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雯的现代生活 6.第6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秦雯六岁的上两个月过的充实而忙绿,除了两个月就得步入小学,始终只让顾老师的画室每星期去两次,此外还得每日反复练习做画。而秦雯对刺绣的喜爱也让家里越发多的攒积了各种材质的布料和各大品牌的绣线。对于去上学,秦雯但是会觉得挺有意思的。家里为秦雯选的幼儿园是公...
秦雯六岁的上半年过的充实而忙碌,还有半年就要进入小学,一直只让顾老师的画室每周去两次,另外还要每天练习作画。而秦雯对刺绣的喜爱也让家里越来越多的积攒了各种材质的布料和各大品牌的绣线。对于上学,秦雯还是觉得挺有意思的。家里为秦雯选的幼儿园是公立园,条件很不错,但是并不教太多知识性的内容,大多数时候还是一群小孩子在一起做游戏、做手工。秦雯手艺精湛,别说没上学的孩子了,就是大人也是比不上她的,因此她在幼儿园里受到了广泛的崇拜与喜爱。可是学校是不一样的,不论是逢年过节时大人之间的交流,还是小孩子之间无心的攀比,秦雯都知道,学校是个以成绩论高下的地方,她对这样的地方有些跃跃欲试。幼小衔接班除了让幼儿园的小朋友渐渐适应小学的学习规矩之外,还要教授小学一年级的课程,以免初入学的小朋友输在了起跑线上。拼音、十以前、二十以内的加减法还有一门英语都在学习之列。数学对秦雯来说很简单,阿拉伯数字她早在天天盯着时间看爸爸的演出时就已经掌握了,加减法当然更难不倒她。拼音对她来说却是意外之喜了,之前秦雯虽然认得几百个字,但不会拼音的她根本没有办法将这些字输入到电脑里,所以想要在网络上找资料的话,不是要打断晋薇的工作,就是要等秦霁回家后打扰他的学习时间。秦雯要看的刺绣资料多而杂乱,每次检索都需要很长时间,秦雯不愿意因为自己打扰家里人的工作和学习。所以她往往要先记下一种针法,然后自己用心琢磨许多,然后再麻烦秦霁或者晋薇帮她查其它资料。如果秦谦在家,这事情会更方便一点,秦谦在家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大多处在休息时候,也愿意将自家女儿抱在怀里,帮香香软软的女儿解答一些她不懂的词语。“爸爸回来了!”秦谦带着一脸疲色拎着他的行李回到家时,秦雯从沙发上站起身来,问候道。“雯雯在看书啊,”秦谦笑道,“今天怎么没绣花?”“再让她没日没夜地绣下去,不等上小学就先成四眼猫儿了。”听到动静的晋薇从书房里走出来,语带抱怨地说:“雯雯,你看书看多久了?”“也没多久。”秦雯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才看没两页呢。”秦雯的手指在书页上来回地摩擦,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看晋薇。“你也别说雯雯,”秦谦扔下行李箱走到晋薇身边,手往晋薇的肩膀上一掐,“你看你的肩膀,都快硬成石头了,又一坐一下午了是吧?你啊,有数落她的功夫,自己也起来带雯雯一起活动活动。”“干什么动手动脚的,”晋薇扭了一下肩,将秦谦的手抖下去,“你先顾好自己吧,一拍起戏来就不要命,这天才几度,就敢在冷水里泡着?小心老了老了,连地都下不了,我可不侍候你。”秦雯将秦谦的行李箱往旁边拖一拖,倒了一杯温水放在沙发上,“爸爸喝口水,休息一下吧。”“还不快去?你家姑娘心疼你了,”晋薇将秦谦摁到沙发上,“休息会儿,我啊,去给你煮点中药汤子给你泡泡澡,顺便运动运动。”秦谦一把将秦雯搂到怀里,用他还有点扎人的胡子在秦雯嫩乎乎的脸上蹭一蹭,“雯雯想爸爸了吗?”