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苑清宁 蓝芷麟楚寄悠是哪部小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蓝芷麟楚寄悠是哪部小说,蓝芷麟楚寄悠小说《一苑清宁》,讲诉蓝芷麟楚寄悠之间的故事。蓝芷麟楚寄悠小说精彩的节选:蓝芷麟的眼神,依旧臻首垂着,手指轻轻地的运动着,面上也没任何表情,迅速二人步入第二轮的比拼。楚寄悠轻轻地端起面前的瓷杯扫了几眼,又闻了闻。...

蓝芷麟楚寄悠是哪部小说,蓝芷麟楚寄悠小说《一苑清宁》,讲述蓝芷麟楚寄悠之间的故事。蓝芷麟楚寄悠小说精彩节选:蓝芷麟的眼神,依旧臻首低垂,手指轻轻的运动着,面上没有任何表情,很快二人进入第二轮的比拼。楚寄悠轻轻端起面前的瓷杯扫了一眼,又闻了闻。

楚寄悠自然是看到了蓝芷麟的眼神,依旧臻首低垂,手指轻轻的运动着,面上没有任何表情,很快二人进入第二轮的比拼。

楚寄悠轻轻端起面前的瓷杯扫了一眼,又闻了闻,勾起唇角扯出一抹轻笑,本就出水芙蓉似的佳人,带上这一抹笑,更有一种令人眼前一亮的感觉。周围的人都屏住了呼吸,好像害怕打破这一幕似的,看着面前的美人放下手中瓷杯,退到了一旁。

蓝芷麟看到刚才那一幕,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看的楞了神,旁边的小厮扯了扯他的衣角,才唤回他的思绪。蓝芷麟也没有不好意思,只觉得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人之常情,摸了摸鼻子,顺手就拿起面前的杯子,仔细的嗅了嗅,放下手中的瓷杯,自信的看了眼低头把玩着自己发丝的楚寄悠。

楚寄悠感觉到蓝芷麟的注视,也不抬头,转身去写自己的答案,蓝芷麟笑了笑也低腰写下自己的答案。

有了第一次,兑酒人也不在惊讶,过目了两个人的答案,然后举起手里的两张纸,赫然又是写着一样的答案:花雕,梨花白,女儿红。

看到答案的一群看客又是一阵哗然,而有不少人知道楚寄悠身份的人,对这位大小姐的学识更是钦佩。

亡姬和浣纱两个丫头都是一脸钦佩的看着自家小姐,脸上带着自信和得意的笑容,显得两人越发清秀。

就这样,赛事过了几轮,两人的比分皆是平手,只剩下了最后一个瓷杯,这让众人心里皆是一紧,楚寄悠也不以为意,大不了也只是个平局,在她看来,对于自己的嗅觉,自信满满。

在一旁的蓝芷麟则是有点吃力,虽然说两人平手,但其实楚寄悠比他更强,自己刚才有两种是猜测出来的,而她却很轻巧的就嗅了出来,不过这小丫头的要求到底是什么呢?真是让人好奇啊!

兑酒人又一次带着两张纸下去了,楚寄悠冲蓝芷麟点了点头,然后站在了桌前,端起最后一个瓷杯,仔细的闻了闻,没有丝毫的气味,这让她有些奇怪,眉头皱了起来。

替自己皇兄紧张的蓝芷胤看到楚寄悠紧皱的眉头,心里有点爽快,自己皇兄一定会赢。

正在蓝芷胤得意之时,楚寄悠笑了,放下手里的瓷杯,退到了一旁,这样就更让蓝芷胤觉得她是怯场了。

蓝芷麟在一旁看的有些奇怪,看到楚寄悠的表情之时,他有种自己必然会输的感觉,接过那个瓷杯,蓝芷麟闻了闻,没有味道?怎么会?又是仔细的嗅了嗅,依旧是没有味道,蓝芷麟很讶异,一点味道都没有的酒?

思索的一会,蓝芷麟放下了瓷杯,也退至了一旁,楚寄悠看到蓝芷麟的动作,就低下头去写了自己的答案,轻轻折好,想必他一定不知道答案,楚寄悠如实想着。

蓝芷麟看到楚寄悠低头写字,自己却没有动笔,只是折好纸张,递给了兑酒人。

兑酒人接过两人的纸张,过目了一下,眼里带着些许笑意,然后站在众人面前,展开那两张纸,一张字迹娟秀写着水,而另一张则是空白什么也没有写,这让众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位姑娘的答案正确,恭喜姑娘。”兑酒人笑眯眯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蓝芷胤整个人都僵住了,亡姬和浣纱两个小丫鬟激动的抱在了一起。

