑镇上一趟,你可真行。”李大成没好气的说道,掩饰着自己的尴尬,他在车站说的可是家人病危。

他看李崇这小子对上这个大学这么执着,搞不好他还会在心里以为是自己特意把他骗回来的,不免多说了几句。

在王丽一脸尴尬的和李大成扯着家常的时候,李崇一直在回忆过往,他在回忆自己母亲是怎么死的。

对了,是腹部肿瘤恶化转移,在医院活活被病痛折磨死的。

这次的症状绝非偶然,肯定是跟后面的那个病有关系。

“妈,上学的事后面说,明天您跟我一起去趟省城医院,咱检查一下。”出乎李大成和王丽意料的是,李崇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正经严肃的说道。

“吃坏个肚子去什么医院嘛,还去省城大医院?读个书看把你金贵的,忘了自己的根儿在哪儿了是吧?”李大成嗤笑一声说道。

王丽听着自己儿子这话虽然心里暖,但也不同意,“这要吃坏个肚子就要往省城医院跑,咱家日子还过不过了?”

“不是吃坏肚子,是有其他病。有病咱趁早治,越往后拖越危险。”李崇严肃的说道。

“我看你狗日的有钱没地方花,人家医生都说了是吃坏肚子,你还能比医生懂得多?”李大成看李崇似乎态度很坚定,忍不住又发怒了。

“我都说了,去检查一下,有病治病,要是没病,我就当给妈做一次身体检查怎么了?不行吗?”李崇也上头了,跟李大成吼了起来。

他亲眼见过自己母亲去世的时候有多么痛苦,他不想让老人这辈子再遭这份儿罪。

李大成这几天是越来越看不懂自己这个儿子,气的啪啪啪砸了几下烟锅袋,摔门出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李崇联系了一辆微型车,要送王丽去省城检查,惊动了不少邻居。

当知道李崇为了他妈吃坏了肚子这事儿就要送她去省城医院检查的时候,大家都笑了。

“王丽,你儿子是不是读书读傻了。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得癌症了呢。”

“就是,你儿子这还没进城呢就染上城里人的毛病了,这么金贵呢,你福气好啊。”

街坊邻居们纷纷打趣说道,王丽听的是又羞又气。

昨晚她本来以为自己儿子只是说说而已,谁能想到第二天他把车都叫来了。

“出息了,现在谁都知道我李大成养了个傻子当儿子。”李大成看见自家院子围了这么多人,忍着怒火自言自语的说道。

“妈,上车吧,钱我都付了,您就当跟我出去逛一下。”李崇毫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半是哄骗半是强制的把王丽弄上了车。

上了车的王丽还是各种不自在,嘴里一直在念着“回去了之后别人在背后该怎么想我”之类的话,在她看来,自己身上有个小病小痛折腾到了省城医院,那就是败家,就会被人在后面嚼舌根。

李崇带着王丽到了医院检查,次日出结果,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母子俩心里都很紧张。

李崇开始想,什么是最好的结局?

如果他妈现在身体没问题,他就能够安心去上学,弥补从前人生的一大缺憾。

但如果他妈查出来确实身体有问题,自己手上刚好有两千块钱,凑一凑怎么着也能把手术做了,王丽以后或许就不会受到病痛的折磨。

有失有得,当冷静下来后,李崇才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次日,李崇独自去拿结果。

胃部附近恶性肿瘤,没有淋巴结转移,动手术治愈的概率很大。

得到消息之后,李崇一个人在医院走廊上来回走了一个多小时,出去的时候买了这辈子第一包烟。

离开医院后,他给村长家里打了个电话,等村长去喊他爹李大成。

五分钟后,李崇再次拨通号码,李大成接的。

“爸,过来一趟,妈得在省城做个手术,后面住院要人照顾。”李崇简单直接的说道。

李大成没说话,座机声儿大,村长和其他人都听到了,都被李崇吓了一跳。

还真不是简单的吃坏肚子啊!

李大成这辈子也没经历过什么事儿,一听省城医院和住院,立刻感觉天塌下来了。

李崇了解李大成,紧接着说道:“你人来就行了,我问过了,手术不大,我这两千块应该够了,要是不够,我再去工地上凑凑。”

李崇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去,传到李大成和村长等人的耳朵里。

李大成一瞬间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他正要说什么,李崇把电话挂断了。

挂断电话之后,李崇坐在旁边的座位上一边点烟,一边泪如雨下。

上天在开玩笑吗?

重返青春,他可以救下自己的母亲,代价却是心心念念盼了几十年的梦想?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