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族遗客 第四章 进化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苏钎虽然吞噬了那一只紫色的长虫,但是这只是很普通的低级虫族,思维很紊乱,什么信息都得不到,它们的智力只有在寄生于人脑之后才会开启。  苏钎也不太知晓自己此刻究竟算是...

  苏钎虽然吞噬了那一只紫色的长虫,但是这只是很普通的低级虫族,思维很紊乱,什么信息都得不到,它们的智力只有在寄生于人脑之后才会开启。

  苏钎也不太知晓自己此刻究竟算是个什么,父母给他的玉佩让他不仅反吞掉了那一只紫色长虫,同时虫族的细胞还和他的身体发生了同化,使得他变得与正常人类不太一样。

  他有着超越普通人的强健身躯,一口牙也进化出了锋锐的模样,而且他在吃掉了梁非凡之后,隐隐的感觉到了自己又发生了一些变化。

  虫族的本性在潜意识里诱导他这么做了,但是他所感觉到的变化不是他心性上的变化。

  苏钎此刻已经把屋子里的痕迹都清理干净了,想来是不会堵住下水道的,毕竟外滩城作为一个海滨城市,下水套系统可是整个南川星首屈一指。死后的梁非凡样子非常的丑陋,让人难以下咽,但是偏偏自己就这么咬了几口,人肉味道回想起来真是作呕。

  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看着阳台外阴暗的天空。

  外面的雨已经停了下来,但是他的身体却开始躁动。

  那是一种怪异的感觉,苏钎觉得自己的身体可以发生一些变化,或者说是进化,感觉来的很突然苏钎有些不知所措。

  有点像……游戏里人物升级后加技能点,虫族有一套特殊的进化方式,能够一点一点的改变自己的身体。

  这种进化有各种各样的条件,若是环境特殊,甚至能够进化出一些特殊能力。

  苏钎知道的并不多,但是隐隐猜到了自己的情况大概是怎样的,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手。

  他的手有些修长白皙,看起来很漂亮,像一个女孩的手一样。在苏钎的注视下,他的右手食指开始蠕动起来,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表皮下面移动。

  食指的感觉有些麻痒,样子也开始扭曲,变形,紫色的皮肤覆盖在了指尖,像是一层厚皮,在指尖的一部分血肉在不停的扭动着。

  很快的,他的食指变成了一节刀片,长长的刀片。

  看着这一截长约十厘米,由自己的手指变成的刀片,苏钎的内心很不平静。

  “我到底变成了个什么东西……”苏钎喃喃自语,随即又笑了。

  “那又怎么样呢……”

  吞噬珍稀矿石和高等生命,以及各种各样的特殊环境,是诱导虫族进化的因素。那么人类作为最高等的生命之一,自然是绝佳的选择,因此苏钎瞬间就产生了初步的进化,体现在了这一柄指刀上。

  突然苏钎想到了一个问题,若是这指刀一直是这样子,自己的手还怎么见人?若是被人发现了,那么肯定避免不了被联邦抓走杀掉被解剖研究的结局。

  心中这么想着,苏钎感觉到食指一阵异动,仔细一瞧,发现自己的食指竟然变回了原来的模样。

  虽然不知道原理是什么,不过这样问题就解决了,算是松了一口气。

  今日发生的事情实在有些太多,苏钎有些疲惫的瘫倒在了沙发上,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他的肉体虽然此刻已经获得了质的飞跃,但是精神上的疲惫在所难免。

  这颗星球叫做南川,也是在达兰联邦比较出名的一颗星球。北平星域是达兰联邦所掌握的三片星域中的一片,二十多颗星球位列其中,相对与贫瘠的南平星域来说,自然是非常的富饶。

  联邦在星图上的模样有一点像一个哑铃,左端是富饶的北平星域,右端是近年来才开始开发的南平星域,中间则是最为发达的首都圈。

  达兰联邦首都圈以外的每一个学子的梦想,都是日后有一天可以凭借傲人的成绩考上首都圈中的任何一所学校。首都圈一共有首都星,内圈,和外圈三个部分。哪怕是最为靠边的外圈,其中任何一个星球都是远远胜过北平和南平的富饶程度。

  苏钎也想要考进首都圈,虽然他这人没有什么人生目标,但是自己能力在那里,若是要考,当然要挑选符合自己能力的学校。

  他想要进首都星中的一所学校。

  这两天,是周末。六月初期的阴雨来的毫无预兆,一如那些忙碌备考的考生们的心情。

  周末一过,便是高考。苏钎有些担心,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自己在考试的时候不能静下心来考试。

  而且梁非凡的死肯定要惊动很多人,尤其是梁非凡的父亲梁振东,一个以护短出名的父亲兼警察局局长,他肯定会发疯了一样的调查,而且恐怕还会迁怒很多人,没准就会找到自己头上。

  苏钎也不知道怎么去应对这样的情况,杀人善后这样的事情是无法从书本上学到的。好在他清理的非常干净,就算梁振东发疯的找自己儿子,也肯定是无法找到尸体的,最多算是一个失踪人口。

  伴随着阴沉的天气,警察局里也开始回响一些难听的话语。

  “你们这些废物是干什么吃的?我儿子失踪了一整天,你们连点线索都找不到?”梁非凡的父亲梁振东暴怒的看着自己的下属,只觉得气血上涌,恨不得一巴掌甩过去。

  那些被骂的警官有些委屈的站在原地,心想你儿子所到之处监控设备一律失效,我们有什么办法?而且你儿子干嘛要拆监控?

  “我给你们三天时间,三天时间里你们若是不能找到非凡的线索,就准备滚吧!”梁振东阴沉着留下这么一句话,摆了摆手。

  “都滚!”

