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二十岁开始重活 第2章 远远望着她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究竟寄不寄啊。”邮递员不不耐烦的吼道。李崇这才回过神来,憨厚的冲着邮递员笑了笑,接着三两下把信撕的被粉碎。“我看你狗日的是在耍我!”邮递员从路边随便抄起一根棍子,做势要李崇这才回过神来,憨憨的冲着邮差笑了笑,然后三两下把信撕的粉碎。。...

“到底寄不寄啊。”邮差不耐烦的吼道。

李崇这才回过神来,憨憨的冲着邮差笑了笑,然后三两下把信撕的粉碎。

“我看你狗日的是在耍我!”邮差从路边随便抄起一根棍子,作势要打李崇。

李崇脸色一变,赶紧躲避,“大哥,误会,我没想耍你。”

二十岁的李崇腿脚利索的很,撒开脚丫子一溜烟儿就跑没影了。

离开邮局之后,李崇没有丝毫犹豫,立刻把身上所有的钱拿出来坐车了,他要去见关娜!

这个年代的交通不是很便利,正规的县际班车只有一趟,李崇没赶上,死活赖上了一辆货车过去的。

车子颠了七八来个小时才到启源镇,到地方之后李崇又跑了十来里路,在清晨六点左右气喘吁吁的赶到了关娜家门外。

就在他紧张无比的等待着关娜出来之时,一辆黑色小汽车开到她家门前,关娜终于出来了,还是那样清纯美丽。

李崇躲在树后,指甲深深抠进树皮里,他想念了几十年的女人就在面前,然而他却不敢站出来喊一声。

他下意识的认为自己还是那个垂垂老矣的老头儿,而眼前的关娜,仍然年轻。

当黑色小汽车慢慢起步,开始远去的时候,李崇猛地意识到了什么,赶紧冲了出来。

关娜很有可能是去燕京上学了,如果这次不跟她见上一面,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见面呢。

然而他刚从树后冲出来,就有人从后面卡住了他的脖子,他想喊也喊不出声。

“你个狗日的,还敢找上门来,你是不是见不得我们小娜好?”说话的是关娜的父亲关山,卡住李崇脖子的也是他。

李崇把脸憋的通红,死活没喊出一个声儿,直到小汽车彻底消失在视线远方,关山才把李崇放开。

“咳咳……关叔叔,你想杀人啊!”李崇一边咳嗽一边说道。

“杀人?你要是敢毁了我女儿的前途,我真会杀了你!”关山冷着一张脸说道。

“我怎么会毁了关娜呢,我只是想跟她道个别,她是去燕京上学了吧?”李崇问道。

“你要是不想毁了我女儿,你以后最好都别见她。这次运气好,云港那边有个大富商做慈善,资助十名大学生完成学业,还给予他们在公司培训的机会,这个机会可是很难得。”关山说道。

李崇听完愣了一下,他怎么不知道还有这种事?

按理说他成绩应该是最好的,而且勤工俭学的事迹也传的很开,可谓品学兼优,但十个名额里却没有他一席之地,甚至听都没听过。

倒不是说他抱怨什么,只是有些感慨,自己这运气,还真是完美错过了一切能够让人生变好的机会啊。

“那这跟我不能见关娜有什么关系?”李崇继续问道。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我们家小娜那点事儿,我实话告诉你,小娜没得到这个机会也就罢了,但既然得到这个机会,我就不允许她跟你有半点关系。你这辈子也就是个泥腿子,我们小娜以后可是有机会能留在云港那些国际大都市发展的,劝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关山恶狠狠的威胁道,好像随时都会掐死李崇一样。

“死了这条心?”李崇冷冷一笑,自己上辈子都死了一辈子心了,现在还死心?

今年他二十岁,大好时光还在后面,大把机会还在后面,他怕什么?

“关叔叔,我也是通过自己努力考上了华清的人,也许资源上比不了受富商资助的幸运儿,但我这辈子不会就这么认输,莫欺少年穷。”

关山不屑的吐了口痰,“就你?我警告你,以我们家小娜的条件,以后要嫁的都是云港燕京那些富家少爷,你凭什么跟他们争?到咱这个小地方小娜可能没什么见识,但一去燕京,长了见识,谁还看得上你?”

李崇拍了拍屁股后的土,没说话。

如果关娜真是那样的女孩儿,上辈子也不会在结婚前夕自杀了。不过关山说的倒也没错,要想堂堂正正的跟关娜在一起,他就必须得活出个人样来。

为一个甘愿为你去死的女人努力,给她更好的生活,有什么不值得?

李崇离开了关家,虽然这次只是远远的看了关娜一眼,但他也已经满足了。

如今最重要的,是拿回当年那笔钱。

他记得很清楚,当年寄信的第二天下午他堂哥一家就来他们家把钱拿走了,现在赶回去还来得及。

一路狂奔,李崇赶上了回去的县际班车,在次日下午回到了家中。

家里很热闹,李崇的堂哥李浩一家人都在场,还有其他几个亲戚,一起对着李崇的父亲李大成感谢。

李崇一进门就看见李浩手里拿着一沓报纸包住的方块,那就是李崇从初中开始一边读书一边打工挣下的血汗钱,也是他的学费。

“李崇回来了啊,你跑哪里去了,找你半天了,正说要好好谢谢你呢。”说话的是李崇的二婶儿冯慧,一脸的乐呵,毕竟自己儿子要讨老婆了,人逢喜事精神爽。

李崇的父亲李大成也板着脸走了过来,二话不说朝着李崇的脑袋来了一下,还真疼。

“你狗日的还有脾气,一夜没回来,我还以为你死外边儿了呢。”李大成吼道。

从小到大李大成都是这种脾气,当着外人的面从来不会想着要给自己儿子留点面子,无非是为了向外人炫耀他一家之主的威严。

如果是以前,李崇是不会对此表现出什么不满的 ,因为他知道自己父亲也是个苦命人,在外面过的也不是人的日子。

正是因为他的劳苦,所以自己才能长大成人。

但李崇上次正是因为太过懂事,没有给自己争来这个上大学的机会,导致庸庸碌碌过了一辈子,这次他是说什么都不会退步了。

要说苦,他上辈子更苦!

“这钱是我的,你们不能拿走!”李崇脑袋挨了一下之后忽然说道。

屋子里热闹的气氛瞬间古怪起来,他堂哥李浩的脸色明显有些不对了。

冯慧和李崇二叔李大功也板起了脸,“大哥,看来你们家李崇是舍不得这钱呢,那算了,我们去找别人借。”

虽然冯慧这么说,但是却丝毫没有把钱退回来的意思。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