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明恋 第五章 家长里短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算美了。  在满桌子喝粥的‘跐溜’声中,朱风吃饱饭了,拍了拍涨起的肚皮,他有些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米粥带汤的进了肚子,充其量算个水饱,怕是顷刻几个时辰,就又饿的瘪了肚皮。  吃完早饭就也可以下田干活儿,大伯文质彬彬的用袖子擦了擦嘴,就回家去温习功课了,这是读‘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古代农民生活的则更苦一些。。...

  无论是什么朝代,农民总是生活的社会最底层。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古代农民生活的则更苦一些。

  在明朝,大都流行两餐制。一日两餐,因为这样省粮食。吃饭的时间段大约为朝九、晚五,反正就是早饭吃的晚一些,晚饭就在太阳落山前吃。朱风曾经最羡慕的就是那种朝九晚五的白领生活,每天八小时,享受五险一金,有星期天,有年假,有奖金,想想就要乐醒。不过这种生活用在了吃饭上,那就不算美了。

  在满桌子喝粥的‘跐溜’声中,朱风吃饱了,拍了拍涨起的肚皮,他有些无奈的摇摇头,米粥连汤带水的进了肚子,顶多算个水饱,恐怕不消几个时辰,就又饿的瘪了肚皮。

  吃完早饭就可以下田干活,大伯斯文的用袖子擦了擦嘴,就回去温书了,这是读书人的特权。

  刚刚还躺在椅子上,仰面朝天剔着牙的小叔朱贤俊,看到二哥朱贤德准备上工,突然毫无征兆的就捂住了脑袋,连声哀嚎道头疼。

  这种情况出现过无数次,什么肚子疼、脚抽筋、睡落枕,有一次实在没有什么理由,就非说自己的大姨夫来了。

  大家早已经见怪不怪。

  只有朱风的母亲翻着白眼瞅了一下装的像模像样的小叔,不忿的气哼了一声。

  朱风的父亲真是个实诚人,还关心道:“弟弟,你没什么事吧,要不我去找个郎中给你看看?……啊嘶……”

  还没说完朱父朱贤德就低呼一声,那是朱风的母亲在桌子下面暗暗用手扭了他一下。

  “啊!没事,哎呦……我休息,哎呦……,休息一下就好了。”小叔子朱贤俊听见他二哥要请郎中,吓了一跳,脸皮都不由的发白了些,倒好像真的头疼,赶紧说不需要请大夫,然后又很‘虚弱’的扶头哀吟。

  朱老太太最是宠溺朱风的他这个小叔,很关心的语气道:“既然头疼的紧,那便不要下田了,就回房歇息着吧。”

  大家正要起身,扶着小叔朱贤俊的小婶子用她尖细的大嗓门嚷嚷开了:“二哥,你家的风儿经过了这些日子的调养,好些了吧。”

  朱父听到弟媳关心的话儿,显得十分的感动和激动,道:“弟妹操心了,这个小崽子皮实着呐,好的很利索。”

  小婶子的嘴角淡淡一翘,眼珠子骨碌碌的转着,继续用那种让人听了就生不出好感的尖细声音道:“好了就好,那……二哥,风儿是不是又可以去放牛了,这些日子我们家男人可是又下田干活,还捎带着又帮你家风儿伺候牛,累的不轻啊,这不,头疼病都又犯了。”

  其实放牛不仅仅就是带牛去吃草,还要顺带着割草料,给牛洗澡除虫什么的,也算半个体力活。明朝时候的牛很金贵,就像是现代的管制品,不能随意宰杀买卖,就是老死病死也要村里出了证明才能宰了卖肉。‘虐待牛’在明朝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罪名。

  不过小婶子她还真能说出口,朱风今年不过才七岁罢了。

  朱父一听这话,心中一咯噔,暗叫糟糕,连带着脸色都有些不自然了,道:“这……,这个,其实俺家风儿也不算好的太利索,这个……要不明天……,……啊嘶……。”父亲朱贤德的话还没说完,朱母就又从桌子下面狠狠的掐了他一把。

  “他婶子,这话儿是怎么说的,什么叫帮我们家风儿伺候牛了,难道我们现在分家了!这牛现在是我们的了?”掐完相公,朱风母亲话音一提,带着火气就喷向了朱风的小婶子。

  朱风的小婶子之前也说过,不是个好欺负的主儿,虽然被朱母抓住了语病,可是气势却不弱半分,道:“二嫂,说什么呐,我也是关心咱们家风儿,这不是就这么一说嘛,你干嘛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冲我吼。”

  朱母不屑的又是哼了一下,道:“哼……,你家男人的头是不是又不疼了,既然不疼了,那就收拾工具下田吧。”

  正在低头暗自偷听的小叔,忘了继续哀吟,被朱风的母亲抓了个痛脚。

  “哎……哎……哎呦……”小叔朱贤俊的痛呼声再次响了起来

  朱老爷子实在看不得吵闹,假咳了一声道:“咳……,好了,好了,吵什么,赶紧收拾收拾下地吧,没看到太阳都到头顶了。再磨蹭,日头就要下山了都!”

  白了朱风的小婶子一眼,朱风的母亲偃旗息鼓,没有再说什么。

  老爷子发话,再计较就是你的不对了。

  小婶子扶着小叔朱贤俊回房休息去了,大伯早就沉浸在书海之中,至于大娘,她出生于小资家庭,‘自幼’就不会干农活,而且还要给大伯朱贤良洗衣服、研磨、端茶送水什么的,所以也不用下田。

  而朱风的母亲还要在家里收拾大家吃饭剩下的碗筷,还要给两位老人洗衣服,打扫院子……

  所以最后真正下田干活的只有——

  朱老爷子朱明昌,朱老太太和二儿子朱贤德(朱风的父亲),拿上农具,出了门。

  朱风站在院门口静静的看着,晨晖射在三人下山远去的背影上……

  PS:哈哈,今天的第三更!作者我好厉害啊。

  看书不回复,到老都是处。

  额,貌似这太毒了。既然这样,有什么意见和建议,大家快回复一下吧。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