“好容易攒了点念想,刚才已经给你扎漏气了。”秦雯板着小脸将秦谦的下巴推开,一本正经地说。“好~爸爸不扎雯雯了,”秦谦笑得胸腔震动,“雯雯又在看什么?需要爸爸帮你查资料吗?”“不用了,我已经会用拼音打字了。”秦雯特别骄傲地将书下面的平板在手上晃一晃,“哥哥有帮我装一个字典程序,有不认识的字可以通过手写来查字典,很方便。”秦谦见女儿的一只眼睛还留在那印着彩图绣样的书上,有些醋道:“小霁倒把电脑用得挺熟的。”“哥不是说,他能带你上分吗?他的水平应该比你高吧。”秦雯疑惑地问。秦谦僵了一下,才说道:“游戏水平可不代表计算机水平哟。”“那我不懂,妈妈不让我太长时间看电脑,”秦雯闷闷地说:“也不让我长时间绣花、看书,明明没什么事的。”“怎么会没什么事呢?”秦谦搂着女儿摇晃着,“要是戴上眼镜,别人就看不到雯雯这双漂亮的大眼镜了,那多可惜啊。”秦谦见女儿还是闷闷不乐,连忙摆出一副有些难过的表情,“雯雯,你学画画、刺绣也这么长时间了,我都还没收到雯雯的作品呢,每次你白叔叔炫耀小宜送他画,爸爸都好羡慕啊!”秦雯心里知道秦谦这是在转移话题,心里还是有些愧疚,过去就是在贾府里,自己三节两寿的,还要给各房主子、表哥表嫂送点针线呢,如今受这一世父母许多地疼爱和照顾,竟然还没有一点心意送上,这实在是不合适。“我的画儿才开始学呢,根本提不上趟儿,”秦雯咬了咬下唇,“爸爸新换了一款手机吧,我给你编个手机套好了。”“好,那爸爸就等你的礼物喽。”秦谦笑着站起身来,晋薇站在卧室门口,药水该是放好了,“做二十分钟就叫妈妈一起起来活动活动,你是大人了,一定要帮爸爸照顾好妈妈哦。”秦谦的手机是因为代理品牌的原故换的,厂商送了一款特别亮丽的中国红手机外壳,在宣传海报中,站在中间的秦谦穿着一身赫赫扬扬的红衣,手里握了一个与衣服同色的手机,神色里有八分张扬、两分自在。秦雯想了想,从家里搜罗的各色线材里挑一支石青色的棉线,用一个比较沉手的坠儿往下一垂,旋转间将三根线捻成一根,然后缠在线板上,准备动手。一说起打络子,她最先想到的便是宝姑娘的丫头金莺儿,那可是个打络子的高手,不光知道的花样多,配色上也是很讲究的。宝姑娘有时和宝玉说话说得晚了,她便和莺儿两人聊聊配色、说说花样子,也是和乐。而红色配黑色或石青色的搭配,最早也是从她口中知道的。秦雯看了看放在沙发上的手机的大小,捏着棉线打起了“万字不到头”的花样,打算做一个装手机的络子。单个的石青色有些单调,秦雯便将金色的棉线一劈为二,缠在石青色里,自然带上了一股富贵气。打玉佩这么大的络子对宝玉屋里的丫头们来说是做惯了的,用不着眼睛时刻盯着,她便又打开了平板,放起了一首古诗的配乐朗诵,耳朵、手下都不用闲着。她上一辈子虽然不认得字,却也听香菱说起林姑娘教她作诗的过程,总要背上三四百首诗在肚里才行。如今虽然也不兴作诗了,但多背背总也没什么坏处。秦谦泡完药澡出来,看见的便是这幅景象:悠悠然的古诗朗诵声里,穿了一身纯棉居家服的小女孩儿,半倚着坐在飘窗上,还带着婴儿肥的白嫩手指在石青色的绳线里穿梭往来,灵巧异常;她的眼睛一会儿瞟一眼手里的络子,然后盯两眼平板,跟着读两句诗,一会儿又往窗外的小花园望去,好像在放松眼睛。傍晚的阳光带着暖暖的色调,照在秦雯那两个茜色的小发鬏上,俏皮里还带着一点点沉静的味道。秦谦拿起沙发上的手机,悄悄拍了一张侧脸照,发到几个好友所在的私人群里:秦谦:女儿给我准备礼物@白景【图】白景:不会是你开口要的吧?雯雯在做什么?陆安:真不会疼人,看着状态,雯雯编了很长时间了吧?导演-张诚:@秦谦,你把雯雯手上的东西拍个特写给我看看。秦谦:干嘛,我女儿给我的礼物。导演-张诚:我知道,看你那小气样儿!不抢你的!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