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族遗客 第三章 虫性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梁非凡愤恨的望着苏钎,半呻呤的地说。  苏钎笑容沉默不语,走到了梁非凡的身前,像是说起一个小鸡般将梁非凡拎了出来。这个动作十分的滑稽荒谬,特别是二人的身材相差近并并不大,被提着的梁非凡看出来就看起来荒谬的多了。  梁非凡争扎想要下去,用自己的脚不停地的“你……你竟然敢打我……”梁非凡带着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苏钎,脸上因为愤怒而涌现出了一阵阵的潮红色。。...

  “来,我们上楼好好聊一聊。”苏钎看着梁非凡弓着身子半蹲在地上不停干呕的模样,只觉得更加快意了。

  “你……你竟然敢打我……”梁非凡带着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苏钎,脸上因为愤怒而涌现出了一阵阵的潮红色。

  我不仅敢打你,我还想杀了呢。苏钎看着梁非凡在自己面前痛苦的模样,咧开的嘴角上扬,眼底的那一抹紫色愈发的浓重。

  一股剧烈的杀意,在他的心底涌现,几乎压抑不住。

  “等着……我……我让我爸弄死你……”梁非凡怨毒的看着苏钎,半呻吟的说道。

  苏钎微笑不语,走到了梁非凡的身前,像是提起一个小鸡般将梁非凡拎了起来。这个动作非常的滑稽,尤其是二人的身材相差并不大,被提着的梁非凡看起来就显得可笑的多了。

  梁非凡挣扎想要下来,用自己的脚不停的踹着苏钎。苏钎回眸一笑,另一只手抓住了梁非凡挣扎的腿部。

  他狠狠的一拧!

  骨裂的声音轻轻响彻!与此同时,惨叫之声响彻楼道之内!

  苏钎不知道电梯里的摄像头梁非凡有没有屏蔽掉,所以他选择提着梁非凡走楼梯上去。此刻楼梯空荡荡的,也因为工作日的关系,家家户户没什么人,所以梁非凡这一声惨叫虽然极响,却没什么人听到。

  “我的腿……混蛋我杀了你……我的腿……”梁非凡口齿不清的叫喊着,那摸样十分的丑陋。

  苏钎把脸凑到了梁非凡的眼前,狰狞的笑着,看着梁非凡涕泗横流的脸。

  “再叫唤,我把你另外一条腿也拧断。”

  苏钎说的声音很轻,但是却犹如天雷炸响在梁非凡耳畔。梁非凡惊恐的闭上了嘴巴,任由痛苦与委屈的眼泪流淌在脸颊。

  他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男子非常的陌生。

  他也第一次感觉到了过去苏钎所品味到的痛苦的一部分。

  苏钎的家,非常的干净。无论是桌椅的拜访,还是地面都非常的洁净,也说明了主人是一个爱干净的人。

  其实苏钎不爱干净,他之所以把家里打扫的这么井井有条一尘不染,是因为他在家里学习之余再也找不到任何事情可以做了。

  自然的,他也不会介意梁非凡的鼻涕眼泪弄脏他家的地板。

  苏钎甚至隐隐有些期待,期待血液染红地面的那一幕,那一定会非常的美,美的不可方物。

  等等,自己的想法是不是有些过分了?苏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但是,那种剧烈的杀意,伴随着其他的冲动,有些难以抗拒。

  “你……你是谁……你不是那个废物……绝对不是他……”梁非凡恐惧而又恐怖的看着苏钎,双手与那断掉的腿部以同一频率在颤抖。

  他觉得今天遭到的事情真是一场噩梦。

  他以为他是猎人,实际上,他发现他成了送上门的猎物。

  “我是苏钎,但也不是过去的那个苏钎。”苏钎笑了笑,看起来一瞬间居然变得有些温和起来。

  看着苏钎温和的笑容,梁非凡不自觉的也安定了下来,恐惧之心稍稍减退。

  “过去的苏钎是个人。”苏钎笑了笑,说道:“现在不算了。”

  “你说你变成了恶魔吗?”梁非凡逐渐镇定了下来,以为苏钎在说自己心境上的变化。

  “恭喜你不再是当初那个废物了。”梁非凡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看着苏钎的模样,想要说些好听的,可是又不会迎合别人。

  也是,他这辈子什么时候需要迎合别人的话语了?

