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苑清宁 蓝芷麟楚寄悠小说名字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蓝芷麟楚寄悠小说《一苑清宁》,这里提供两瓶矿泉水一苑清宁阅读,蓝芷麟楚寄悠的小说精彩节选:蓝芷麟看着有些心疼,让人给熬了雪鸽汤,亲自看着她喝完了才放下心。日子也就这么一天...

蓝芷麟楚寄悠小说《一苑清宁》,这里提供两瓶矿泉水一苑清宁阅读,蓝芷麟楚寄悠的小说精彩节选:蓝芷麟看着有些心疼,让人给熬了雪鸽汤,亲自看着她喝完了才放下心。日子也就这么一天天的过,蓝芷麟对她也是越来越好,总是会给她带吃食,或是送她礼物,讨好她有时候,尽管她进了宫,却也一点没有受到约束,宫外清宁镖局的事情,蓝芷麟也会每天告诉她,虽说楚寄悠是个映心肠的。可是在蓝芷麟的攻势下,早已软了心肠,但是前世的事情,却让她对这段感情止…

楚寄悠把油纸包的吃食给了浣纱,许是怕她饿着了,让她垫垫饥。

果不其然到了第二日,那些婢子一个个都乖巧极了,下午那个时刻,皇后又请了她去椒房殿,让她继续讲故事,到了该吃晚饭的时候,她才被放了回来,蓝芷麟看着有些心疼,让人给熬了雪鸽汤,亲自看着她喝完了才放下心。

日子也就这么一天天的过,蓝芷麟对她也是越来越好,总是会给她带吃食,或是送她礼物,讨好她有时候,尽管她进了宫,却也一点没有受到约束,宫外清宁镖局的事情,蓝芷麟也会每天告诉她,虽说楚寄悠是个映心肠的。

可是在蓝芷麟的攻势下,早已软了心肠,但是前世的事情,却让她对这段感情止了步,她只有装着不懂,任由蓝芷麟去。

在这些时日里,同样深受其困的还有浣纱,也就是那五皇子,时不时的来逗弄一下她,却也是对她越来越好,这着实让她伤透了脑筋。

一个月过很快就过去了,天下人皆知太子要和天下第一才女楚寄悠结婚了,城里一派的喜气洋洋,都道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啊,宫里的喜气自然是不比外面低的。

因为要迎亲的原因,楚寄悠在前一天就被送回了府中,而将要成亲的蓝芷麟有些紧张感,她马上就要成为自己的皇妃了,这个认知让他非常激动,这一个月她对自己的转变他也是看在眼里的。

反观太尉府早已经是忙开了的,楚韵在府里忙的焦头烂额,而管家收到的礼品计数也是数也数不清,就连那祖母绿玉石如意也是接了好几对了,看来朝中的大臣都开始打算巴结太尉府了。

楚寄悠在四更天的时候就被人吵醒了来,心里烦闷的狠,却也不能说什么,只能任由喜娘和媒婆摆弄,四更天便开始净身花了两个时辰,才开始着衣,因为是结婚的原因,新娘是不得穿内衫的,只能穿着喜服,折腾了好一会儿,那复杂的着装才弄好,此时的楚寄悠粉黛未施,只着了一身红衣,红衣上禳着金丝,一头靓丽的乌发随肩而披,惑的一群人看入了迷。

喜娘让楚寄悠坐了下来,轻轻的打理着她的发,羡慕的道:“小姐真是极精致的人,看的我们都呆了。”

楚寄悠也只是回以一笑,没有多说任何。任由那些喜娘打理,喜娘给楚寄悠的头发抹了发蜡,便开始了梳发,这梳发可不是能被打断的,霎时间房子里安静了下来,梳发的喜娘笑吟吟的喃喃道:“一梳梳到头,富贵不用愁;

二梳梳到头,无病又无忧;

三梳梳到头,多子又多寿;

再梳梳到尾,举案又齐眉;

二梳梳到尾,比翼共双飞;

三梳梳到尾,永结同心佩。

有头有尾,富富贵贵。”

说完这些之后,开始给楚寄悠编发髻了,认认真真的模样,描眉化妆,足足花了三个时辰,楚寄悠感觉自己的头非常沉重,怕是自己头上的发饰不知多重吧。楚寄悠如实想着,因为大夫人过世的原因,而楚韵又是男人不得过问闺房之事,也只有那几个姨娘来给楚寄悠送行,一屋子人却都是静悄悄的,楚寄悠手里捧着个苹果,表情冷淡。

到了正午十分的时候,屋外就开始响起了鞭炮声,刹那间楚寄悠闺房里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哭声,那声音听起来假极了,听的楚寄悠心里分外的烦躁。

没一会儿蓝芷麟便出现在了楚寄悠闺房之外,楚寄悠才慢慢的起了身,而新娘是不得移步的,旁边的喜娘便背起了那楚寄悠一步步的往屋外走,闺房内又是一阵哭声,浣纱跟在身后。

没多久便入了轿,楚寄悠搭着红盖头看不清楚门外,而蓝芷麟却是满目含笑的上了马,一阵炮仗声响起,周围都是老百姓的庆贺声,轿子摇晃着前进,好不热闹。

也不知过了多久,楚寄悠在轿子里晃得头晕的狠,轿子就停了下来,自己就被一群人簇拥着进了宫。

蓝芷麟牵着她的手,小心翼翼的领着她,像是珍宝一样捧着,喜堂里一片热闹,可是却也不太过愉悦,毕竟在这里的人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都懂得把握分寸。

