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洲武林 第一章 晨光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人的练剑之声。这种声音,也没各般宛转变化,也没百灵鸟叫的美妙绝伦悦耳动听,但很非常干净,很纯碎,非常干净地好看,纯碎地动人心弦。  恰恰这种声音,让整个宇宙都为之陶醉,迷恋,简单之极,却是,的美丽之极。  像是一种大道之音。  这必定是一名绝顶的剑客。  浓声音不大,却凸显了这片时空的存在,而这片时空,则成了它存在过的见证。。...

  “唰唰唰”

  “簌簌簌”

  ……

  点滴之声,打破了这个宇宙的沉默,掩盖了整个世界的寂寥。

  声音不大,却凸显了这片时空的存在,而这片时空,则成了它存在过的见证。

  一个声音,开启了一个世界,让一个世界从混沌朦胧中惊醒,清晰。

  “哒哒哒”,这是一个人的脚步声。

  “唰唰唰”,这是剑穿空气的声音。

  周围很安静,很安静,你基本再也听不到其它的声音。就像,就像是整个宇宙,正全神贯注、屏气聆听这个人的练剑之声。这种声音,没有诸般婉转变化,没有百灵鸟叫的美妙动听,但很干净,很纯粹,干净地漂亮,纯粹地动人。

  正是这种声音,让整个宇宙都为之沉醉,痴迷,简单至极,却也是,美丽至极。

  像是一种大道之音。

  这必然是一名绝顶的剑客。

  浓浓的黑幕之中,呈现一片安静的白,那是雪的颜色,如那声音般,也是那么的干净,简单,那么的相得益彰。

  时间,无休无止,也不知终始,这个节点,正是银河时空区域一颗水蓝色星球的凌晨五点钟左右,确切地说,2019年12月20日,北京时间凌晨五点一刻。

  当我们的注意力从直觉的直观宇宙中划到银河系,视区再下拉到太阳系,瞥到那颗水蓝色的星球,我们的视线降临到北半球亚洲中国东北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这是一个与俄罗斯及内蒙古相邻的中国边角区域。

  是故事原本存在,还是我们的注视导致了这个故事的存在?而原本只是虚无?根据量子学的说法,正是此刻我们对这个地方的注视,导致了接下来这个故事的发生。

  冬季的大兴安岭,给人最直接也是最难忘印象的,是那零下几十度的酷寒,和那遍布山川树林的白雪,一种让许多江南人羡慕的白。

  皑皑的雪山,茫茫的雪野,洁白的山路,如缎的小河……

  这个时候,大兴安岭地区,距离黎明破晓,还有一段不短的距离,群山在夜色中静息。

  雪山深处的一片树林中,一个黑色的人影正在挪移辗转,疾驰的身影,雪亮的剑光,同样的一式剑诀,不同的身姿变幻,一遍又一遍,似要永不穷尽,永不止息。

  或者,这名剑客早已参透时光的奥秘,驻于时光之外,流逝的时光只是我等深信不疑的错觉?

  不是他要不知疲倦、无休无止地挥舞下去,而是他的那一式剑诀,让每一刹那的时光都情不自禁地想要把它牢牢记住,铭刻己身。因那一式剑诀,已自成永恒,已具备永恒之属性。

  时光是苍白的,只有往里面植入内容,它才能获得生命;植入短暂易逝的内容,它将只有短暂的生命;植入毫无营养的内容,它将因毫无价值而被人们淡忘,憔悴,死去;而若植入永恒的追求、永恒的理想、永恒的道,它将因之具备了永恒之属性,从而,成为永恒。

  当刹那铭记住了永恒,刹那也便成为永恒。这是它的大造化。没有哪个刹那能抗拒得了成为永恒的吸引力。这一式永恒的剑诀,就是它们鲤跃龙门的最大机遇。

  剑道永恒耸立,刹那纷纷涌现,欲将之刻进骨髓,印入魂魄。

  朦胧漆黑的天空画卷,黑色在消褪,淡化,似黑非黑,似白未白。

  星球之间的乾坤挪移,时光无声辗转,黎明将临。

  第一束晨光,冲破虚无,跨越星河,穿过大气,刺入了燕轼的眼帘。

  黑色身影的轮廓也随着晨光的降临而渐渐清晰,天空并不太亮,一张安静、专注的脸仍有墨色渲染,一身简单干净的白,身材笔直修长,眼睛时有幽光闪烁。

  盘膝坐于雪地之上,燕轼的眼睛随晨光刺入而随之紧闭。

  这一束光随燕轼的真气沿燕氏心经的行功路线而周转全身。

  燕氏心经,这是燕轼的家传武学。

  而摄晨光行功,则是燕轼十年前的突发奇想,那时,他还年少,他的思维,天马行空,无所羁绊;奇思妙想,纷至沓来。

  想到就做,这一行为,头三年,可谓是典型的“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断断续续的,但三年后的某天,突然有了感觉,他明显感到了真气属性的变化,一种让他感到万分惊喜的变化,于是,这一下子,就一直坚持到了现在。

  一小时后,燕轼收功而立,眼睑开阖间,有神光隐没。

  他一直都有一种直觉,第一束晨光里蕴含着一式剑诀,一式伟大的剑诀。是的,伟大,他从不轻易说这个词,但那第一束晨光,配得上。

  只是七年参悟,仍旧未得其道。

  不得不说,有点遗憾。

  只是他早已学会了耐心,不问结果,剑道的关键也绝不在于结果,只是去练,只是去修,让剑自然而然地演变,让开悟自然而然地降临,剑道既不是仅存于开始,也不是止于结果,而是贯穿终始,无时不在,须臾不离于练和修的过程。

  在练中感受道,这是养道的过程,也是道行精进的过程;若练中无道,练的再勤,也只是瞎忙活。

  参透晨光的那天,其剑道,必将打破桎梏,勇猛精进,这一点,他始终相信。

  雪,还是几天前下的。

  寂静的雪野,有一人漫步其中。

  天光明亮,太阳出现,阳光普洒于大地之上,万物的精气神随之升腾,一颗草,沾着露珠,晶莹剔透,熠熠生辉。

  阳光拂过脸颊,僵冷的身躯充满暖意,燕轼轻闭双眼,放开心胸,笑容愉悦而又安静,为己身及万物之升腾而沉醉。

  大学毕业后,从江南,来到这个北国的边角之地,至今,已有五年时光。

  一阵刺骨的寒风刮了起来。

  燕轼全身一冷,睁开了眼睛,凝神往前方看去。

  一匹狼,巨狼,膨胀型的身材,乌黑的毛发,猩红的双眼,整体透露着一股狰狞的气息,正站在七八米之外。

  燕轼惊疑不定,这狼出现在这个地方本身就透露着一股子诡异,它来自哪里?而且,这狼的身躯实在是不同一般的巨大,膨胀地也很是诡异;在这个地方呆了五年,他从未见过这一类型的狼,无论是现实,还是书本或者视频,甚至从未听说过,不由地观察更加仔细。

  眼睛,是的,他着重观察了它的眼睛。

  猩红,无意识和有意识造成的混乱,挣扎,处于理智和疯癫之间。

  它的身上出现了一些状况,使得它处于失控的边缘,而结合膨胀般异于常狼的巨大身材,这狼很大的可能性是出现了变异。

  变异!

  “荷荷~~”,巨狼发出低沉的声音,也许是感受到了对面之人的危险气息,它没有立即发起进攻,理智在挣扎……

  “荷荷荷~~”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