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族遗客 第六章 捡回的性命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去学习的她好像一下子丧失了原本的忙绿,就变的无所事事出来。她不像是寻常的女孩那样不喜欢装扮和逛街,她是一个要弱的姑娘,她要直接证明一些东西,虽然寒假之中好像有些无事可干,因为此刻她会觉得极其无聊的,好像人生都一下子丧失了意义。  此刻是早上八点半,小人类从这个高度跳下去是不可能活下来的,黑袍面具人对人类的了解十分的透彻,所以他没有选择继续追击,而是选择了就这样离开,已经有不少人正在楼道中靠近这里了,他不能再呆下去了。。...

  黑袍面具人静静的站在原地,顿了一顿,走到了阳台上。顺着阳台往下望去,能够看到苏钎瘫倒在地上的样子十分的不雅观,而且鲜血溢散开来,似乎是必死无疑。

  人类从这个高度跳下去是不可能活下来的,黑袍面具人对人类的了解十分的透彻,所以他没有选择继续追击,而是选择了就这样离开,已经有不少人正在楼道中靠近这里了,他不能再呆下去了。

  ……

  王嫣吃完了晚饭,来到了小区内的广场散步。高考之后,不需要再继续刻苦学习的她似乎一下子失去了原本的忙碌,开始变的无所事事起来。她不像寻常的女孩那样喜欢打扮和逛街,她是一个要强的姑娘,她要证明一些东西,但是暑假之中似乎有些无事可干,所以此刻她觉得极度无聊,似乎人生都一下子失去了意义。

  此刻是晚上八点半,小区里的老头老太此刻都会聚集在一起跳着广场舞,这类舞蹈虽然王嫣感觉不到什么美感,但是因为太闲了,看看也好。

  广场边上有人发出了一声尖叫。

  “有人跳楼了,快来人啊,我手机没带谁叫一下救护车啊!”

  尖叫声大概是个女子,于是便非常的响亮。周围的人抱着震惊,同情,或者更多是看热闹的心态纷纷围了过去,将那里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闲到了极点的王嫣当然也不会错过这样的事情,她是第一个冲过去的人,虽然是去喊救护车和警察的,但是不得不承认她现在就像是无聊的人突然找到了玩具那般,有些兴奋。

  跳楼男子的面庞有些扭曲变形,似乎是跳楼之前就已经被人打的连亲妈都不认识了,但是王嫣仔细辨认间,还是分辨了出来。

  是他?是苏钎?那个踩着自己无数次,在考试完毕总是能够在自己前一名的那个男生?

  王嫣惊讶的捂住了嘴巴,兴奋感渐渐消退。

  怎么会是他?

  必须……必须赶紧把他送到医院才行!王嫣这么想着,拿着手机的双手开始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血腥味扩散了开来,点燃了那些看热闹的人群,一张张兴奋,惊讶,同情,不屑,鄙夷的脸庞,对着苏钎一动不动的躯体。

  他们指指点点。

  ……

  当苏钎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入眼的是干净洁白的天花板。明晃晃的灯光有些闪人,苏钎把自己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脑海中一片混沌,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他眯着眼睛四下张望了一下,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病床上,而病床边上,有一个姑娘趴在那里呼呼大睡。女孩有些面熟,但是苏钎此刻脑海中一片空白,竟然没法第一时间认出来。

  我在哪儿?苏钎看着自己绑满了绷带的胳膊还有小腿,确认自己应该是躺在医院里。是一旁熟睡的这个姑娘救下了自己的吗?我要还好感谢她才是。

  苏钎这么想着,将视线投向了窗外。窗户很大,不若说整面墙壁都是一面巨大的玻璃窗,外面是一片黑暗,夜幕里的城市灯光点点,十分的美丽。这里是医院比较高的楼层,可以透过窗户俯瞰整座外滩城市,视野极好。

  既然是单人间,那么应该是把自己断定为重伤患者了。自己竟然没有摔死,那么只能说明救护车来的十分的及时。苏钎知道若是自己跳下去以后长时间没有人叫救护车,恐怕自己就算有着超乎常人的恢复力也要一命呜呼。

  从大街上比较空洞的人流量来看,应该是清晨时分,远远的似乎能够窥探到一丝曙光。

  自己只昏迷了几个小时,就苏醒了过来,大概会吓那些医生护士一跳吧?