  所以他在说出口之后就意识了过来,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不过苏钎不介意。他有什么好介意的?他自己也清楚他是个废物。

  但是苏钎也不会放过他的,他今天的性子变化确实挺大的,总的来说,他想杀人。

  不仅仅是杀人,他还想要吃人。

  比如眼前这个欺辱了自己一个高中生活的男生。

  代表理性的抗拒声在脑海中回响,因为他清楚,若是杀了梁非凡,日后会有多少的麻烦出现。

  但是,欲望与冲动,强烈的难以抗拒。

  苏钎蠕动了下嘴巴,觉得牙齿咬到嘴唇比以前要更加疼了。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梁非凡却看到了。

  他看到了苏钎的嘴,看见了苏钎的牙齿。

  “这是……什么牙……?”梁非凡感觉浑身一凉,一股寒意顺着脊背窜上背心,好似深陷万股寒冰之中。

  苏钎不知道,他的牙齿已经不是那一口人类的牙齿了。他张嘴间露出的牙齿犹如细长的刀片一般,比任何一个肉食猛兽的牙齿都要锐利恐怖。

  淡紫色逐渐弥漫在了苏钎的整个眼瞳之中,随着那一股紫色愈发的浓厚,苏钎心中的杀意也愈发的强盛起来。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想要杀人,甚至有一个吞噬对方的欲望,只是对方是自己高中生活中最喜欢欺负自己的人之一,那么……

  那么,杀了也无妨,对吧?

  苏钎又舔了舔嘴唇,牙齿擦破了嘴唇的皮,几丝血液流淌,在梁非凡的眼帘里他恍然间变幻成了一个嗜血的怪物。

  他的手狠狠一拧,掐断了对方的脖子。

  梁非凡很想要叫喊出来,可是他断掉的脖子无法支持他的叫喊,他逐渐朦胧的意识也无法让他挣扎。

  眼前逐渐陷入黑暗,过往的一切好似走马灯,然后身体逐渐冰冷下去。

  紫色开始一点一点侵蚀苏钎的意识,他的脑海中逐渐紫芒氤氲,古怪的欲望,奇异的冲动,前所未有的食欲以及……伴随而来的吞噬快感。他望着手中的人类尸体,尸体还没有腐烂,可是在他的感官中这具尸体仿佛不再是人尸,而是变成了一种食物般的存在,那些截至不住的欲望已经占据了全部的神经。

  他可从来都不是一个意志力强的人啊。

  仿佛看到了幻想,青年眼前的尸体仿佛变成了各种各样的食物,脑海里的食欲更是如洪水猛兽。

  他艰难的伸出手,撕裂了这具尸体。

  嘎吱嘎吱……这是吞吃肉块的声音。

  听起来……像一个恶鬼。

  ……

  苏钎拿来了抹布,开始清理地板上的血珠。血迹中混杂着一些不知名的体液,散发出混合着血腥的味道,非常的难闻。

  梁非凡的尸体已经不见了,苏钎吃的不是很干净,留下不少的残羹,可以说他根本就没吃太多。

  可以看得出除了一小部分的残缺,大部分地方他都没有动口……因为他在咬下去没多久,就已经彻底的清醒了过来,及时的松了口。

  可还是吃了一点点,这回想起来,足矣让他腹中反胃。

  哪怕只是一口,那都是算作吃人了,何况他虽然刹车及时,却也已经吞吃了部分。

  尸体已经被无意识状态的他撕成了一块块碎肉,这也好,方便他处理,但愿不要堵塞了以效率著称的外滩城市下水道系统。

  苏钎的承受能力很强,强大到在经历这么一件事情,他都不会露出任何异色,但是恶心的感觉却在口腔中挥之不去。

  人肉的味道……真的很恶心,哪怕他只吃了一点点,他都无法接受这种感觉。

  那种欲望他不知道从何而来,大概是因为一直没来得及吃饭的关系,他的肚子有些饥饿,又恰巧自己经历了剧变,多了一些不明不白的东西……但是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件很恐怖的事实。

