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灵唤世 第2章 被美人追债挖眼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美人嘴角一挑,那眼神放佛在说,就你这球样,我能看中哪儿?“你倒先说,我到底欠你什么了?”“往生净土珠,只要你你交出,我鬼曦陌决不纠缠不休。”莫语一脸黑线,往生净土珠是个什么玩意儿?她听都没听过,怎么交出?的确这个瘟神是甩不掉了。虽然的话始终交不出,...
美人嘴角一挑,那眼神仿佛在说,就你这球样,我能看上哪儿?“你倒说说,我究竟欠你什么了?”“往生珠,只要你交出来,我鬼曦陌绝不纠缠。”莫语一脸黑线,往生珠是个什么玩意儿?她听都没听过,怎么交出来?看来这个瘟神是甩不掉了。但是如果一直交不出来,这鬼曦陌会怎么对她?她试探道:“我忘记放在哪儿了,你给我些时间找找。“鬼曦陌眼眸微眯,一丝杀意闪过,他阴沉沉的一步步逼过来:“你敢忘了?““我...我...“莫语有些哆嗦的往后飘,抵在身后的荆棘上,她忽然一错身,从窟窿里又逃了。这一逃逃进荆棘密林中,可谓点背背到家了。好在鬼曦陌并没追来,密林中一片灰败,遮天蔽日,也只有她这颗球能在交错的荆棘中找缝钻来钻去。莫语钻晕了头,停在一小片略显凹凸的石头上歇脚。终于有空闲来梳理这期间发生的事,隐约记起杀她的女子提到过万灵国,她猜想自己可能被带入了幻境,万灵国这个名字她熟悉的很,这是前不久考古队发掘过的古墓,就是因为这墓,她多了一双做梦都想去掉的眼睛。难道现在的幻境与古墓有关?莫语正思索着,落脚的石面忽然倾斜,她哧溜一声滑了下去,低头便看到一张血喷大口,正等着把她吞下去!真是日-了狗了,走哪哪是坑!莫语慌忙转弯滚向一边,撒丫子狂奔。后面的怪物紧追不舍,双目猩红如同染血的灯笼,粗壮的五肢奔腾跃起,泥屑如利剑般飞溅而出,活像一架坦克,把那粗壮的荆棘碾成一片平地。它咆哮着张开血喷大口,锋利的獠牙与她的后脑勺近在咫尺!这景象让人不由的想起傻狗追球。傻狗怪物的声音逐渐清晰:眼睛拿来......眼睛......莫语想:我都成个球了,你还要挖我眼睛?我倒是乐的把那双不想要的眼睛给你,但谁知道你要哪双呢。入林越深,荆棘重生,雾气越重,竟到了半米之内看不清事物的境况,莫语精疲力尽,跌跌撞撞中躲在了一团黑影后面,小心的找到一个拳头大的小缝,刚蜷缩进去喘匀一口气,忽然觉得头顶有什么在看着她。这一抬头,发现两颗干瘪的眼球正垂在她脑门上方半寸处,上面还有一张狰狞的面孔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莫语一时僵住,眼看着两个黑球越来越近,映在她褐色瞳孔中,忽然黑球生出两个锋利惨白的倒钩,悄悄靠近她的眼睛。她脑中一怒,老子就这么好欺负是吧?!于是奋力一个弹起把两眼球踢到半空,正戳在那怪物耳朵里。怪物怒吼一声,一圈圈音波自半空中飘落,莫语眼前出现一幕幕幻灯似的画面,有她自己和俩个不认识的男人在山中穿行,有身着古装的男女,有抢人身体的鬼灵,有发疯的鬼曦陌,有化成美少年的黑猫,还有那个白衣锦袍的男子,他从天而降,一剑贯穿怪物头颅,看不清他的面容,只见他半脸染血,墨发长飘,一步步提剑而来。冷冽的声音响彻天际:留下你的眼睛。莫语只觉眼前一闪,锋利的剑刃已经对准她的眼窝!“啊!走开!不要......不要!“莫语大叫着从床上弹起来,一双灵动的大眼睛里流动着深深的恐惧,冷汗从她的额头上身上冒出来,绵柔的蓝色吊带睡裙早已被浸湿,描绘出一块块褶皱的图案,她喘着气,过了好一会,惊恐昏暗的眸子才逐渐转亮,梦中的景象被她抛却一边,无奈的掀开毯子,她赤脚走到冰箱前,从冰箱里拿出一瓶水咕咚咕咚喝下大半瓶,冰凉的水穿过喉咙一路向下,与脚底下地板的清凉交汇在一起,浑噩的脑袋总算彻底清醒。“呼!原来是个梦......我到底得罪了哪路神仙,都想剜我的眼睛。您倒是说一声,一定少不了您的纸钱!“她摸摸完好的眼睛,缓缓转身,正想再睡个回笼觉,忽然听到“咣当“一声,厨房里传来响声,想是有什么从窗外爬进来,她立刻蜷缩起来,神经紧张的举着水瓶向厨房走去。心里思索着,难道白天出门时又有不干净的东西跟着回家了?“咣当“,又是一声。“谁在哪里?出来吧,我已经看到你了。“莫语喊了一声,把瓶子抱在胸前。其实她什么都没看到,只是想把对方诈出来,看不到的东西远比看到的更让人恐惧。咣当—一阵风吹过来,接着一个闪电划破夜空。原来是窗户被风吹开了,她吐了口气。“难道又得换房子?“她四处看了一圈。自从那件事发生后,她从100平米的房子里搬出来,不到半年的时间,搬了四次家。以前喜欢大房子,现在更喜欢自己的房间一览无余,这样,有什么不速之客都能看到。这个世界是复杂多元化的世界,那么这世界上不仅有人、动物,还可能有外星人、鬼魂,神仙、甚至是画灵。她也曾是九年教育,四年大学出来的三好学生,坚信科学,可是直到被那件事打脸后,才承认这个科学解释不了的多元化世界。“一定要睡着,赶快睡着。“她默念着。一千只羊都数完了,还是没睡着。明天的拍卖会她必须去,虽然不知道张晨那死丫头会不会骗她,她还是打算碰碰运气,毕竟那件事的知情人太少了。爆炸发生后,古墓坍塌,考古工作人员伤亡惨重,连顾教授的妻子也失踪了。她是爆炸中的幸存者之一,当时搜救人员将她从石头下扒出来的时候还以为遇难了,送到医院一检查,居然只受了一点擦伤,更奇怪的是她醒来后开始看到一些匪夷所思的东西。记得出院后,她习惯性的去博物馆,一进去看到尽是盔甲自己在跑,脑袋的位置冒着两坨绿光,面目惨白的女子抱着琵琶哭的脸上两行血泪,两截大腿骨在空中乱飞,这些东西似乎发现她能看到自己,都向她聚拢过来。莫语吓的瞪着眼睛,憋着的一声终于喊出来,疯了似的跑出去。谁知有些东西跟着她回了家,从此再无宁日,她不得不换掉工作和房子。每天顶着俩大黑眼圈,白天困的晕倒。那件事,她只有搞清楚,或许才能恢复正常生活,扔掉那双多余的眼睛。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