  看来南川星也有许多虫族间谍潜伏其中,苏钎没有想到自己在外滩城市里刚刚完成了蜕变没多久,就会有虫族找上门来。虫族之间有一些独特的交流方式,除了基本的声音交流外,还有心电感应和气味等难以理解的交流方式,苏钎推测那个虫族会找上自己应该是自己的气味出了问题。

  这种气味并不是人类能够分辨出来的,但是虫族却可以察觉出来,而苏钎本人……却并不知道那所谓的气味是什么玩意。

  自己这一次逃过了一劫,那么下一次那个黑袍面具人就一定还会找上门来。苏钎知道自己恐怕要提前离开这里前往首都圈了,那里防卫森严,应该不是那么容易被虫族渗透的才对。

  然而不说这些,苏钎重新看了看睡梦中姑娘的脸庞,终于想了起来。

  王嫣?竟然是她?好像以前也听说过她和自己住在一个小区来着……苏钎看着王嫣坐在病床边上熟睡的模样,望着她均匀的呼吸,心中忍不住有些抱歉起来。

  苏钎早就已经忘记了被人所关心的滋味是怎样的,此刻他看着王嫣的侧脸,觉得好看的同时也察觉到一种奇怪的心绪。很久没有这种回忆的苏钎忍不住有些紧张起来,自己都不知道在紧张些什么。

  身体的部位还隐隐作痛,苏钎深吸了一口气,想要试着离开。

  他的身体已经和正常人类所不同了,若是继续呆在医院接受治疗,那必然免不了要被人所察觉,然后被抓走的危险。自己身体的异状一旦暴露将会是非常危险的事情,苏钎甚至能够想象出自己被军队抓走肢解解剖的画面,这是他最大的秘密,也关乎到了他的生命。

  苏钎不知道医院里的人有没有发现自己身体的异状,实际上从八层楼上跳下来还能救活,那绝对不是医院的功劳而是跳楼者自身的与众不同,苏钎认为自己要尽快离开这个地方。

  正准备起身,苏钎啪嗒一下又倒在了病床上。

  断裂的脊梁骨还没接上,腿骨也还是断的,虽然打着石膏,但是明显还不能用。苏钎的恢复力变态是变态,但是骨头断了却不是能够轻易接上的。

  静静等待骨头自动续借的过程是漫长的,苏钎推测若是吃一些血食没准可以加快恢复,但似乎不太现实,而且他也不愿意。

  清晨时分,一些护士和医生来了几次,苏钎始终伪装成昏迷不醒的模样,并没有惊动他们。不过苏钎也听到他们在啧啧称奇,说什么这是医学史上的奇迹什么的,十分兴奋的样子。

  中午的时候,王嫣走了。苏钎没有想到这个不是很熟的姑娘竟然陪了自己那么久,有些感动,不过自始自终,他都伪装成昏迷的样子。

  “这个年轻人有没有什么亲戚什么的……”

  “好像是独自一人,双亲双亡,没什么亲戚的样子……”

  “原来如此……这个年轻人的恢复力实在是可怕,我已经报上去了……”

  “一切等他醒了再说吧,不过若是能够分析出什么,那真是生物学上的一大奇迹……”

  “首都星已经派人来了?”

  “听说是夏文国老先生,你知道这个名字的意义吧?”

  “我的天……竟然是夏文国老先生亲自来这里?”

  “本来夏文国老先生是不准备来的,不过听说是看了这个年轻人的资料,突然做出的决定……”

  一些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在苏钎的身边讨论着什么,他们的服饰和这所医院里的医生有很大的区别,应该是来自非常特殊的机构,听他们说话的语气十分激动,对苏钎十分重视的样子。

  苏钎暗道不好,他的恢复还有一段时间,但是自己似乎已经引起了一些学者的注意,这可真不是一个好消息。

  看来必须早点离开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