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妖孽在都市 第二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傅亦雪一听这声音,脸色一变,一双美眸中透着恐惧。之前在火车上,大庭广众之下这个黄毛就对她毛手毛脚的,如今在这个偏僻的小巷口,恐怕指不定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想到这里,傅...

傅亦雪一听这声音,脸色一变,一双美眸中透着恐惧。

之前在火车上,大庭广众之下这个黄毛就对她毛手毛脚的,如今在这个偏僻的小巷口,恐怕指不定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

想到这里,傅亦雪的心凉了半截。

之前干嘛要选择走这边?直接打车走不就好了,现在倒好,被几个小混混堵在巷口,简直就是求生无门。

早先就听表姐吴亚男说过,火车站这一边的治安环境是她辖区内最混乱的一个地方,起初她还不信,现在总算是亲眼所见。

黄毛脸上的指痕尚在,傅亦雪之前是真的愤怒至极,因而并没有留手。

“桀桀,小娘们,之前在火车上下手挺狠的啊,现在你再逃一个给老子看看?”黄毛咧嘴狰狞一下,几个同伙很默契的堵住了周边几个方位的退路。

傅亦雪见夏柳还在专心致志的消灭手中的榴莲,嘴角浮现一抹苦涩,都到了这个时候这货居然还有心思吃水果。

打量了一下夏柳的身板,再看看黄毛和其他几个同伙,傅亦雪知道是指望不上了,只希望表姐能早点过来,说好的今天来车站接她。

只要表姐吴亚男一到,这几个小混混便根本不足为惧,如今摆在眼前的问题便是如何拖延时间。

黄毛早就看到了一旁的夏柳,仗着人多,桀骜的上前,用手指用力戳了戳夏柳的胸口,质问道:“小子,别想整什么英雄救美这一套,识相一点的话,赶紧滚!不然老子发起脾气来,连我自己都怕!”

“嗝!”

夏柳忍不住打了一个饱嗝,浓烈的榴莲味道扑面而来。

我靠!黄毛差一点就当场流出眼泪来,这小子打个嗝都这么辣眼睛。

“这人我不认识,你们别为难他。”这句话是傅亦雪冲着黄毛喊的,接着她拉了一下夏柳的胳膊,提醒道:“你赶紧走,这些人是冲着我来的。”

真是一个善良的妹子,都到了这个时候还想着别人,夏柳一阵感慨。

“晚了!”黄毛擦了擦眼角,怒道:“你们今天谁都别想走。”

啪!

黄毛话音刚落,左脸突遭袭击,一记响亮的耳光响起,咯嘣脆!

“草,这是我的台词!”夏柳眼睛一瞪,怒骂道。

黄毛不可置信的盯着夏柳,惊诧道:“你....敢打我?”

“打你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么?”夏柳笑容和煦,如同冬日的眼光,可黄毛却有一种冰凉刺骨的感觉。

每当夏柳说一句话,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落下。

“这是你抢我台词打的!”

“这是你吓到了我的妹子打的!”

“你觉得老子打嗝辣眼睛打的。”

“额,这个耳光的理由暂时还没有想起来。”

“这是你让我觉得自己很笨打的!”

“还有这一耳光,是因为手疼了!”

短短几秒的时间里,夏柳使出了夺命连环扇,黄毛鼻血长流,眼冒金花,后槽牙不知道被打掉了几颗,整张脸已经变成了猪头。

“你...你们...还愣着干什么?一起上,削他!”黄毛已然吐词不清,意识还算清醒,当即怒喝一声。

黄毛的几个同伙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等听到命令时,发现黄毛已经是被打的连他妈都不认识。

看到其他的几个小混混想要一拥而上,傅亦雪心生绝望,就算夏柳趁人不备打伤了黄毛,可就这身板,双拳难敌四手,终究是要受伤的。

想到这里,傅亦雪愧疚不已,如果不是因为她的话,也不会把夏柳给牵扯进来。

然而,就在傅亦雪红着眼圈不忍看到夏柳的悲惨结局时,她却陡然瞪大了双眼,努力想要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才过了那么一瞬间而已,五个黄毛的同伴分别以不同的姿态倒在地上痛呼不已,站在小巷中央的夏柳别说身上有脚印,连衣服似乎都没有皱一点。

黄毛也没有看清,他却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只用了两秒便瞬间干趴下了他的所有兄弟。

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啊,遇到硬茬了!黄毛心里暗暗叫苦。

俗话说的好,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功夫再好一砖撂倒,眼前这人手上肯定有功夫,但老子人多啊!

“你给我等着!”黄毛捂着一脸的血,恶狠狠的威胁道:“你惹到了我,只要你敢在天南市多待一天就死定了!”

