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二十岁开始重活 第3章 你未婚妻是个鸡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我就说读书学习没有用,考进个大学也没见明白了什么事理,你哥结婚了拿你点钱怎么了?”二叔李大功也说话的了,而已碍于面子他没把话说的太直接了当,但谴责之意了很较为明显,让李大成面子“我看你狗日的是中了邪了,你存点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是吧?老子养了你二十年,这钱还轮得上你做主?”李大成随手抄起身边的一根扁担,对着李崇的后背扎扎实实来了一下。。...

“我就说读书没用,考上个大学也没见明白什么事理,你哥结婚拿你点钱怎么了?”二叔李大功也说话了,只是碍于面子他没把话说的太直白,但指责之意已经很明显,让李大成面子上有些挂不住。

“我看你狗日的是中了邪了,你存点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是吧?老子养了你二十年,这钱还轮得上你做主?”李大成随手抄起身边的一根扁担,对着李崇的后背扎扎实实来了一下。

李崇挨了一扁担,骨头差点被打断,但这也正好激起了他心中的怒火。

“我读书你们不出钱就算了,我自己打工存的钱为什么不能我说了算?这钱是我的学费,我要拿去上学!”李崇倔强的吼道,然后冷眼看向自己的堂哥,眼神凶狠而陌生。

乍一看,李崇似乎表现的不够有人情味儿,但这是因为他早就对这些亲戚寒透了心。

这两千块钱,他一辈子没拿回来过。

就算是在他最潦倒的时候,等着这两千块钱救命的时候,他这位堂哥一家都没吐出来过,反而扛着锄头把他赶出了门。

一堆没钱的人聚在一起谈感情是很现实的,李崇活了一辈子,什么苦都吃过,什么人都见过,对这个道理明白的太深刻了。

“大哥,你儿子要这么犟,那可就别怪我说话难听了啊。前年你们家牛吃了人老王家半亩地,人家拿着锄头追你的时候是不是我家李浩和李大功拼了命帮你打了一架,要不然你这条老命都得丢在那里。怎么着,现在我儿子结婚,我们低三下四的借你们家一点钱就这么难啊?”冯慧翻着白眼说道,直接说起了往事。

李大成脸色越来越难看,一边“是是是”的应付着,一边咬着牙又对李崇举起了扁担。

李崇不想挨打,抢在李大成扁担挥下来之前说道:“二婶儿,你还敢提这事儿?我怎么听说后来我们家赔了一千多块,你们家还分了五百多?”

冯慧和李大功脸色一变,这事儿他们谁都没透露,李崇从哪儿知道的。

看两人一副作贼心虚的样子,李崇冷冷一笑,这事儿他也是十几年后跟老王家那个老头儿闲聊时知道的。

“你个狗日的,你不想借钱就不想借钱,怎么还来这一套,不是人的东西!”李大功气的上前就是一巴掌拍到李崇的头上,打的李崇脑瓜子嗡嗡的,这一巴掌是真下了死力气了。

看见李崇被打,李大成的脸色只是起了一点微妙的变化,什么都没说,倒是李崇妈心疼的把李崇往身后拉了一下。

“说,不说清楚这事儿没完,谁拿五百了?”

“这钱我们还就拿定了,你个没出息的东西,年纪轻轻就这么会藏钱,你有那小心思你不给你老子买包好点的烟丝抽?”

冯慧夫妇俩闹起来了,声音和动作越来越大,一副受了大委屈的样子。

李浩眼神阴沉的看了李崇一眼,将两千块钱装进了随身带的破旧皮包里,这钱他是怎么都不会拿出来的。

李崇眼看这架势是拿不回来钱了,一股火气憋了半天,终于决定把那件事说出来。

“五百块的事你们不承认谁也拿你们没办法,但我要是说另一件事儿,你们准能查到。”李崇顶着自己父亲的怒火说道。

今天就是李大成换了根铁扁担,他也得把这两千块钱拿回来。

李大功和冯慧夫妻俩见李崇今天这么古怪,心里有些怕了,五百块这件事儿他都知道,难道他还知道其他什么事儿?

可眼下这场合,不让他说的话,好像显得他们家心虚一样。

“爹娘,跟他废什么话,这媳妇我是娶定了,直接走!”李浩把脸一横,扭头就走,包里的两千块钱捂的是严严实实。

“说的对,直接走,拿你两千块钱就跟要你命一样,白眼狼!”

“大哥,好好管教一下你这傻儿子,没大没小的。”

冯慧和李大功老气横秋的骂道,然后一家人甩了脸子就要走。

“唉。”李崇的妈叹了口气,用身子死死的挡住了自己儿子,不让他犯浑。

以他爹李大成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性格,今天李崇要是敢再多说一句,怕是真得被打个半死。

“等等!”李崇不忍心用力去推开自己母亲,只能大声喊道。

“你这狗日的还要说什么混账话,真以为老子一扁担抽不死你是吧?”李大成果然怒了。

眼看着李大功一家要走远了,李崇也不顾这里还有其他来看热闹的外人,大声喊道:“娶媳妇儿之前你先带她去省城查一下身体,看看她还有生娃的能力没有。”

生孩子可是农村人眼里头等的大事儿,李崇敢对着李大功一家说这种话,在这种时候那是触了大霉头。

李浩也是个浑人,听到李崇这么说,黑着脸就要进来揍李崇。

看见李浩回来了,李崇笑了笑,他的目的达到了。

街坊邻居看情况不妙都过来劝架,屋子里乱成一锅粥。

李浩是个大块头,谁也架不住,眼看就要强行闯过来抡拳头了,李崇却是一点都不怕,大声喊道:“李浩你这个傻逼,你是想娶媳妇儿想疯了吧你,是个女人你都要?你包里有我的两千块,我送你五百,你带她去省城查查看,要是她还能生孩子,我再赔你两千!”

“你狗日的还说这话,你是咒我家断子绝孙是吗你!”

“你要不听我的,你真就得断子绝孙。那女人是个鸡,打孩子打到身体坏了才找上的你,不信你去查啊,去啊!对了,吴媒婆来了,你问问她看是不是这么回事!”李崇憋了很久的一番话终于说出口了。

本来还想给李浩一家留点面子,但既然李浩这么蛮横,那也没必要了。

这女人一辈子没给李浩家添上个一儿半女,这事儿再过个十来年也不是什么秘密了,李浩知道这事儿的时候还被气的进医院里住了一周。

如果说先前李崇那话还能调解,那现在这话是真就撕破脸了,李浩未婚妻是个鸡?

屋子里彻底沸腾了,本来李浩还不信,但他回头一看吴媒婆,吴媒婆转身就跑,他立刻就感觉事情不太对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