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雯的现代生活 3.第3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秦谦回去后,秦霁的暑假也快近半,年味儿也浓了出来。(w?)()晋薇在大扫清时尤其自然而然地说了一句:“二月里面最好是不动针线。”便将阳台上那一堆针线布之类的都收了出来,还顺道尤其正直善良地催了催儿子,“小霁,你手里那点活计赶快着点儿,可别拖到年三十,...
秦谦回家后,秦霁的寒假也快过半,年味儿也浓了起来。(w?)()晋薇在大扫除时特别自然地说了一句:“正月里面最好不动针线。”便将阳台上那一堆针线布之类的都收了起来,还顺便特别正直地催了催儿子,“小霁,你手里那点活计赶紧着点儿,可别拖到年三十,你们开学的时候可还没过正月呢。”那一刻,秦雯觉得,她同胞哥哥的脸色特别特别地值得回味。既然妈妈都说了正月里面不让动针线,秦雯也就只好将自己忽然兴起的,对于刺绣的热爱收敛起来,将心思放在这新春佳节上。前面几年,秦雯年幼,一大半的时间在睡觉,对于春节的印象除了很吵之外,也没有别的了。今年年纪大一点,能看到、感受到的东西更多,却有了一点既感慨又遗憾的感觉了。新年采购年货对大人来说是件辛苦中带着满足的事,而对小孩子来说是一件单纯值得兴奋的事。三四层的超市里,秦霁一马当先,熟门熟路地往零食区、玩具区跑去;头一次走在地上,而不是坐在推车里的秦雯则有些害怕,入目的都是一双双大人的长腿,让她有些不知所措。她紧紧拽着晋薇的衣角,亦步亦趋,脑子里却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香菱,然后手便攥得更紧了。突然她觉得身体一轻,不禁轻轻惊叫了一声,再回神时便发现自己骑在了自己爸爸的脖子上。“爸~”秦雯的两条腿搭在秦谦地胸前,又是害怕,又是害羞,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宝贝儿别怕,手扶稳了。”秦谦两手托着女儿,还故意颠了颠,笑着说:“今年爸爸不出去工作,好好陪雯雯过年,雯雯看什么想买的,直接拿!”秦雯定了定神,两手死死地按着父亲的脑袋,好一会儿才敢放松下来往四处看。这个感觉很奇妙,秦雯在心底想:她前世的父母什么样,她已经没有任何印象了,从她有记忆起,便从来是仰视别人的。人牙子凶神恶煞的表情、赖家管事轻蔑的语气,即便到了宝玉房里,她一个“奴才家的奴才”,虽是大丫鬟却又并不与其他人一同长大,在府里又没有根基,真正正眼看她得又有谁呢?她何尝不知道自己那尖锐的态度会得罪多少人?可若真的软弱了,在那府里,哪还有她的立足之地呢?就算是府里的主子爷又怎么样呢?秦雯想,宝玉见了老爷比老鼠见了猫还要怯上几分,何尝能像自己如今这样,坐在爸爸的肩上,俯视四周呢?秦雯的开心了起来,也有心情打量四周了。秦霁远远得在冲她挥手,手里还拿着一盒薯片,在他身后,妈妈推着装了半框糖果零食的购物车,正板着脸对秦霁摇头。秦雯一下子笑了出来,她躬下身,俯在秦谦的耳朵边,笑着说:“爸爸,我看到妈妈和哥哥了,我们去找他们吧。”超市里的东西很多,秦雯对那些糖果零食到还没什么太大的兴趣,毕竟过去还是能经常吃到宝玉带给她们的点心的,与贾府里厨子精心挑选材料,认真制作的点心相比,大部分的零食还是有点糙了。但水果就不一样了,别说那些奇奇怪怪,据说是世界的另一边运过来的特殊水果了,就是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水果也比曾经好太多了。苹果、梨、桔子都是个头又大,味道又香,比曾经放在姑娘们屋里用来薰屋子的都要好得多,吃起来的滋味更是美妙。“雯雯还是那么喜欢水果。”妈妈挑挑拣拣,择了些耐放的苹果、柚子、桔子,然后又买了点反季节的香蕉、草莓之类的,然后才转向秦雯道:“雯雯还要吃什么?”秦雯摇摇头,“这些就好了,吃完再买就是了。”“也成。”晋薇点点头,“我们再去买点鸡翅,给你们做可乐鸡翅吃。”秦谦四下里看看,对晋薇道:“前几天我去白大哥家,他家小宜屋里好几个娃娃呢,咱们雯雯的玩具是不是少了点?”“她的大娃娃已经有好几个了,都在储物室呢,我听说这些玩具弄不好,容易带出呼吸道的疾病。”晋薇想想,说道,“我觉得还是买几个可以当摆件的小娃娃好点,我可以带着雯雯给娃娃做衣服。”看着老婆发光的眼神,秦谦觉得,家里的卧室可能又需要添一个柜子了。不过秦雯的注意力已经不在这些水果上了,水果区不远的促销区里,各种各样过年的装饰品吸引了他的注意力。红底金字的对联,应景的生肖布偶,还有写着各种吉祥话的红包,当然最吸引秦雯的,还是那一个个大大的红红的盘长结,有几个甚至比现在的她都要大。秦谦特别自然地将那两个极大的中国结摘下来,歪歪地插进自家购物车里,然后微微一侧身,将自己的脸挡到货架后头去了。