说着,黄毛带着五个同伴连滚带爬的狼狈逃走。

傅亦雪还是有些不太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一个人怎么可能这么厉害?

夏柳得意一笑,握住了傅亦雪的小手,轻轻一揉捏,问道:“呵呵,不堪一击的一群小混混,你看我吊么?”

傅亦雪含羞点头,然后很快意识到哪里有些不对,有些恼怒的恨恨一跺脚,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给我马上放开,要不然剁掉你的狗爪子!”

忽然,一声娇喝传来。

夏柳顿时有些不爽了,眼前这个纯洁妹子的滑嫩的小手还没有摸够就有人过来打搅,还真是扫兴。

转头一看,夏柳发现来的是个女警,英气逼人,走路都带风,只是可惜了那双大长腿,师父曾经说过,大胸加大长腿才是真正的绝配啊!

原来傅亦雪冰雪聪明,在夏柳和黄毛对峙的时候,偷偷给表姐吴亚男发过一段简短的语音,说是被流氓给堵在了火车站东侧的一个小巷里。

万幸的是,终于赶上了。

吴亚男此刻非常的生气,在她的辖区里,自家表妹居然被小流氓给尾行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尤其是在她出现一声力喝之后,那个小流氓居然还敢握着表妹小雪的手?

不知死活的混蛋!

傅亦雪见吴亚男急步走来,先是面色一喜,可当她看清吴亚男眼中透着怒火的模样,立即知道表姐误会了,估计把眼前的夏柳当成是小流氓。

“混蛋,还不松开?”吴亚男上前就要揪住夏柳的衣领,来一个过肩摔,不想对方居然一个闪身,很轻易的就避开了。

吴亚男诧异间,却听一个不太高兴的声音问道:“你丫谁啊?”

见夏柳似乎也隐隐有发怒的景象,傅亦雪赶紧解释道:“表姐,你别误会了,是他刚刚救了我的,真正的坏人已经被打跑了。”

“真的?”吴亚男皱眉,有些不太相信,几个小混混被眼前的这个乡巴佬给打跑了?

“千真万确!”傅亦雪咬了咬嘴唇,晃了晃夏柳的胳膊,劝道:“这是我表姐,你不要生气,她就是太担心我,认错了人。”

“这是你表姐?”心中极度不爽的夏柳上下打量了一番吴亚男,哼道:“你不说的话,我还以为是你表哥呢!”

吴亚男愣了一下,随即下意识低头看了一眼胸口,瞬间就醒悟了过来,柳眉一竖,怒骂道:“混蛋,你骂谁平胸?!”

夏柳耸了耸肩,很无辜的说道:“我可没这么说,不过你能不能有点礼貌,说话的时候可不可以正面对着人?”

正面?反面?老娘现在说话的就是正面!!!

有那么一瞬间,吴亚男的心中犹如万头***奔腾而过,满腔的怒火都快要冲出胸口。

场间的气氛立即剑拔弩张。

傅亦雪有些头大了,才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怎么就变成了一言不合要动手的情形。

一个是对自己施以援手的恩人,一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姐,伤了谁都不好。

傅亦雪赶紧挽住了夏柳的胳膊,急道:“我表哥...不对...我表姐是柔道高手,脾气可能急了点,你别介意啊。”

柔道高手?

夏柳很不屑的笑道:“她是揉道高手,我还是撸管天才呢!”

吴亚男算是彻底被点爆了。

“无耻下流的混蛋,我今天要......”理智在崩溃边缘的吴亚男二话不说摸向了腰间的枪套。

“啊!你们不要吵了!”

眼见事态有些失控,傅亦雪大叫一声,喊道:“你们能不能冷静点,都说了是误会啦,表姐,真的是他救了我,你就当看在我的面子上,各退一步好不好?”

吴亚男在摸到冰凉的枪柄时,瞬间惊醒了过来,自己今天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失控。

“没事,我不会计较的,不要哭。”夏柳十分自然的将眼圈发红的傅亦雪揽入怀中,柔声安慰起来。

傅亦雪有些娇羞的擦了擦眼角,悄悄的退后一步,耸了耸鼻子,对夏柳说道:“我没事。”

吴亚男虽然冷静了下来,却没打算这么轻易放过夏柳。

这年头人心隔肚皮,小雪太单纯,可不能给坏人蒙骗了。

“姓名?”吴亚男立即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夏柳!”

“身份证看一下!”吴亚男带着一丝不容置疑的命令语气说道。

“这个没有。”夏柳摊手。

“连身份证都没有?”吴亚男冷哼一声,抽出一把亮闪闪的手铐,“那这就没有办法了,跟我回局里一趟。”

咔嚓一声,手铐上锁,吴亚男露出一抹大仇得报的洋洋得意。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