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世战神 《盖世战神》第七章 炼丹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彭禹玄阴圣丹小说名字叫作《武功盖世战神》,提供更多彭禹玄阴圣丹小说目录,彭禹玄阴圣丹小说全集目录。武功盖世战神小说彭禹玄阴圣丹节选:彭禹衔着一根枯草,两手分别为1拿着一个泥猴和拨浪鼓,摇头晃脑,大摇大摆地朝通仁堂走去。 通仁堂…...

彭禹九阴圣丹小说名字叫做《盖世战神》,这里提供彭禹九阴圣丹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盖世战神小说精选: 云孤城位于冲云洲南部,夹在三山两盆中间,地势狭隘,在洲内诸城里规模最小,可却是一座悠久的古城,拥有几十家千年底蕴的药店。 那是因为四面的山峰和盆地里,亘古以来吸取天地元气,孕育了数之不尽的灵药,这些灵药,是药店屹立不倒的保证。 朱雀大街极尽繁华,宽达九丈的街道两侧,两排枫树挂满红叶,在微风摇曳下宛如流动的血河,茶铺、商馆、酒肆、药店、摊贩,一只蔓延到视线尽头。 彭禹衔着一根枯草,两手分别拿着一个泥猴和拨浪鼓,摇头晃脑,大…

云孤城位于冲云洲南部,夹在三山两盆中间,地势狭隘,在洲内诸城里规模最小,可却是一座悠久的古城,拥有几十家千年底蕴的药店。

那是因为四面的山峰和盆地里,亘古以来吸取天地元气,孕育了数之不尽的灵药,这些灵药,是药店屹立不倒的保证。

朱雀大街极尽繁华,宽达九丈的街道两侧,两排枫树挂满红叶,在微风摇曳下宛如流动的血河,茶铺、商馆、酒肆、药店、摊贩,一只蔓延到视线尽头。

彭禹衔着一根枯草,两手分别拿着一个泥猴和拨浪鼓,摇头晃脑,大摇大摆地朝通仁堂走去。

通仁堂坐落在朱雀大街中部,也是最繁华区域,古色古香的三层建筑,赫然是用青玄铁石砌成,涂有金漆,彰显恢宏大气。

三开门,左右两边各竖立着一尊药神金像,药堂内部更是清一色的古董,每一件都价值不菲。

在药堂的一个柜台后,一个穿着白色薄衫,须发皆白的老头儿,懒散地斜躺在太师椅上。

老头儿右手抓着两只大金珠子,左手捋着长须,余光扫视着整间大堂,不时地摆手指挥着几个药童,目光冷傲。

彭禹走到柜台前,拿出一只金丝带,袋子里装着二十块元石,丢到了老头儿跟前。

“这二十块元石,能买到多少九节紫血参?”彭禹冷漠地问道。

老头儿不屑地扫了眼彭禹,刚想让一个药童去打发他,突然眼眸里寒光一闪,“蹭”地挺直了身子,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

“你这把老骨头了,不怕闪着腰么?”彭禹嗤笑道。

“别诽谤我,不要看我年纪大,我腰可好着呢,每晚——少跟我打哈哈,你不是彭家前少主彭禹么?你被罗刚给废了,怎么会……”老头儿快步走到彭禹身前,上下扫视,满眼骇色。

彭禹倒无心多言,开门见山就询问九节紫血参的价钱。

“你丹田破裂,全身武脉经络尽废,没有天阶丹,绝对苏醒不来,莫非——不对啊,彭龙不是死在武极宗了么,不可能拿到天阶丹啊?”老头儿托着下颔,百思不得其解。

“我问你九节紫血参的价钱!这里是二十块元石,能买几两?”

老头儿收起一脸惶然,眼里浮现一丝阴鸷,嘿笑道:“别人的话,不出元石我都给,而你嘛,给我一万块元石,我都不卖,把他轰出去!”

