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洲武林 第二章 夺星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巨狼的身体移动速度超出燕轼的预料,好快!远超乎寻常狼,也超过2了燕轼。  燕轼全神防守,伺机进攻,几次斩中巨狼,但伤口较为于其非常大体型都看起来过浅,没能给与重创。  变异后的巨狼,其力量、速度、威势和面目狰狞的程度都有了大幅度提高,足已傲笑山林,吞寒风呼啸,吹乱林中雪花,燕轼不为所动,全神贯注,注视着巨狼的每一个细微动作。。...

  寂静的白色雪野上,一人,一狼,对立相望。

  寒风呼啸,吹乱林中雪花,燕轼不为所动,全神贯注,注视着巨狼的每一个细微动作。

  “唰唰!”巨狼似忍耐不住,猛然超侧边一扑,而后又在雪地上用力一踩,瞬间变向,大口张开,急扑燕轼而去。

  燕轼冷然无声,手中长剑宛如闪电,瞬间便已刺到了巨狼的面前。

  巨狼猩红的眸子紧紧盯着燕轼,狼蹄一点,便已再度变向,躲开了这锋利的一剑。

  一次次地扑击,一次次地变向。

  巨狼的身体移动速度超乎燕轼的预料,好快!远超常狼,也超过了燕轼。

  燕轼全神防守,寻机进攻,几次斩中巨狼,但伤口相对于其巨大体型都显得过浅,没能给予重创。

  变异后的巨狼,其力量、速度、威势和狰狞的程度都有了大幅度提升,足以傲笑山林,吞狮驱虎。

  没有恐慌,没有焦虑,没有忐忑不安地瞻前顾后,燕轼的心始终冷静,神一如既往地凝注,平静地防守、出击,见招拆招。

  时间在缓缓流逝。

  巨狼猩红的眼更红了,暴躁的杀意在积聚,风声呼啸,巨狼速度陡然暴增,猛然冲出,杀向燕轼。

  燕轼的眼睛仍旧平静,没有恐慌,没有愤怒,轻闭双眼,精神领域瞬间展开。

  漆黑的精神视界中,有一个红点正在缓慢的移动,逼近。

  燕轼的神看着那点,魂看着那点,心看着那点,全部的生命能量都凝聚于那一点。

  精神视界以红点为圆心,急剧收缩,整个无边视界瞬间收缩为红色原点,然后,猛然炸开。

  “夺星式!”

  太阳已被浓云遮蔽,天空昏昏沉沉,寂静的雪野上,璀璨的亮光像流星般在天空闪现,明灭。

  “砰”,巨狼毫无挣扎,瞬间倒地,眼睛里猩红色消逝,黑色神采的双眼来不及欢愉便走向黯淡,变得毫无色泽。

  燕轼微微喘气,使用夺星剑诀很耗费精神气,因之需全神贯注,凝聚。而且,他并没有远超巨狼的体力和能量,只是相比于常人,经年累月的修行和锻炼,却也是使他显得不可战胜了。

  他自认剑道天赋不逊色于古人,但他的内力值和古人的确没有可比性,天地灵气浓度在这个时代却是轻薄的厉害!这是一个内力修行困难的时代,武道衰微,曾经多少显赫的门派和世家都已消逝于历史的烟云之中,十不存一。

  夺星诀的消耗对于目前的他而言,并不算小,即便用寻常的手段也能战而胜之,但他仍旧选择了这一招,因为,他也是好久未曾使用过这一式剑诀了,机会难得,这一次还是值得一用的。

  从内心深处而言,他自己也渴望重现那一式的绚烂!如此的美丽,令其痴迷,沉醉。

  流星般的一剑!

  它曾经有一个轰动武林的名字,“天外流星”。

  从天外飞来的流星,忽然逸去,那一瞬间的光芒和速度,没有一个人能够阻挡。

  几千年的武林志中,川蜀剑仙、毒仙的传说不绝,东北拳皇、霸主风云不断,要说川蜀以仙闻名,东北以霸撼世,则江南却是以神魔惊人。

  江南的诸神魔世家中,论名声,论传承,论道统,尤以剑神谢氏的神剑山庄和刀魔丁氏的圆月山庄为最。

  而圆月山庄的创始人刀魔丁鹏,最初成名于江湖,靠的就是这一招剑诀,“天外流星”。

  苦练剑法十三载,二十岁那年,初出茅庐,便以这仅有的一式剑诀连续击败保定名剑客史定、华山派大师兄“追风剑”葛齐、铁剑门掌尊“嵩阳剑客”郭正平。

  这三个成名江湖多年的剑客都被这一式剑法败得心服口服,“追风剑”公开称赞:“就算我再练十年,也绝挡不住他那一剑。”嵩阳剑客评曰:“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一年之内,这年轻人必将名满江湖,出人头地。”

  正是这一式“天外流星”,使得一个毛头小子名满江湖;正是这一式“天外流星”带来的胜利和成功,让一个男孩开始成熟长大,变得沉着、自信而富有魅力;正是这一式“天外流星”所赋予他的强大自信心,他开始挑战江湖中更高的山峰,也是因此,他遇到了他生命中最大的一个转折,在他生命中的最低谷,得遇贵人,一个刀魔的传奇生涯就此拉开帷幕。

  尽管,刀魔最后是以其绝世刀法而闻名称尊,但谁也不能否认那一式“天外流星”的强大。正是这一式“天外流星”,让他连败多个成名多年的剑客,逼得名满天下的“青松剑客”竟不得不昧着良心以卑鄙的手段自保。

  而这招凌厉绝伦的“天外流星”,仅仅,只是一页残缺的剑谱。

  是的,仅仅只是剑谱中的一页。

  那一招剑法的原本名字当然不叫“天外流星”,那只是丁鹏父子无知的自取名而已。

  而且,由于缺少了总诀心法的加成,这一式“天外流星”并不完美,它缺失了非常重要的一环。

  “哪一式“天外流星”原本叫什么名字?哪本传奇的剑谱又是何称谓?”