“对联什么的我已经买了故宫福筒,不用再买了。”晋薇配合默契地将购物车推到秦谦面前,让两个大大的中国结挡住那张英俊的脸,一边唠叨家常,一边特别平静地往收银台走去。“哎,前辈你看,刚才那个拿超大中国结的是不是秦谦啊?”一个年青人举着手里的相机问身旁的男人。镜头里,秦谦一手托着肩上正与他说话的女儿,一手扶着购物车,眼睛却注视着身旁往购物车里放东西的妻子,妻子一边挑选着食材,一边偏着头和身旁的儿子谈话,而儿子却悄悄地冲爸爸肩头的女孩儿做鬼脸儿。整个镜头里,没有任何一个眼神的对视,却完满得让人觉得,他们一家便是一个完整的世界。“你拍了一个张好照片,”那个中年男子说,“可惜不能发。”“为什么呀?我觉得这照片发个顾家好男人、夫妻恩爱的通稿什么的挺好的啊?”青年不甘心地说,“秦谦现在也挺火的,拍他不比那位摆拍的强多了。”中年人看了看水果柜前正在凹姿势的小明星,挺佩服地说:“这个秦谦是圈里出了名的顾家,真顾家,你入圈晚不知道,当年秦谦正是上升期的时候,就把曝他儿子照片的媒体直接告上法庭,官司打了一年多,错过了不少好机会,硬是把那几个媒体告服软了。从那之后,无论哪家媒体,怎么找他黑点另说,反正是不敢把他家人的照片往网上放了。”他拍拍年青的同事,“先把活儿干了,这照片留着,以后总有能用上的时候。”秦谦自然不知道他的身后还发生了什么故事,一家人交了钱,从人山人海的超市里挤出来,双双松了一口气,回家去做新年布置去。今年过年前的大扫除是秦雯第一次被允许参与,不过要做的事情她却熟得很了。在没做到贾老太君身边的二等丫鬟之前,她晴雯也不过是个不入流的小丫头,平日里洒扫院里的粗活虽然不用她做,但端茶倒水,擦擦抹抹的事情还是要做的。大件的杂物早已经规置完了,屋顶、玻璃秦谦当仁不让地包了下来,秦雯本想端个水盆帮着擦擦桌椅,却被秦霁一下子摁到了沙发上,他板着个脸教训道:“你这么点的小人儿能做什么?再磕了碰了,哭一气鼻子就晦气了,这种爬高上低擦擦抹抹地活儿还是我来吧。你呀就负责把这些糖还有水果摆好,过年家里是要来客人的,你可别给我们家丢人。”“才不会!”秦雯抿着嘴,两只圆溜溜地眼睛看向秦霁,“你自己小心点,别把还剩得那颗大牙能磕掉了,那才是个笑话呢。”晋薇和秦谦互相对视一眼,笑得特别甜蜜。秦雯摆果盘、攒点心盒子的本事自然是不用说的,宝玉那样的公子哥儿生活摆设无一处不精致,窗前供的插花,桌上摆的看食,一样样的都得弄得漂漂亮亮的。这便主要是晴雯曾经的活计了,毕竟精于女红的她,论起审美来,就是在贾老太君的院子里,也是能数得上号的。将各种塑料的、玻璃的、瓷的果盘、糖果盒都翻出来,秦雯在那儿定定地坐了一下午,摆出六个果盘,四碟子点心,还有两个糖果盒来,色彩和谐,形制也有八分意趣。惹得晋薇掏出手机来变换着角度“咔咔咔”得拍了好多张照片,精挑细选之后,择了最漂亮的九张发了个微言:我家宝贝儿公主的作品【得意脸】“还以为更文了……”“断更的第十天,想你。”“大大家的公主,这审美,遗传自孩儿她爹吧。”配图是一张晋薇曾经的水粉画作品,特别毕加索的那种。……晋薇炫完闺女,根本不敢看下面的留言,收起手机又继续跟老公一起想办法把两个中国结挂到合适的地方去。腊月二十八,秦雯这一世的生日,生日蛋糕与长寿面一样不少,秦雯依着这时的礼节闭眼许了愿,祝此生的父母兄长平安喜乐,在生日快乐歌里吹灭了六根蜡烛。“雯雯,”吃完生日蛋糕,晋薇搂着闺女说道,“你想没想过学个什么兴趣爱好?”秦雯有点不解,秦霁在学钢琴和武术,这个她知道,幼儿园里也有好多小孩子在学下棋、学舞蹈什么的,她对那些不感兴趣,见父母没给她报班,也就没多话,不知道现在怎么又提起这个话题了。“我看你小时候对舞蹈不太感兴趣,”晋薇笑道,“除了舞蹈,其他的兴趣爱好到六岁再学比较合适,你哥就是六岁选的钢琴和武术。六岁就是大孩子了,自己选的爱好就一定能自己坚持下去的,你哥就是这样,雯雯应该也是这样?”秦霁见妹妹带着崇拜的眼神看过来,还有老爸偷偷竖起的大拇指,耳垂都红了,眼神乱飘,就是不敢看人。秦雯暗暗笑了一下,但说起要学的东西,她脑子里一下闪过的,还是科技馆里那幅美得出尘的《望月》,自己曾经绣的东西和那件绣品一比,便是野鸭子与凤凰的区别了。“我,想绣出《望月》那样漂亮的物件来。”秦雯有点犹豫地说。这个要求倒让秦谦和晋薇都愣住了,这教刺绣的家教老师,可上哪儿找去呢?“雯雯,你是想设计出《望月》那样的作品,还是想制作出这样一幅作品?”“可以都学吗?我会很努力的。”“你年纪还小,绣花太伤眼睛了,”秦谦不赞同地摇了摇头,“等你再大一点,爸爸给你找最好的苏绣师傅。”晋薇看着女儿有点黯淡下去的眼睛,有点不舍得,“要不,雯雯,你先学画画,这是设计画样的基础,把画儿学好了,咱们也长大了,正好学绣花,好不好?”“好!”秦雯一口答应,眼睛笑得眯成了一个可爱的月牙。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