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明恋 第二章 魂牵明朝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了,是的,他是主角!  突然间他又忆起什么,心中不解的自问着:“不对啊,我也不是突然发生车祸了吗?怎么身子一点儿也不痛啊?……”  “么是麻醉剂的药效还也没过?但是我明明就觉得到身体有些冷,”  “并且这个喊着我名字的女声是什么人?怎么听也不像是他费力的想睁开眼睛,可是实在使不出力气,眼皮就好似千斤的石头压在上面。。...

  “风儿,风儿……”一个女人的焦急声音在耳畔回荡。

  他费力的想睁开眼睛,可是实在使不出力气,眼皮就好似千斤的石头压在上面。

  脑袋里还是浑浑沉沉的,像是成了一团浆糊。

  “我怎么了?我这是在哪儿?谁在叫我?”

  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努力回忆起事情的经过。

  车祸,黑洞,呼唤。

  “额……,完全没有什么头绪啊。”他恨不得喊出来,可是身体不知怎么了,连说话的气力也使不上了。

  不说大家也猜到这是谁了,没错,他就是主角!

  忽然他又想起什么,心中疑惑的自问道:“不对啊,我不是发生车祸了吗?怎么身子一点也不痛啊?……”

  “难道是麻醉剂的药效还没有过?可是我分明感觉到身体有些冷,”

  “而且这个喊着我名字的女声是什么人?怎么听也不像是我记忆中的哪位亲人啊。”

  脑中念头转了半晌,他终于感觉恢复些气力,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入眼是一个穿着粗布衣裳的妇人,模样倒还有些。见到他醒来,满脸的焦急神色猛地一转,变成了浓浓的关切。

  “风儿,你终于醒过来了,吓死娘了。”妇女眼角微红,珠中带泪的说道。

  他的眼神流露出来的则是戒备和迷茫,道:“你是谁啊?我怎么在这里?”话一出口,他就感觉有些不对了,什么时候自己的声音变得尖细的像小孩子了。

  那个妇人一听他说此话,脸上的欢喜色一僵,张着小嘴,表情变成了惊恐,道:“痴儿,我是你娘啊,你不记得了?”说这话儿的功夫,连忙把手探在了躺在床上他的额头上。

  “那……我是谁啊?”他看到妇人情真意切的样子不似作伪,有些心虚,用不确定的口气问。

  妇人的惊恐再次升级,变成了惊吓,连说话的语气里都带着哭腔,道:“你是风儿,朱风!娘最疼爱的风儿啊,呜呜……娘的风儿,你这是到底怎么了……”说道最后,妇人终于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把她口中的‘风儿’扯进怀里,大声痛哭。

  被人家一口一个‘风儿’的他满头黑线。

  他特别想说:

  “你是谁啊你?……”

  妇人抱着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口中断断续续的抽噎着什么话儿,哭的那叫一个昏天黑地。而他已经被抱搂的有些喘不过气来,费劲的挣开一点空隙,开始偷眼打量的屋内的一切。

  房间里没有什么摆设,一张自己身下的床,一张桌子,几个凳子,然后就没有了。

  家徒四壁!?

  也差不多!

  他坐在床上的瞧见了除上述的东西,真的就只能看到房间内的几面空落落的泥巴墙,正瞧着,墙上还‘吧唧’一声,掉下一个土块。

  费劲的再在妇人的怀里抹了把脑袋,才看到这家里唯一能称得上介绍的物什,是另侧墙上挂着一把黝黑发亮的长弓和一壶箭枝。

  看到没什么可看的了,他又把心思放在了自己的身上。

  自己现在卧在一个老式的木床中,身上盖着一块素白红花布罩着的棉被。棉被没吸引他的注意,他此刻的心神都放在了木床上。

  因为,木床的造型很古,很怪。

  古,是古色古香,制作木床的材料应该是松木,他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松香味。可能有些年头,稍稍动了动身子,就会引出木头之间摩擦的吱呀声。

  怪,是造型太怪,这个床可不像现代社会那样,它四边皆按上的木片,镂空雕花,入口的左侧是龙,右侧他没有看到,猜测可是是凤,因为在中间刻有一个囍字,龙凤呈祥嘛。上方用板封住,整体的罩在了床的上方。

  要是大家还有些不理解的话,那就想象一下古代电视剧中那些高级一点的床,特别是女儿家闺房中那种两侧可以挂纱帐的。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种全木质结构的床叫做——月洞门罩架子床。(真心搞不懂作者我为什么对这种床有印象,想了一下,大概是古代洞房花烛的情景看的多了。特别羡慕,想象一下:

  满屋红色,烛光摇曳,一个新娘身着大红的新娘服,双手绞着腿间的裳裙就坐在木床上。而新郎就带着微微的酒气走进房里,来到新娘的身前,轻轻的褪去红盖头,两个人目光交融对视,新娘羞得桃腮带红的把头低下去。新郎则按捺不住心里的小九九,双手搭在新娘的肩上双双歪倒在了床上。这个时候要不然就是镜头上移,要不然就是转到摇曳的烛光上,最最可气的就是那种两侧的床帘无故的自己闭合,只给你留下亲亲我我的两个人影。别问我为什么知道,因为这样的情节已经把我洗脑了。这种用来洞房的木床大多就是月洞门罩架子床。)

  总之这种床在现代社会是古董,很值钱。而且是不会有人睡这种硬邦邦的床,更何况是这看起来很穷的农家。

  脑袋中充满了疑惑,他费劲的把手从被子里抽了出来,想挠挠头上的痒处。

  突然!

  他看到了自己的手!

  一只肥嘟嘟,肉乎乎的孩童的手!

  “这不是自己的手!”心中断然,但是那中血脉相连的触感却分明在告诉他,这就是他的手。

  他用那双手,颤抖的摸到了自己的脸上。

  “这……”他彻底的呆了。

  “这不是自己的脸!怎么会这么水嫩,这么光滑,这么有弹性!而且一点痘痘疤痕也摸不到!!!”尹雪峰用小手使劲的捏了一把这手感好到爆的脸蛋。“嘶……,疼。”他痛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心头升起。

  妇人渐渐止住了哭泣,他使足了力气的挣开她的双臂,用他像宝石般水汪汪的双眼直勾勾的盯住妇人,用他那孩童的声音脆生生的问道:“……娘……,现在……是……什么朝代?”

  妇人被他直看的有些发愣,也没想到自己的孩子竟然这么庄重的问她这么怪的问题,只是下意识的接口道。

  “如今是……大明年间……”

  大明年间……

  大明……

  PS:人生真是一场戏。

  今天累爆了,我是用满是水泡的手,强撑着打了这篇文。新书上传,所以还恳请大家点个赞,留个言啥滴。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