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二十岁开始重活 第4章 母亲病危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拦下她!”李浩大吼一声。李大功也觉得到事情不太妙,三两步冲上来把握住了吴媒婆,吓得吴媒婆嗷嗷直叫。“问啊!或是直接去检查,看一看你这没过门儿的老婆是也不是黄花大闺女,李大功也感觉到事情不太妙,三两步冲上去抓住了吴媒婆,吓得吴媒婆嗷嗷直叫。。...

“拦住她!”李浩大吼一声。

李大功也感觉到事情不太妙,三两步冲上去抓住了吴媒婆,吓得吴媒婆嗷嗷直叫。

“问啊!或者直接去检查,看看你这没过门的老婆是不是黄花大闺女,查查她还能不能生孩子!”李崇还在吼。

李浩看见吴媒婆那样儿就猜了个七七八八,难道还真被李崇这小子说中了?

李大功夫妇俩赶紧给李浩使了个眼色,准备回家去慢慢说这事儿。

“钱留下。”李崇吼道,跟一头疯了的小狼狗一样。

李浩看着李崇这样子,跟平常老实巴交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又怒又怕,脑子一热抄过院子里的一根柴火对着李崇脑袋来了一下,然后把两千块扔下就走了。

“你们说这李崇怎么回事,看样子还真给他说中了,他是怎么知道这事儿的。”

“谁知道呢,这孩子读的书多,怕不是脑门儿开过光了?”

“走走走,赶紧走,我感觉今天这事儿挺邪乎,这孩子刚刚那眼神就跟山里的野狼一样。”

看热闹的街坊四邻纷纷四散,议论纷纷。

李崇脑门淌着血,但他却不管不顾,低下头一张张去捡地上散落的钞票。

“你还是个人不是,这种事也能当着外人的面吼?”李大成等人走完了之后,手里还握着扁担,跟看仇人一样看着自己儿子,眼里充满了愤怒和失望。

李崇把钱一张张摞在一起,然后用报纸包了起来,嘴角露出一丝讽刺的笑容,“我好好说话的时候,你们谁听过?”

“我上辈子就是太想当个人了,所以有苦自己咽,还经常被人骗。这辈子,谁也别想左右我,谁也别想骗我,我要走自己的路。”李崇眼泪和血水一起往下流,说出的话让李大成听不懂,但心里感觉毛毛的。

李大成扔了扁担,走出了院子。

等他走后,李崇的母亲王丽才敢走上前,赶紧去找干净的毛巾帮李崇包扎,心疼的直掉眼泪。

“儿啊,你就是读书多了,所以想法多了,他们不理解你,妈理解你。今天这事儿,你没错。”王丽心疼的抱住了李崇。

李崇有些意外,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妈竟然会说出这种话,他一直以为自己的父母都是一样的人。

没想到当他站出来反抗的时候,会听到自己母亲的真心话。

“怪不得上辈子我混成那个样子您一句抱怨也没有,也不催我结婚,想必您心中也很痛苦吧……”李崇在心中暗道,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这份意外的感情让他心中重新对亲情恢复了信心。

也许,上辈子他没彻底读懂自己的母亲吧……

“娘,你放心,儿子今天当这个混蛋是有理由的。读书真的有用,我会拼出一个好前程,好好报答你们的。”李崇喃喃道。

“娘信,娘信,快去洗一下……”王丽又哭又笑,儿子今天说要报答她,这话她从来没听过。

李崇点了点头,自己跑到水龙头下处理头上的伤口。

李浩下手虽然不轻,但对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来说,这点伤势还是不太要紧的,只要小心不感染就行了。

拿回自己的两千块钱后,李崇一整夜都抱着它睡,眼神坚定,心中充满了期待。

他仿佛看到了华清的校门,看到风华正茂的自己走在一群青春正好的学生们中间,看到人生飞来的无数机遇……

“这孩子脑子是不是给打坏了,怎么走哪里都背那么大个包?”

“鼓鼓囊囊的,里面装的肯定是他那两千块钱。唉,你说这孩子也是,书白读了,竟然当着那么多人面说他堂哥要取的女人是做鸡的,真是为了钱不认人啊……”

“是啊,我这次算是看清了,这可是个狼崽子,他没出息还好,一旦有出息啊,非翻脸不认人。”

众人对李崇议论纷纷,李崇虽然不在意,但是李大成和王丽听着这话却是如芒在背。

“我说过你狗日的能不能不要一天天背个包房前房后的晃悠?那两千块是你爹还是我是你爹,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个一身反骨的玩意儿!”李大成干完活儿回来,刚坐下点燃一袋旱烟,就对李崇吼了起来。

李崇停下手中的活儿,没理会李大成。

再过两天就是出发去燕京上大学的日子,李崇忙前忙后的就是为了让他妈王丽以后少累点儿。

至于随身携带那两千块钱,他确实是过度敏感了。

但他确实不放心,毕竟这直接关系到他未来的人生走向。

别人要说,就让他们去说吧,李崇不在乎。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到了出远门的日子。

李崇一大早收拾好了行李,为了去大城市体面一点,他妈王丽还特意给他买了两套新衣服,行李箱也是新买的,城里年轻人都在用这个款式。

看着自己儿子这么坚定的要远行,王丽心里不是个滋味儿。这里的人祖祖辈辈都是农民,一辈子就想着那一亩三分地,可偏偏自己生了个不安分的东西。

“去吧,不论你那书读的好读不好,这里都是你的家。”王丽将李崇送到村口,望着他的背影说道。

李崇心口一热,远远的跟王丽挥手。

他父亲李大成从早上就不见了人影,两父子好像仇人一样,好好说句话都难,更别说送人了。

李崇并不怪他,那一辈子他把什么都经历了一遍,早就看开了。

跟李大成,处的好就处,要是处不好,他也不强求。

呼吸着山里清新的空气,耳边传来清晨的犬吠声和鸡鸣,李崇怀揣着对未来的无限憧憬朝镇上的汽车站走去。

他要从那里坐车去省城火车站,然后转车去燕京。

王丽就站在自己门口一直看着李崇远去,忽然腹部传来一阵剧痛,疼的她满头大汗,嘴唇立刻就白了。

恰好李大成叼着一袋烟刚回家,看到这一幕……

中午时分,刚刚买完票的李崇正坐在镇上的候车室吃馒头,还有十五分钟汽车就要开了,他即将开始一段新的人生。

在他想着如何利用对这个时代的了解在大都市大展拳脚的时候,候车厅广播响了起来。

“紧急播放一条通知,李崇先生,您的家人病危,请听到通知立刻赶到广播室。”

听着大喇叭里传来的声音,李崇一下子懵了,家人病危?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