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夫人:影后多娇 第2章 隐情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江疏影再带墨镜和帽子,却意外发现皇廷酒店的门口,更本看不见自己保姆车的踪影。所有的事情,好像在一刹那有了很清楚的解释。江疏影在皇廷门口顺手拦下一辆出租车,望着司机报上了经纪疏影在皇廷门口随手拦下一辆出租车,看着司机报上了经纪公司的地址,她这才赶忙掏出手机,拨打着经纪人丁锐的电话,想要个说法。。...

疏影带上墨镜和帽子,却发现皇廷酒店的门口,根本不见自己保姆车的踪影。所有的事情,似乎在一瞬间有了清楚的解释。

疏影在皇廷门口随手拦下一辆出租车,看着司机报上了经纪公司的地址,她这才赶忙掏出手机,拨打着经纪人丁锐的电话,想要个说法。

可是无论她如何拨打,电话都无法接通。

疏影甚至来不及换下/身上的露肩小礼服,就风尘仆仆的朝着经纪人丁锐的办公室跑去。她一脚踹开了丁锐的房门,吓得端着咖啡的丁锐吓得将咖啡洒了一身。

疏影举起手机,就懊恼的要朝着丁锐的方向砸去,却瞬间想起这手机价值不菲。

于是,疏影三步并作两步上前,端起了丁锐还没倒完的另外半杯咖啡,利索的泼到了丁锐的脸上,大声质问:“丁锐你什么意思?你明知道那个姓张的投资商昨晚不怀好意,你竟然还在他给我下药之后故意中途离开!”

疏影的愤怒溢于言表,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此时却是理直气壮的看着疏影开口,“花疏影,你是第一天进这个圈子吗?你当自己是纯洁圣女啊?如今正是你谈续约的时候,你一个没权没势的新人,没个拿得出手的作品,凭什么在这个圈子站稳脚跟?靠潜规则这个东西,说白了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儿。光有一张皮囊你以为就可以在这个圈子当个花瓶了?当花瓶的都是有背景的!”

疏影冷笑一声,反问,“那你是认为只要他姓张的阴我,我就非得受着不可吗?”

“我安排你和张总吃饭是希望你可以拿下那个代言。你知不知道我周转拜托了多少关系,才帮你争取到和张总吃饭的机会!往日里你不陪陪投资商吃饭喝酒装清纯也就算了,这些年你扪心自问对公司做了什么贡献!张总找你也是看得起你,你如果把那个运动品的代言拿下了,公司如今也犯不着和你解约了!你就好自为之吧!”

丁锐说完,从抽屉里拿出一份即将到期的合同,‘啪’的一声扔到了办公桌上,厌恶的扯了扯自己被泼了一身咖啡的衬衣。冷嗤一声看着面前的疏影。

疏影低眉,她想过无数次公司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提出解约,却没想到过会是在这件事情之后由公司单方面提出来。

疏影拿起合同,不着痕迹的将所有的情绪隐匿在眼底,看着面前的丁锐正要开口,却接到了脑科医院打来的电话,她顾不得眼前的丁锐,转身便走出办公室接通电话,“林医生,是不是我弟弟出了什么事?”

“这倒不是。是之前我跟你提起过的院长的儿子裴教授回国了,他对花时雨这类型的病症研究相当权威,我跟他提过时雨的病情,你如果有时间,就尽快来医院一趟。”电话那头传来林医生亲切的声音。

疏影挂断电话,便将合约的事情抛之脑后,一刻也不敢懈怠的打车朝着医院而去。

疏影以为,被叫做教授的人,都应该是历经沧桑的地中海发型才对,却没想到,林医生口中的裴教授,竟然这般年轻,事实可见,这地球上还当真是有都教授存在的。

裴千绪看着疏影,帅气的眉头微微皱起,略显不悦的轻咳了两声。

疏影这才从自己的思绪中回神:“裴教授,请问我弟弟的病情……”

“他是先天性的智障,思想认知都只停留在六岁之前,外加五年前的一场车祸撞伤留下了后遗症。具体的结果,还是要等到进一步的研究报告出来,才可以下确切的定论。麻烦花疏影小姐请先到收费室缴纳时雨的检查费用。”裴千绪看着疏影,一脸公事公办不苟言笑。

疏影略显尴尬,若不是林医生的关系,医院定不会答应先做检查再交费用。只是如今,她即将和公司解约,她的情况早已是如履薄冰……

正在疏影凝眉担忧之际,门外却响起颇有节奏的敲门声。

“进来。”

疏影随着裴千绪的声音扭头,然而在看到门前那个妖孽至极的男人之时,却恨不得自己索性拗断脖子,或者找个地缝将自己埋起来。

裴千绪看着门前器宇轩昂的秋易斯却笑得开怀:“今儿个这太阳可是打西边出来了,阿斯你怎么来了?”

裴千绪调侃的看着秋易斯开口。

疏影见此,想着今天早上自己潇洒的在支票上签下的那三个字,就恨不得自己是个隐形的。她忙看着裴千绪道,“裴教授,时雨的事情就麻烦您了,我还有事儿,就先走了。”

她说完,快速的将脑袋低埋,蹑手蹑脚的就妄图从秋易斯面前离开。

然而当她好不容易走到门口之时,却被秋易斯直接攥住了手臂,他挑眉,看着面前的裴千绪轻笑着开口,“这是你的患者?那你可得好好给她看看了。这位小姐看上去神经似乎有点不太正常。”

裴千绪看着秋易斯:“不,这位是我患者的家属。看你这样子,认识花疏影小姐?”

“不认识。”疏影急忙率先开口撇清了关系。

而裴千绪看着秋易斯攥着疏影手臂的眼神却充满了考究,好似在说:不认识还牵得那么紧。

秋易斯不着痕迹的放开了疏影的手,而是看着裴千绪:“一杯咖啡,不加糖。”

“咖啡?”裴千绪疑惑地望向秋易斯,这小子使唤自己倒是很顺手。他又看了看身边的花疏影,立刻反应过来,走出去的时候还帮着二人带上了房门。

疏影自知是逃不过了,便索性迎刃而上。昨晚在上这男人之前,她神志不清,现在有机会好好观察他这张绝世精致的容颜,却觉得自己在很久之前似乎就认识他。

花疏影带着疑惑,轻声问道:“咱俩以前是不是见过?”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