楚寄悠冲蓝芷麟扬了扬眉,这个举动在蓝芷麟眼里看起来煞是可爱,蓝芷麟回了个笑。

楚寄悠的胜出让整个酒楼都喧闹了起来,不知道的在问这个女子是谁,而知道的人在那里和其他人宣扬楚寄悠以前的事迹,第一才女的称号。

胜出的楚寄悠带着浣纱两个人挤了出来,蓝芷麟拉着蓝芷胤就追了出去。

“你说这个女人是不是正好配得上本公子?”角落里传来三公子的声音,手里还摇着折扇。

“恩,挺配挺配。”思南嘴里应着,一边打着哈哈,眼角的余光却是看向了楚寄悠离去的背影。

楚寄悠带着两个丫头拐了几个弯,在一处房子前看到了老大老二,做了个手势,让他两站起来。

蓝芷麟一直跟在身后,看到两个面容清秀的男子穿着家仆服侍愣了一下,而后又发现楚寄悠一直在和他们说话,那两个人却只是点头或是做手势,才明白过来原来是哑的。

“想必太子还记得我们的赌约吧?”楚寄悠一双美眸笑弯了的看着蓝芷麟。

“你个毒妇,我皇兄向来说话算数,有什么要求快点说!”蓝芷胤一脸傲气的样子,引的楚寄悠身边的浣纱有些不服气。

“你才毒!我们家小姐不知道多善良,你就是斯文禽兽!”浣纱有些不服气的看着蓝芷胤,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瞪的可大,模样看起来可爱极了。

“你个小丫鬟胆子倒是不小!信不信本皇子给你个藐视皇威的罪名,让你家小姐也担当不起!”蓝芷胤看着鼓着双腮的浣纱看起来逗趣极了,不免起了逗弄的心思。

浣纱一听蓝芷胤的话,小脸变的煞白,话也说不清楚了,一双眼睛瞪的更大,双手护住自家小姐,也不知道说什么。

楚寄悠看到浣纱下意识的动作,心里不免得一暖。心里对蓝芷胤的厌恶又多了一分,皱着眉头看了眼蓝芷胤,又越过他看向他身后的蓝芷麟。

“小五,不得无礼!楚小姐,有什么要求你说,蓝某愿赌服输。”蓝芷麟笑看着楚寄悠,一只手把蓝芷胤拉在了自己身后,蓝芷胤刚开始有些不明白,瞟了眼楚寄悠,看到她手里的动作,才闭了嘴,也不在多说什么。

“我要一家镖局,属于自己的镖局,钱的方面,是你的问题,而人我会培养,两个月之内,我需要大的居住地,资金周转之类你出钱?”楚寄悠说了这么一句看着面前的蓝芷麟,眼睛里闪着光。

“那这样我会有什么好处?”蓝芷麟笑着问了句,刚才的赌约没有凭证人,自己大可以不承认,毕竟这一个镖局的钱可不是小数字。

“年底我可以保证你五五分成,绝对不会赔钱。”楚寄悠笑看着蓝芷麟,确实如果是她自己,她也不会随意许诺一个人那么多钱财。

“好,成交,不过我希望你的计划我能全程知道。”蓝芷麟就这么答应了下来,着实是让楚寄悠吃了一惊,本来寻思了好久的话不用说了,这蓝芷麟怎么会这么容易就答应了自己的要求?

蓝芷麟也觉得有些奇怪,但是莫名的觉得自己相信她不会有错的。“那预祝我们合作愉快。”蓝芷麟笑的温和,不小心闪了楚寄悠的眼,蓝芷胤在一旁惊讶的怪叫。

“好,合作愉快。”楚寄悠也回以一笑,两人全然不把蓝芷胤的怪叫放在眼里。

之后两个人又去了另一个酒楼,点了吃食,蓝芷胤逗着浣纱,亡姬和老大老二静静的等待着,楚寄悠与蓝芷麟二人则讨论着镖局的事情,一切看起来如此的和谐。

而此时的太尉府里却没那么和谐,因着被父亲禁足了一个月的原因,楚依依才被放出了厢房,一个月的时间,让她的皮肤更加的白皙,带着些许的病态。

此时的楚依依正在花园里恨恨的诅咒着楚寄悠,完全没有意思到自己曾害死自己姐姐的恶毒心思。楚依依手机正拿着一朵粉色的牡丹,有一下没一下的撕扯着,粉色的花瓣从白玉般的手指上掉落。

正想着什么想的出神的楚依依突然露出了一个可怕的笑容,丢掉手中的牡丹花,挑了条小路,绕去了大夫人的房间,可能是因为紧张的原因,一双小手捏的紧紧的。

因为大夫人身子骨弱的原因,多数时候都是在休息,卧房里静悄悄的,这个时候的管事娘子应该在小厨房里给大夫人弄吃的,楚依依如实想着。

楚依依颤抖的拿出自己荷包里的黄色纸包,这是她让丫鬟今早出去买的,颤抖着身子走进大夫人的卧床,大夫人睡的很熟,床边放着小巧的紫砂壶和杯子,大概为了方便大夫人醒来有水喝的缘故。

一包白色的粉末倒进了紫砂壶里,楚依依轻轻的摇晃了两下,却并没有急着要离开这个房间,而是躲在床后。

不知道过了多久,床上的大夫人渐渐转醒,慢慢的摸索着爬了起来,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轻啜了两口,突然痛苦的挣扎了两下,嘴角流出鲜血,手里的瓷杯落下,倒在了床上。

目睹了这一幕的楚依依手抓紧了,心脏在乱跳,看着已经没了气的大夫人,楚依依手忙脚乱的跑出了房间,慌乱之间楚依依看到了走过来的管事娘子,心里一慌,一定会被发现的!

管事娘子端着吃食,正好奇二小姐怎么会在大夫人的房里,就看到二小姐慌乱的跑走了,纳闷的站在大夫人门外,规矩的请了安,却没见大夫人回音,请了好几次,依旧是没有回音,壮着胆子进了房,就看到死去的大夫人,惊的摔掉了所有的吃食,尖叫声跑出了喉咙。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