在角落处却有个目光毒辣辣的看着他们两人拜天地,炎骋有些不甘心,这是自己想娶的女人,本就应该是自己的,却与别的男子成了亲,这让他怎能不怒,手里的杯子被他攥在手心。

突然有个人从他的背后拍了一下,惊了一下,恼怒的看向了背后,却发现是蓝芷胤,自己在这边的“好兄弟”,突然一个诡计令他计上心来。

只见他低声不知和蓝芷胤说了什么,眼里带着笑,蓝芷胤刚开始表情先是一惊,后来又笑了起来。

这边楚寄悠二人刚被送入洞房,那边的蓝芷麟就被一群人给围了起来,又是灌酒又是行酒令的,弄得好不热闹,而在此时人群里的炎骋却带着一丝嘲讽的笑。

送入房间的楚寄悠静坐了好久,肚子里早就饿的不行了,却也不见蓝芷麟的人来,想必是被那群人给拖住了吧,又静坐了会儿,实在是饿的挨不住了,自己就掀了盖头,一旁的浣纱则是惊的说不出话来,好说歹说劝了好久,楚寄悠吃了两口也就随了她去,又盖上了盖头。

突然房门上有了声响,浣纱以为是太子爷就跑去开了门,门刚打开,浣纱就晕了过去。

听到动静的楚寄悠一下子掀开了自己的盖头,就看了炎骋,但是却不曾想起自己是否见过这人,一脸防备的看着他。

炎骋看着自己的心上人,吐露了自己的心声,却见楚寄悠一脸迷茫的看着她,仿佛是在回忆自己是在何处见过他。

炎骋有些火大,上前来就想对楚寄悠动武,楚寄悠本就带了防范之心,现下看到炎骋的动作,就明白过来他的用意,两人扭打了起来。

而此时正在喜堂内的蓝芷麟被一群人灌的不知前后,又想着要去看楚寄悠,就打算离了酒桌,却又被自己的五皇弟给逮了回来,又是一通灌酒。

原来刚才蓝芷胤给炎骋透露了自己不是很喜欢那楚寄悠做自己的大嫂,还是如何的凶,这让炎骋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便利用了蓝芷胤,让自己有了机会去接近楚寄悠。

就这样又是喝了一通酒,蓝芷麟才被放走,而此时的喜房内,两人却打的正欢。

等到蓝芷麟看到的时候,就是两人在拉扯,炎骋抓着楚寄悠的绣袍,楚寄悠却是在笑,其实不然,楚寄悠那是冷笑,可是那时的蓝芷麟早已是妒火攻心,哪里还想得了那么多,扭头就走了。

心里却想着,这楚寄悠怪不得不领自己的好,原是与那火炎国的太子修好,怪不得!

婚房内的楚寄悠赶走了那炎骋之后,早已经是累的不行,就睡死了过去,哪里还理得那蓝芷麟来过还是没来过。

发完一通火气的蓝芷麟还在想着楚寄悠会不会担心自己,深夜又去了婚房一趟,却只看见楚寄悠睡死了过去,转头就离开了,回了自己的殿堂,心里却又觉得一顿窝火。

半夜里爬了墙与那炎骋打斗了一场,实际上是他单方面的殴打炎骋,而那炎骋也不好说什么,只得忍气吞声,蓝芷麟才算是卸了心里的火气。

到了第二日,楚寄悠是被浣纱的尖叫声惊醒的,楚寄悠正睡的迷糊,就听到一声尖锐的叫声,立即转醒,以为是怎么了,连忙爬起了床。

却只看见自己的婢女在那失声尖叫,楚寄悠愣了好一会儿,浣纱尖叫完了之后,楚寄悠才问道:“这是怎么了?”

“太子爷!太子爷昨日竟然没有来婚房!”浣纱大声的尖叫,一下子被楚寄悠捂住了嘴巴,楚寄悠突然觉得浣纱怎地还是没聪明?

“这我也已经知道了,你在这么叫下去,只会让人以为你小姐是个不得宠的。知道不知道?”楚寄悠松了捂住浣纱的手,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浣纱一脸惊慌的捂住自己的嘴巴点了点头。

楚寄悠思考着蓝芷麟是为什么没有回婚房,这让她有点木然,一个月的时间里,楚寄悠看的出来,蓝芷麟对她的心意绝对没那么简单,那么昨日又是为何没有进自己的房间?

楚寄悠也只是想了一会儿,想不通也就放弃了。因为一个月前进宫礼数什么的都已经做了,今日的楚寄悠可以说是格外的悠闲,并没有其他的什么事,也不必去请安,所以她打算出趟宫,去看看清宁镖局现在发展的怎么样了。

不过出宫需要蓝芷麟的令牌,所以楚寄悠让浣纱赶紧为自己梳妆打扮,毕竟自己刚成为新妇,现在看这时辰也已经不早,自己需要赶着时间。

梳妆打扮完的楚寄悠就着昨日的吃食,填饱了肚子就直往蓝芷麟的殿堂而去。

刚出房门,就有一大群探索的目光望了过来,楚寄悠眼光一冷,那些目光便都离了去,浣纱看的一脸心急,想必是昨夜太子爷没在自家小姐这过夜都传开了,说是这楚家小姐失了太子的心。

楚寄悠却是一脸的荡然无事,没一会儿便到了太子的殿堂,楚寄悠刚想进去,那守门的公公就拦了起来,说是太子昨夜受了风寒谁也不见。

楚寄悠凤目一转,直直的盯着那公公,像是要看出什么来,楚寄悠敢打赌,那蓝芷麟一定没什么事,却又为什么不肯见自己?这让她有点烦躁,自己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去清宁镖局了,这太子这个时候又在闹什么别扭?

而殿内的蓝芷麟刚开始听说楚寄悠来看望自己,心里刚开始一喜,却又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就又躺回了床上。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