  他把这一切归咎与虫族的习性。

  在北山的那一条小山沟里,他经历了一场异变。那一条紫褐色的长虫,是虫族,原本的目的,是寄生他,并且取而代之。

  在人类的历史里,人族军队与虫族相遇也不过才短短数十年,对于虫族的了解只是局限于在战场上见到的那些模样怪异,凶悍无比的虫族战士。对于那些没出现过的虫族,人类没有丝毫的信息。

  这种虫族,可以吞噬人类的大脑,继而获得人类的脑海中的记忆,如同最为完美的间谍一般,从此在人类世界扎根,潜伏。这种虫族早在人类社会埋伏多年,苏钎今日所遇到的,应该是最近潜入人族的一只。

  若是不出意外,从此以后的苏钎就不再是过去的那一个苏钎,而是被掌控了脑袋的虫族间谍,一直隐藏在人类社会的深处,直到这一具人体失去了作用,它才会寻找新的对象。

  联邦人的历史非常的长久,而人整个人族的历史更加悠久。若是从踏出太空的那一天算起,那么人类已经经历了差不多几千年的宇宙遨游。宇宙联盟,是人类社会所有的国家联合体,宇宙联盟的人们通过一艘艘太空船,探索着这一片浩瀚的宇宙。

  约莫在两百年前,联邦人加入了宇宙联盟,加入了这个文明综合体。

  后来虫族出现了。

  几千年来,宇宙联盟之中的文明爆发过许多的内战和政权战争,苏钎所生活着的这个叫做达兰联邦的文明也没有例外。

  人类之间的战斗更加依靠着勾心斗角,而不是惨烈的战斗。

  所以当遇到虫族的那一刻,人族败了,败的非常的彻底,人族的好几个文明的所有人口,数十亿人口的星球,就这么被虫族吞噬殆尽。

  这是血仇,更是物种之间的斗争,是两个物种为了自身的生存与进化开始的一场战争,自从相遇的一霎那,便是不死不休。

  宇宙联盟的每一个文明,还有每一个人,都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们嗅到了,硝烟的气息。

  人类不了解虫族,所以只能艰难的支撑着那一片外域战场,但是人类也相信虫族同样不了解自己,更不知道如何对抗他们那些凝聚着前人智慧的战术。

  事实是残酷的。

  苏钎大概是宇宙联盟里所有文明之中唯一一个知道虫族内幕的人了。然而他已经不能算作人类了。

  虫族不了解人类?开什么玩笑?有了这些被寄生的间谍,虫族对人类社会了解的是一清二楚。

  本来,苏钎也应该是被顺利寄生,从此成为虫族间谍,再也不是自己。但是,发生了意外。

  想到这儿,苏钎摸了一摸胸口,那里本来有一块玉佩的存在,但是除了一根空荡荡的红线,便再无他物。

  父母留下的玉佩究竟是什么东西,苏钎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这一块玉佩救下了自己,在自己的身体要被完全占据,大脑要被吞噬的时候,玉佩发出了奇异的光亮。

  于是,在父母留给自己的玉佩所帮助下,自己活了下来,还反过来吞噬了变形虫。这是一场奇妙的变化,甚至可以说是生物学上的一个奇迹。

  他吞噬了那一条长虫,而且他基因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的肉体在玉佩的作用下吞噬了虫族的基因融入了自身,同时自己的思维吞噬了长虫的低级意识。

  所以,他现在已经不是人类了。但是,他现在也不是虫族。

  他现在是一种介乎于人类与虫族之间的生命,而且更加偏向于虫族。

  苏钎的性格同时也受到了影响,虫族的杀戮习性与吞噬其他物种的欲望被烙印在了他的潜意识里,他每当情绪不稳定的时候,虫性的残暴一面就会浮出水面,同时他的眼瞳会变成一片紫色,虫性越是暴动,他眼底的那一抹紫色就会愈发的浓重。

  他在吃掉梁非凡的时候,在心中驱动着他的那一道意念,便是虫性。

  苏钎意识到了,自己若是不能好好的控制住自己的意志,那么恐怕会被虫性所掌控,彻底沦为吃人的怪物。

  也许仅仅是因为饥饿。

  但是,这很恐怖。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