几个悍勇的护卫连忙手执棍棒,前来驱逐彭禹,一时间,药堂里剑拔弩张,充满火药味。

此时,药堂的内门打开,走出来一个珠光宝气的少女。

少女穿着缀满珠片的长裙,通体散发着宝光,她的身姿极其妩媚妖娆,如雪一般的肌肤,与珠玉相衬,愈发勾人心魂。

她纤长的玉手轻轻提着裙摆,步步生莲,带着一股松脂香气,来到了彭禹近前。

“彭禹?你……”看到彭禹,少女满脸惊讶,玉掌不禁贴在了张大的粉唇上。

“我不仅没死,还醒过来了是吧?董菱儿,我彭禹当初冲冠一怒为红颜,结果你董家非但不领情,反而跟赵家勾结,联手侵吞我赵家土地、矿脉和商铺,真是落井下石,其心可诛!”彭禹面庞扭曲地道。

那少女不是别人,正是当初与彭禹定亲的董家千金董菱儿,在彭禹昏迷不醒后,便跟他取消了婚约。

董菱儿略显歉疚,狭长的美眸微微眨动,沉声道:“你为了我义无反顾,我本不该这么做。但自你出事后,彭家已是人才凋零,爷爷就趁势跟赵家化干戈为玉帛,两方联手,一同吞并彭家。为此,赵家不惜给了我一枚中品天阶丹。事实上,谁都没有错,错在形势逼人罢了。”

“好一个形势逼人,我彭禹来日,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你董家和赵家血债血偿!”彭禹义愤填膺。

“如果你还有当初的本事,那我随时恭候。对了,你要九节紫血参么?福伯,去给他称两斤来。”董菱儿娇声笑道。

老头儿白了彭禹一眼,转身走向药房,没过多久,就拿着一只包有九节紫血参的牛皮纸,走了过来,把它丢给彭禹。

“我们来自再会,到那时,就是你死我活。”彭禹气哼哼地离开了通仁堂。

在彭禹走后,老头儿啐了一口,骂道:“不知死活的东西,能活过来,已经算是命大了。”

“福伯,我用他来换取了一枚九窍丹,突破武道七阶,终究还是我负他了,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杀他。”

云孤城三面环山,彭禹从朱雀大街向西北转去,很快就来到了人烟稀少的云梦山山麓。

山麓下,建造着稀稀落落的木房,树木蓊郁参天,远望过去,群峰耸峙,山峦如织,在云海仙雾里露出小小山角。

云梦山中天地星元异常浓郁,尤其是山腹,孕养了许多天灵地精,经常有高级凶兽出没,连猎户都不敢深入,只有一些修为高深的武者,才敢在其中开辟洞府修行。

彭禹沿着一条清净的羊肠小道,蜿蜒而上,来到一座山峰的半腰,在树林里找到了一座废弃的古庙。

古庙四面有千年古木掩映,十分隐秘,庙顶已经倾颓,历经风吹雨打,破败不堪,庙内横七竖八倒着一些佛像。

彭禹走进古庙后院,迅速收拾了一间屋子,将九节紫血参放下,就匆匆走出了古庙。

“这里倒是一处六根清静之地,很适合修行,现在就差太白精子了,如果我所料不错,山谷里河边应该会有。”彭禹边走边嘀咕道。

太白精子湿性极强,又存在于庇荫之地,山谷河边自然就是最佳地点。

开阔的山谷里,一条白练般的大河平静流淌着,远处还有一座百丈高的巨瀑,狂暴的水幕落下,砸起千尺水花。

彭禹顺着河边走,没过多久,便看到在一处狭窄的河滩里,出现了一片片乳白色的石头。

那些石头,都呈现树枝状,在阴暗的光线下很是显眼,彭禹数了数,总共有几百块,只需要十块,就足够了,因此他用金丝包袱裹了二十块,便返回古庙。

在房间里,他将九节紫血参和太白精子放到了床榻上,又在庙里搜了搜,竟没有找到一尊小炉鼎。

炼制九阴圣丹,需要特制的炉鼎,其实所谓“特制”,也不过是用甘露浸泡三天,再用元液淬炼五天罢了。

甘露和元液都很容易搜集,集齐之后,彭禹就能温养炉鼎炼丹。

“对了,没有炉鼎,乾坤万法钟或许可以试一试!它不光牢不可破,还蕴含大量元气,炼制出的九阴圣丹,品质绝对极佳。”

