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雯的现代生活 4.第4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大年三十,除夕夜夜,家家全家团圆的日子。 w?秦家一家本是土生土长的老京城人,但是双方父母去年尤其赶chic地城东组团去旅行中过春节了,到留这一家四口在自己的小家过除夕夜。“右边儿低点。”秦霁站在大门口喊。“我怎么会觉得上联有点儿向左斜啊?小琪你看呢?”晋薇扭头...
大年三十,除夕夜,家家团圆的日子。 w?秦家一家本就是土生土长的老京城人,不过双方父母今年特别赶时髦地组团去旅行过年了,到留这一家四口在自己的小家过除夕。“右边儿低点。”秦霁站在大门口喊。“我怎么觉得上联有点向左斜啊?雯雯你看呢?”晋薇转头问秦雯。“是有点儿斜。”秦雯点点头,表示赞同。晋薇见小女儿板着她那张秀气的小脸,皱着那淡淡的小眉头,特别小大人地思考,感觉女儿真是可爱极了。秦雯特别有大丫头范儿地站在后面指挥秦谦调整春联的角度,几分钟,不光春联、“福”字贴好了,就连各种吉祥图案的镂空窗花也都贴在了刚擦干净的玻璃上。到了晚间,一家人围坐在沙发上,一边包着饺子一边看春晚。这又是秦雯第一次参与的活动,之前晋薇总说她年纪小,早早便哄她上床睡觉了。包饺子这事儿吧,秦雯还真不太在行,不管是当大丫头还是小丫头,她做绣活儿的时间多,做饭这事儿有厨子,她们顶多也就是做点类似热个汤品这样的小活计,且轮不到她下厨房。晋薇看女儿如临大敌地坐在小凳子上,拿着一个擀好的饺皮往里面塞馅,然后将两边合拢,好半天才将一个饺子捏好,小心地放在一边,然后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出来,脸上露出一个非常非常可爱地笑容。她下意识地就想伸手拿手机拍个照、发个朋友圈,又硬生生忍住,心里不住地喊着:好可爱~好萌~,然而却得极力控制住自己的表情。秦雯放下一个包好的饺子后,比较了一下自己的和秦霁、秦谦的,心下觉得自己和秦霁差不多,比秦谦略弱点,只速度有些慢,便放下心来,又拿了一张饺皮,包了起来。电视机里的春节序曲已经奏响,随着欢快地节奏,主持人们开始送上新春的祝福。秦雯的注意力渐渐被电视机吸引了,她能看电视的时间很少,晋薇是亲子共读理念的信奉者,除了放一些经典电视作品、学习资料和看秦谦的节目外,电视基本是不开。手机、平板之类的使用时间更是控制得死死的,秦霁和秦雯也因此保持了比较好的阅读习惯。但阅读习惯再好,也比不过生动活泼的电视节目,对于连戏都只听过几出的晴雯而言,这精致的舞台效果比仙境也差不了多少了。变换的灯光,明丽的服装,悦耳的音乐,这一切对于秦雯来说美好得难以至信,以至于她手里的饺子越包越慢,渐渐停了下来。晋薇将女儿手里包到一半的饺子拿走包好,然后示意丈夫将坐得太靠近电视的女儿抱到沙发上,便去厨房下饺子去了。秦雯对此一无所觉,直到歌舞结束,一个小品上演,她才回过神来。“哈,小呆瓜,包饺子包一半眼都直了,妈妈把你饺子拿走你都不知道。”秦霁见秦雯手指屈屈伸伸,有点迷惑的可爱样子,笑着点破道。秦雯看到秦霁笑她,不知怎么地,直接一扭头栽进身后秦谦的怀里,扭了扭道:“爸爸~你看哥哥~”“好了宝贝儿,”秦谦笑得比秦霁还大声,他可不能让女儿知道他还拍了一张女儿看直了眼的照片,打算后天和圈子里朋友聚会的时候好炫一炫女儿,要不然自家小辣椒一样的闺女准得炸,他拍了拍秦雯的背,将她从怀里□□,“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不知道你哥头一回包饺子闹了什么笑话吧?”