  知道梁振东情绪不对,这些警官话也不敢说的直接退了出来,但是他们心中并没有一个完善的对策,只能面面相觑。

  “去找他的同学调查一下吧。”一个警官提议。

  “不是没太多的结果吗?”一个女警官说道。

  “把他失踪那一天没在一起的同学也一起找一找,可能有线索。”那个警官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笔记本,说道。

  周末过后,那自然就迎来了高考的第一天。带着自己的准考证等一系列物品,苏钎来到了考场门口。

  他的眼镜是重新换上的,款式还是那一副古典的模样,巨大的眼镜框搁在脸上将他微微有些不同的脸庞藏在了后面。苏钎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面孔有了些细微的变化,当然是往帅气的方向改变的,但是因为这副大黑眼镜的关系,谁也不会注意到。

  一些熟悉的同学还是那副姿态,尤其是当天还欺负过他的那些人——还是扎堆走在一起,看起来笑吟吟的并没有什么变化,大概还不知道梁非凡失踪的事情。

  苏钎觉得毕竟是自己做的,他冥冥中总是能预感到会有事情到自己头上来,有点类似于做贼心虚。所以苏钎决定考完试以后等结果一出来,就搬到考中的大学附近,远离南川星。

  进入考场的考生们走在木板铺砌的考场门口,寻找着自己的教室,苏钎看着他们抑郁不安的神情,心中的紧张也散去了不少。相比周六所经历的那一切,这一场高考还真的不算什么。

  考试的内容苏钎大多都能答上来,高中三年的全部时间苏钎基本都用来认真学习,若是还有让他觉得很难的题目那确实是太过分了。

  毕竟是著名的书呆子,全校老师的希望,若是苏钎能够不负众望的考入了首都星或者首都圈内圈,对于南川星以及这个小小的内陆城市都是莫大的荣耀。南平和北平的师资教育力量上实在很难匹敌首都圈,能从这两个地方脱颖而出踏入繁华的首都圈实在是难上加难的事情,更何况首都圈对于外区考试的分数线还有了不小的提升。

  可以说,基本上每一个能够考入首都圈的学生,都是天才。因为他们可以迈过那一道近乎于恐怖的门槛。

  苏钎知道自己肯定能够考入首都圈,只是不知道能不能达到首都星上那几所大学的要求,毕竟他只是个刻苦的普通人,不算得上真正意义上的天才。

  考试的题目越到后面自然是越难,许多考生面露难色。虽然他们本来就不抱太大的希望,但是看着大部分都是空白的卷子,心中的痛苦可想而知。

  苏钎到目前为止的题目都能答得上来,而且他发现许多高难度的题目他以前必然是需要思索一会的,但是今日竟然一瞬间就答了上来,甚至觉得分外的简单。

  自己的智商变高了?苏钎微怔,猜测是不是自己身体在进化,脑子也一起进化了,整体上提高了自己的智商。

  高考的日子匆匆而过,考完试大部分考生都是带着喜色走了出来。倒不是因为他们的成绩足够稳定,而是因为考完试代表的就是快乐自在的暑假。因为知道自己的成绩稳定在及格线以下,所以他们才丝毫不担心分数的问题——这种人没有追求的人才是能够最快乐度过暑假的人。

  一些学生面容上有些忧愁,他们的学习成绩都是比较好的,是有希望冲击首都圈分数线的一批人,所以他们也是在考完试之后最为忐忑不安的一群人。

  苏钎感觉还不错,题目都答得上来,不出意外首都星的三座大学自己已经可以任意挑选了。

  “苏钎,你考的如何?”考完试,这种话语是最不缺的,考生们即便知道在问完后自己的人生观都会受到打击,还是不遗余力的去问,哪怕被刺激的遍体鳞伤。

  苏钎以前也有人会在考试后问他这个问题,后来就没有了。去问一个学习成绩万年第一的人,傻也不能傻到这个程度。

  但是唯有一个姑娘是个例外,因为她的学习成绩万年第二。

  这个姑娘叫做王嫣,长的还可以,不算美女但也还耐看,当然她身上最闪光的地方就是她恐怖的学习成绩,虽然从来没有超过苏钎,但是也一直紧追不舍。

  “还可以。”苏钎有些谦逊的答道,他的成绩岂止还可以,他都觉得这卷子应该是历年来最简单的一张了。

  王嫣并不喜欢苏钎,从以前对苏钎的感觉就有些冷淡。但是苏钎的成绩常年排在第一之后,排在第二的她不免受到一些刺激。她不喜欢这个死气沉沉的书呆子,但是她争强好胜的性格不允许她认输,所以她每次考完都要来问一遍。

  “哼,你到时候肯定又是第一,说吧你最有希望考入哪一所学校?”王嫣瞥了他一眼,说道。

  “秋雨大学……吧。”苏钎有些小心翼翼的开口。首都星的有三座大学,一个是秋雨大学,一个是卡布奇诺大学,一个是三水大学。秋雨大学是其中分数线要求最低的大学,卡布奇诺大学则是一所军校,三水大学和秋雨大学性质差不多,但是分数线却要高上一点。

  “我的目标也是秋雨大学,我算了好几遍了,差不多正好踩着线进去,你也要加油啊哈哈哈,别在这最关键一次败给我了!”这话听起来很嚣张,但是仔细感觉却有几分自我安慰的味道。

  说完,王嫣有些自得的离去了,一些女生围了上去,偶尔还有一些女生用好奇或是厌恶的眼神回头看了看苏钎,大概说的不是什么好话。

  苏钎看着她越行越远的背影,扶了扶眼镜,暗道你这一次还是在我后面。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