  在这个时代,也只有燕轼一人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了。

  因为他姓燕,他是燕氏一脉的剑道传人,他传承的是举世无双的“夺命总决”。

  声闻遐迩的夺命十三剑便是夺命总诀中的一部分,而且也仅仅只是一部分,并且它并不是最重要的那部分。

  夺命总决的主体同时也是最重要的那部分是夺命总决心法和夺命总纲,其次是一些燕氏子弟根据夺命总纲自行领悟的分诀,有夺命诀、夺星诀、夺气诀、夺箭诀等,还有就是理论上可行的一些属于传说中的剑诀,夺魂诀、夺魄诀、夺心诀,只是至今,未有一个燕氏子弟领悟成功这三个神话般的剑诀。

  夺命诀,是这一脉燕氏创始人领悟的,最初的夺命总决就只有三个部分,夺命心法、夺命总纲、夺命诀。

  夺命总纲在理论上指出了其它分诀的可能性,只要领悟了一实体的生命之机,便可夺其命。夺星诀正是第四代燕氏子弟耗费毕生时光领悟星辰生命之机而创立的。

  夺命诀一开始只衍化了九剑,也即“夺命九剑”。

  燕十三,是燕氏史上在江湖中最出名的一名剑客,也是最强的剑客之一,他择夺命诀而专之,把它发展到了史无前例、登峰造极的夺命第十五剑!

  在燕十三之前,修炼夺命诀的燕氏子弟有许多,然而最强的一个也只是把夺命诀发展到了第十三剑,也就是名满江湖的夺命十三剑。

  而那一位,正是燕十三的父亲。

  一个低调的家族,一个低调的姓氏,一个低调的人。

  这个家族其实并不姓燕,改为燕姓是为了躲避一场灾祸,他们原本姓陈。

  燕氏创立百年后,这一灾祸劫难已经随岁月流逝而自行消解,于是,有的人复归陈姓,有的人延续燕姓,每一个燕氏子弟都有其自行选择的权利。

  燕十三的父亲并不姓燕,他选择的便是陈姓。他的一生与剑相伴,不闻于世人,其最显赫的一战是与江南神魔世家夏侯氏的夏侯飞山。

  华山绝岭,对决称雄江南已久的火焰山红云谷夏侯山庄的第一高手飞焰神鹰夏侯飞山,战而胜之,所出不过十三剑。

  只是这场足以对当时武林造成轰动效应的惊人对决,是隐秘进行,少有认知。

  燕十三其父并不是一个喜欢炫耀的人,而夏侯飞山则更不会大张旗鼓地宣扬他的失败。

  这一战,与几千年来江湖史上最为著名的剑客对决之一,燕十三和谢晓峰这两位绝顶剑客的巅峰决战,一前一后相隔不过二十多年。

  燕十三之父,有足够的剑道才华,也有足够坚韧的剑道心性和剑道意志,更是一名能够弃绝诸般红尘诱惑、一心向剑的真正的剑道修行者!

  然而,他却少了一个能够与之相抗衡的对手,一个能够对他造成生死压力的敌手,以致只能寂寥逝去,这是他的悲哀,也是燕十三的幸运。他父亲没有遇到的,他遇到了。

  原本,他只是一个有名的杀手,然而,这种名气,却是远不足以使他成为传说,载入剑客传奇的史册。

  他固然天赋异禀,夺命十三剑在短短十几年里全部领悟大成,然而却也不能打破其父的桎梏,人至中年,仍旧止于第十三剑,未能更进一步。

  直到因缘际会相遇慕容世家的慕容秋荻,与神剑山庄的骄子三少爷谢晓峰发生交集,一步步地开始走入了他的宿命。

  两名绝代剑客既然共存于世间,相逢于当代,他们的决战便注定不可避免,这是真正的剑道修行者的宿命。

  所谓宿命,并不是指失去意志,没有选择,听天由命;而是,如果你忠于自己,想要实现自己,那么,即便你有其它选择,你仍旧会那么选,那么做,因为,这是你的意志,这正是在实现你的自由。

  宿命和自由,并不是绝对的对立,不能相容。

  雪野之上,一剑光寒,巨狼瞬间倒地。

  燕轼施展的正是夺命总诀中的夺星诀。

  隆冬。

  寒风呼啸,雪色迎着阳光,格外美丽,迷人眼。

  白色大地上,站在一个人,就放佛已与这大地雪色融为一体。

  肩负巨狼,燕轼沿被大雪覆盖的山路走着,走着,与影子相伴,一步步地消逝于远方。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