彭禹想到这点,意识沟通右眼里的乾坤万法钟,突然间一道金光从右眼落入手掌,光芒绽放,一口一尺来高的小钟,出现在手心。

现在,他已经完全可以做到用心念沟通乾坤万法钟,将其自如地收缩到眼瞳或释放出来。

所谓“法不外传”“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彭禹在人前,是不敢将乾坤万法钟露出来的。

在这温养钱库万法钟的八天里,他没有闲着,无时无刻不在恢复着伤势,但奈何伤势太重,手头又没有高级灵药,收效甚微。

八天一晃而过,彭禹打开小钟,即刻有一股幽香飘了出来。

“甘露和元液炼入乾坤万法钟内部,在炼丹时,就能让九节紫血参和太白精子更完美地融合,从而提升品质,避免练成废丹。”彭禹嘀咕着。

他虽然算不得专业炼丹师,可曾经在耳濡目染下,对炼丹之道还算有深厚基础,加上他前世曾亲自练成过九阴圣丹,因此眼下没有任何的障碍。

点燃火焰之后,彭禹小心翼翼地将小钟放在上面,洒入元石,然后捏起两株九节紫血参,放到里面。

他平稳地掌控着火候,几个时辰后,九节紫血参已经被炼得干枯,里面的紫色灵液,都已经附在了钟壁,成为一滴滴水珠,那些水珠,可是九阴圣丹最精华所在。

之后,彭禹才拿起一块太白精子,放到了小钟里。

这时候,他加大火候,熊熊火焰把整只小钟都没入其中,劈啪作响。

而在小钟内部,太白精子被烈火炙烤,很快就崩开无数裂痕,裂痕越来越密集,最终崩解成白色石粉。

白色石粉,融合元石里的星元,就具有了一种奇异的吸力,把悬浮在小钟内的紫色水珠,尽皆纳入其中。

彭禹不亦乐乎地扇着火,炎炎热气令他浑身大汗直冒,衣服都湿哒哒的,脸颊通红,不过他却是满眼喜色,嘴角始终挂着一分弯曲的弧度。

炼丹需要精湛技艺,彭禹的半吊子水平,炼制而成的九阴圣丹,不说达到天阶下品的品质,能有灵阶绝品,他就谢天谢地了。

九阴圣丹的炼制很快,约莫十天,第一炉丹药便成了,彭禹逐渐放慢火候,任火焰燃尽熄灭后,便迫不及待地把小钟内取了出来。

这一炉,三枚九阴圣丹,如果炼制成功,他就发达了。

轻轻打开盖子,一阵氤氲烟雾涌了出来,带着浓烈的药香,混杂着元气。

烟雾散去,只见在钟底底部,出现了三枚白中带紫,**饱满的丹药,丹药冒着蒸蒸热气,从中扩散出极为精纯的元气。

只是,有一枚丹药,颜色略深,元气也不如其余两枚强,算是废丹。

“两枚九阴圣丹!哈哈哈!我彭禹发达了,初次尝试成功,下次就要加大规模,一炉增加到十枚。”

出现废丹,依然无法阻止彭禹的兴奋之色,他将两枚九阴圣丹取出,盘坐在床,直接就吞下了一枚,开始修炼。

这两枚九阴圣丹,品质勉强达到了天阶下品,还算不错,拿到市场上,起码能卖到一百元石,可见其价值有多高。

云孤城是小城,城里最顶级的炼丹大师,都很少有人炼成过下品天阶丹药。

吞下九阴圣丹后,丹药溶解,即刻化作精纯无比的元气,汇入到他的丹田之中,经过他反复地吸收、淬炼,化作武气,散入肢骸。

随着药力被一分分吸收,彭禹身体也在迅速地恢复,仅仅用了三天,就复原如初了,比预期的快了许多。

他把一枚九阴圣丹,丢入了乾坤万法钟,而九阴圣丹刚落入钟体空间,就见青弧剧烈转动,一股股白色光线交织,把丹药震碎成粉,消失不见。

不久之后,青弧的能量,似乎稍稍壮大了一些,而一直空空荡荡的钟壁,终于又浮现出了一排排古老的金色文字。

那些文字,晦涩难懂,深奥玄妙,彭禹凭借着前世的残损记忆,勉强才把它读懂了,随即大吃一惊。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