这话一出,秦雯的脑袋“嗖”地抬了起来,而秦霁则一扑而上,直接捂住了秦谦的嘴,“不许说!说了我今年都不带你上分了!”秦谦笑着,在嘴上做了一个拉链的手势。“饺子好了,今年真不错,我还当我们又得喝一年饺皮菜汤呢,没想到雯雯手艺还真不错。”晋薇端了一大碗饺子和四个小醋碟子,一边摆放一边笑着说。秦雯听懂了,什么也不说,只盯着秦霁笑,盯得秦霁脸红得不行,慌忙扭头道:“我那手机壳还有几针没绣完呢,可不能拖过十二点去。”他说着捞起一个饺子叼在嘴里,便往楼上跑。夫妻二人看着一双小儿女嬉闹,半点也不插言,只是有滋有味儿地夹着饺子,还故意赞美出声儿来。这个说:“哎呀,今天这里荠菜章鱼馅儿的,可真鲜!”那个说:“还有蟹黄馅的,小霁挺喜欢吃的,可惜他得赶作业,雯雯,你帮哥哥把它吃了吧,我就包了五六个,你一定能吃得下。”“等等我!”被勾搭下来的秦霁堵着晋薇的筷子吃下一口蟹黄馅的蒸饺,然后装做没什么事的样子坐到沙发上,假装被小品逗得发笑。秦谦与晋薇也不再逗儿子,只正常地说说笑笑。秦雯看了一会儿节目,她不大看得懂那些小品和相声,便将注意力转到了秦霁手里半天也没动一下的十字绣手机壳上。手机壳是塑料的,一个一个明显得不行的小方孔里穿着得有两股丝缠成的线,表面上看就是一个个小点,却组成了一个挺有趣的图案。秦雯觉得这种绣花方法最好的一点在于完全不考验针法,不管什么人,只要有绣样,哪怕第一次拿针都能绣出针脚匀停的图案来。当然秦霁的手法不是一般人所能有的,秦雯看着他手里一会儿高、一会低、一会儿紧、一会儿松的针脚,觉得有点明白爸爸在节目里讲的“辣眼睛”是怎么回事了。明明每一个格子的颜色都对,可整个图案就是不知道哪里不对,看起来就是不太顺眼。秦霁有点烦躁地挠了挠头,看两眼电视,下手绣两针,那图案更不能看了。“哥,能不能给我看看?”秦雯有点不好意思地问。“可以啊?”秦霁松了口气,眼珠儿一转,有意提高点声音回答,“不过你要弄坏了,得负责赔我哦。”他边说还边往父母那边看。“行了,给你妹妹看看,若是弄坏了,妈妈帮你绣就是了。”晋薇和秦谦哪还能不懂儿子的心思,从一开始家里的习惯就是孩子犯了错,要自己想办法弥补,能力有限的,父母可以帮忙,但孩子也要受到惩罚,并弥补父母帮忙带来的损失。秦雯没太在意秦霁想甩锅给自己的小心思,她自来是个大人,到这陌生的繁华之地、富贵之乡还是有些弱气的,所以早两三年行事特别小心,也就没闯下什么祸来,当然也不知道家里的这些“潜规则”。她接过秦霁手里的材料,凑到台灯底下,仔细对着图案看一看,用针尾的圆头小心地一点一点挑平过紧或过松的地方。经她这么一整理,原本看起来没什么不对,但就是看得不舒服的手机壳显得好看得多了。然后她习惯地用针尾蹭蹭头发,开始对照绣样下针。许久没有捏针线,秦雯能感觉到,自己的手不像曾经那么灵活好用了,这一世她握过笔,摆弄过玩具,却没有捏过像这么细的东西了,一时有些不适应。可再稍等一会儿,她的手便灵活起来了,飞针走线,一片一片的色彩就这么从她手下点到了那原本是素色的手机壳上。晋薇看着坐在沙发边上,凑着台灯低头绣花的女儿,脑海里突然冒出了“螓首低垂”“岁月静好”“美人如玉”等美好的词汇,那卡了十多天的文突然文思泉涌,直接冲回屋子去写文去了。留下没事做的父子俩面面相觑,半晌,秦谦忽然道:“要不,咱俩打一盘?”“行啊,不过你得一切行动听指挥,不许坑!”秦霁认真思考了几秒钟,严肃认真地提出要求。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